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書 _ 04|我們和解吧

Jen
·
(edited)
·
IPFS
·
嘿,不管是哪一年的妳,我們和解吧,不要再和過去的自己背對背等誰先回頭了。現在,此時此刻的我要轉身了唷!

2022年,去了辦在台北Lagacy無妄合作社的專場━━「我們和解吧」。那時疫情一波波侵襲這個世界和人心。而我像是跟著他們的音樂經歷各種時期和階段。無論在情感面工作面,時常處於的兩個極端值狀態,自我矛盾到把兩個自己都逼到懸崖邊,搖搖欲墜。

時過兩年,那畫面依然歷歷在目,傷在心底偶爾隱隱作痛,以為成了疤但或許刺入的那刀太深、太深了,深到彷彿只有止癢表面是結痂的,裡頭的血肉依然是流動而模糊的。

我接著想起2023年辦在同個場地的無妄專場━━「太陽的黑暗面」 。安可曲是2019年專場印象最深刻的一首——《人們來了》,而我站在去年同個位置開始大哭。「一路上人來來去去,這首歌獻給所有在自己崗位上努力的人們。」


「我們和解吧。」最後的最後,站在舞台前第一排正中央,在心裡對著兩年前的跟自己說,然後眼淚洛下。


那天走出來後我點起一根菸,我跟可萱說想志明了,她跟我說前幾天的台中場志明聽到這首歌也落下了淚,這是一起看這麼多表演第一次看到他哭。後來我問志明,他說他想起那段日子、我們以為過不完的那段日子。於是,我也想起了那段日子。


生病日記第一篇寫於二〇二一年四月十九日。

2021年四月,疫情爆發、病情復發。我把工作辭了,與可萱和志明開始在內湖過著曾以為過不完的日子,吃藥、睡覺、追劇、拍照、打lol、看書、運動。

天氣好時,我們會到海邊,吃著麥當勞或薯片,曬太陽吹風玩水,在離開前把垃圾撿乾淨,然後心滿意足的踏上回家路途。通常白天大多時候就是睡覺拍照抽菸講只有我們笑得出來的爛笑話,而夜晚有時會被紅色的鮮血和透明的淚染色。

我還是搞不清楚日子到底過完沒,或者過不過得完。有人畢了業、有人找到新工作、有人轉換跑道、有人仍在迷惘。好多事變了,卻好像什麼也沒變。在這精神時光屋裡,仍承載著每個靈魂的記憶與憂傷。


嘿,不管是哪一年的妳,我們和解吧,不要再和過去的自己背對背等誰先回頭了。

現在,此時此刻的我要轉身了唷!「我們和解吧。」



#七日書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Jen不適合住在台北的台北人。有一隻叫嚕嚕的貓,希望夏天能曬得和她一樣黑。興趣是寫文字、設計、攝影、閱讀、看電影、旅行、爬山潛水。喜歡良善、流浪、夏天、陽光和海,討厭標籤、歧視、框架、雨天和冬。關心人權環境政治,因而扎根教育,願望是婚姻平權臺灣獨立。
  • Author
  • More

我眼中的東京

獨自在東京酒吧的自由書寫

在夢中— 逃跑計劃之東京之旅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