思想緊箍咒:相信黨就不會錯

Lucia the Prophet
·
·
IPFS
·

生在民主國家是幸運的。

我們生來擁有自由,姑且不論生存與生活壓力,在法律之外受到的最大的精神壓迫,或許就是社會期待吧。說實話,我對中國學生的感受很複雜,其實不少人直接對政治議題都避而不談,至於會談的那些人,假如他們還沒「脫粉」,那根本無法溝通,假如他們有點「太醒」,在社群發一些敏感言論,又會忍不住擔心他們的安危。

在與學弟A的對話和相處中,我對「普通」中國人的印象鮮明了起來。所謂普通,大概是指我們的互動能夠回歸到人對人,而不是國族意識,亦不會因為彼此想法不同而爭執。我能夠明白環境和教育對一個人的影響有多麼深遠,捫心自問,如果我受這樣的教育長大,我也沒自信能夠跳脫出去。

但我竟沒料到,一直以來受的教育,對他們來說根本像緊箍咒一樣,當他們對現況產生了疑惑,思想的拘束就會束得發疼,縱然感到違和,卻難以抵抗。

我跟A談話的過程中,常出現那種,明明感覺他已經很努力的在思考,但卻始終無法掙脫思想金箍的情況。他曾問我,國民黨也曾獨裁過,台灣人為什麼還要那麼抗拒統一?也曾問過我,台灣自詡民主自由,但中天一個電視台被關,不就表示政府違背了言論自由嗎?

對我來說這些問題很難回答,但並不是因為回答不出來,而是我很難明白他究竟從哪個環節開始不懂,我又該從何說起。

關於第一個問題我有很多疑惑,比如「你們被獨裁難道開心嗎?」、「有人會喜歡白色恐怖和文字獄嗎?」,而且其實台灣也不少人認為國民黨有部分是歷史遺毒吧......但要是他還是不明白差別,我覺得這樣即使繼續往下解釋也無濟於事。

不是在自由環境中長大的人,很難理解和面對自己其實從來不自由。

而關於第二個問題,當然我可以回他中天被關是因為違規,並不是被禁言,而且你們國家只能說黨覺得可以說的事情,豈不是連違不違背都談不上?但要是他執意要覺得,那就是民進黨的操作,我也沒輒。

於是我後來只是淡淡的告訴他 如果一個國家決定人民有沒有罪的標準不是法律,而是是否違反某些人的利益,那不是很可怕的事嗎? 如此一來,國家說你是錯的,你便是錯的,國家覺得你不該活著,你就得死,有誰會想要這樣生活呢?

除非,你從未意識到自己正在過這樣的生活。

我會如此消極是因為,自從相識以來,我也了解到很多情況比我想的嚴重多了,像是他們的「大內宣」,媒體根本就是一言堂,老是散播一些不實的消息擾亂民心,像是美軍駐台事件時,就不斷向民眾透露大軍坦克壓境的消息,說要往台灣海峽移動,A的家人也擔心的要他快點回家。而且只要有違背黨之意志的言論出現,中國官方都會一律告訴民眾起因是有某種勢力暗中煽動。A看完了時代革命後,雖然覺得黑警那些泯滅人性的行為令人恐懼,香港民眾的遭遇令人難過,但他仍認為這些香港人是受到有心人士煽動才會發起暴動。

只能說要掙脫這種根深蒂固的枷鎖,果然是很困難的事情。

不過,當初A曾在美軍駐台事件時輾轉難眠,而到裴洛西訪台時卻能夠泰然處之了,慢慢能理解到自己國家的一些虛實,我想時至今日,他應該也更能夠明白自己的盲點在何處了吧。

願時代的洪流,終能沖斷枷鎖。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Lucia the ProphetVocus 創作者 蓋一平凡的8年級女子 • 兩貓之母 • 社會科學領域博士生 • 收容所長期志工 • 什麼心得都寫得出來的寫心得魔人。我用書寫記錄生活,你用文字閱讀我。
  • Author
  • More

理解世界的真實

焦慮源自想像

否定的吸引力法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