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藝術家松尾公也 利用影片生成工具Luma「復活」亡妻 :我認為是愛,人工智能變成了愛

虛詞無形@香港文學館
·
·
IPFS
·
近日,65歲的日本藝術家松尾公也在社交媒體上,發布了一段利用人工智能影片生成工具「Luma Dream Machine」製作的影片。在這段影片中,他以11年前去世妻子的照片為基礎,利用AI技術重現妻子生前鮮活的形象。

原文刊載於虛詞・無形

文|虛詞編輯部

近日,65歲的日本藝術家松尾公也在社交媒體上,發布了一段利用人工智能影片生成工具「Luma Dream Machine」製作的影片。在這段影片中,他以11年前去世妻子的照片為基礎,利用AI技術重現妻子生前鮮活的形象。

松尾公也的 X (Twitter)頭像是跟小鳥ちゃん的合照,自我介紹則寫著:「永遠超愛妻子」。據外媒報導,松尾公也的妻子小鳥ちゃん於2013年因乳腺癌去世。此後,松尾公也陷入無盡的思念中。隨著各種AI影音生成工具的出現,他不斷學習掌握這些技術,試圖以此「復活」妻子。

日前他用1978至1987年間拍攝的底片照,通過 Remini 技術進行高解析化處理,及 Stable Diffusion 生成圖片,上傳到Dream Machine後輸入提示詞:「a girl is talking with her friend on a moving train(在移動的火車上,一個女孩正在與她朋友交談)」,從而生成影片,回復了妻子高中時的美麗。

松尾利用1978-1987年間拍攝的底片照,通過Remini技術進行高解析化處理,又以Stable Diffusion生成圖片,上傳到Dream Machine後輸入提示詞:「a girl is talking with her friend on a moving train」,從而創造出了妻子高中時期的動態形象。他在發表於TECHNOEDGE中的文章裡表示:「我並不是為了單純的影像製作,而是為了讓那些靜止的圖像動起來,讓我能夠再次看到11年前去世的妻子動起來的樣子。」

因為 AI 的訓練資料以歐美人士為主,因此當面部晃動過大時,容易出現歐美人種的面部特色。為了讓妻子的形象更加貼近真實,松尾嘗試添加「... is looking at me」或「... is staring at the viewer」等指令,控制人物的面部轉動幅度,令小鳥ちゃん總是注視著鏡頭。

為了使作品更加完整,他把妻子保留下來的聲音進行取樣,利用生成式人工智慧音樂創作程式Suno的Voiceflex功能作詞作曲,並以取樣後的妻子聲音,替換到自己配唱的版本,完成了一支以妻子為主角的MV:《Can Dream Machine Dream?》

最令人動容的是,他運用人工智能技術,成功提取並翻譯了妻子在 1984 年寫給他的親筆信件,當中流露著深深愛意和關懷。值此 2024 年,松尾借助科技,寫了一封回信,向已故的妻子表達了自己的思念與感激之情。

另一件作品為妻子版的〈Desperado〉,也通過類似的AI創作手法而成,並在2023年日本首屆的「AI Art GrandPrix」藝術賽獲得冠軍,現場觀眾無不為之動容。

評委之一的電影導演樋口真嗣曾問:「堅持了十年,最需要的是甚麼?」他回答:「我認為是愛,人工智能變成了愛;多虧人工智能,我才能製造很多燃料。」

虛詞・無形網站
虛詞・無形Facebook
虛詞・無形YouTube
虛詞・無形Patreon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虛詞無形@香港文學館虛無中誕生︰探索文學邊界。香港文學館經營網上發表平台「虛詞」、實體紙本月刊《無形》。 香港文學館有限公司由一群香港作家及學者組成,並設立香港文學生活館。常與大學、藝術單位合作,策劃各種文藝活動及展覽。 linktr.ee/houseofhklit
  • Author
  • More

《Breakazine突破書誌》創刊16年 近年經營困難 於明年4月停刊

煲劇就是要失智

李曼旎和她的幽靈詩學——評介《荷花是你沒有見過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