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樹的男孩

種子富翁
·
(edited)
·
IPFS
·
失去山林的孩子

小德騎著自行車在一處樹林停了下來,沿著石砌的階梯而下,狹窄的小路被隱藏在兩旁的雜草之間,小德揹著蒐集來的種子,踏入了沒有小徑的林子裡。

滿是木麻黃和黃槿的林子,樹木的個頭都不高,好在小德的個子也不高,穿梭其中依舊自如。

「扣,扣,扣」,小德終於敲下了第一根竹樁,這是一顆稜果榕,長大的他富含乳汁,非常適合成為塊林子新一代的護城守衛。把木槌放進編織繩打成的繩袋,小德繼續往林子內走。林內的樹木更密,小德折斷了更多的枯枝,並在其他枝條上綁上了黃絲帶以免迷路。

「真是糟糕的處境,一棵小苗也沒有。」小德撥開地上的落葉,裏頭都是富含有機質的黑碳土,即使已經是富含有機質的黑碳土了。

「強求的果子不甜,就像不用心的食物不香。」小德又敲進了一根竹樁,這是一棵白肉榕,護城守衛的新成員。

         夏天的河道已經乾枯,小德沿著佈滿針葉的河道向上走,腳底下的沙沙聲蘊含了千千萬萬的生物。落葉留住了雨水,水養活了細菌和真菌,他們排列在植物的根部,吃著碳基糖和做著微量元素的交易。細菌和真菌這些滲出物把自己黏在土上,一團一團,一大團一大團,最後形成了土壤和水庫。向東的林子被上午的陽光照出一條蜿蜒的林道。腳上的土地愈來愈潮濕,河道的盡頭是一片沼澤。

         沼澤上的木麻黃長得高大,滿地的針葉使其他的草類也長不出來。小德沿著邊緣的小坡向上爬,兩旁的土地鬆軟但是樹木看似已經出現了停止生長的跡象,長滿地衣的樹幹正用它的樹枝揮舞著雙手說著些什麼。

「你不該來這裡的,我看的出來你並不舒服」,小德穿越過低矮的粗枝,終於釘下第二十五枝竹樁。在釘竹樁時小德看見一位鶴髮童顏的老人向自己走來。

「年輕人,你這是為什麼?」老人肩靠著較粗的樹枝,雙手插胸溫柔的問道。

「這些竹樁是為了怕來這散步的人不認識它旁邊的小樹苗,而不小心踩到它」小德抬起頭來和老人解釋道。

「不,年輕人,我是問,你這是為什麼?」這次老人用腳輕輕踏了踏這片柔軟的土地,而此時小德才發現老人是光著腳丫的。

「沒有了這片土地,那什麼也都沒有了。」小德訴說著他的理想,此時他的雙眼都亮了起來。

「你比那些來到這裡只會說說話的傻子還好一些,通常他們念了一肚子的書不過不知道怎麼使用裡面的東西。這個世界充滿了慾望,但不代表有了慾望就什麼都能擁有,也不代表慾望永恆的存在。我走了小夥子。」老人點了點頭,沿著反方向離開。他邊走邊輕撫著小徑上的樹木,就像是每棵樹都和他有了感情一樣。

「爺爺,你的腳不冷嗎?」老人行走的速度之快,小德急忙地問道

「沒有了感情,什麼都是冰冷的,哈哈哈~~~」,老人的聲音如同共鳴的鐘聲,穿透了雜亂無章的樹林。

         吃完午餐的小德揹著種子繼續往前走,林相愈來愈稀疏,風聲也愈來愈大,最終蜿蜒的海岸線出現在眼前。

「扣,扣,扣」,沿著沙灘和植被的交會帶,小德再次地敲起了木槌,強勁的海風與風沙令小德是寸步難行。沙灘上空無一物,除了零星的海埔姜正發揮祂蔓性的個性,努力地在沙灘上建立起祂的王國。不過沒有其他居民的沙灘,祂肯定是既無聊又無力。

 

         海風是無情的劊子手,能將所有方向不對的聲音收入囊中。

「很快的小梗木薑子和黃槿就會來陪伴你了,只要你再稍等一下。」,小德邊敲著竹樁邊自言道。

         沿著交會帶而上,一個自帶護龍的窪地映入眼簾,左側三階的高台可以遠眺海況,右側住著零星的海埔姜

,窪地再往下則是茂密的山黃麻林。

「真是個適合建造觀察所的地方,除了海風大了點之外」,小德遠眺著海峽,試

著屏除海風帶來的風沙去享受午後的陽光。鮮少人煙的海岸也少了許多令人心煩意亂的人造垃圾,不會累的海風拾起一把一把的沙子放進小德的雨靴裡。

「等到你們強壯到可以讓海風稍微收斂一點時就會有更多的人願意來這裡看星星了。」,竹樁隨著小德微弱的聲音被釘入了沙灘,而這一次是欖仁。

         小德看了看手錶,已經是下午一點半了,手上要釘在沙灘上的竹樁還有大概十枝,若不趁著雨季來臨前種下祂們,那麼存活率將會大大的降低。海岸林的物種十分難確定,正如祂的親水性一樣十分難以數據化。

「這些都是沙漠化的證據。」剛剛林子裡的老人不知什麼時候又出現在小德的身後,他拾起了一把細沙嗅了嗅說。

「六年前,六年前一群怪物來到這裡肆虐。太多了,太多了,我真的無法阻止他們。」,老人的話中語帶哽咽,就連方才自信挺拔的肩膀都垂了下來。

「到底是什麼怪獸有如此大的破壞力?」,小德停下手邊的工作問。

「牠太可怕了,我原先費了十足的精力試圖去抵抗牠,但卻依然受到牠的控制,直到我放棄掙扎時,才走出了擊敗牠的第一步。」老人此時慎重的回答道。

「這怪獸長得什麼樣子,我該如何防禦牠呢?」,小德緊張的環顧四周,深怕一不注意沙丘後就竄出一隻怪獸。

「沒用的,你沒辦法防禦牠,直到你能夠操控牠,而不被牠操控,那時你才算是真正的征服牠了。」老人眼眺遠方,長嘆一口氣後悠悠的說出口。

「最鋒利的刀能夠征服牠嗎?」,小德抽出了綁在小腿上的砍刀。

「只有完全的認識牠才能真正的征服牠,你的刀只能傷及牠的僕人。」,老人轉身拍了拍身上的沙。

「或許我該離開了。」看了看再過幾個小時太陽就要下山了,小德有點恐懼的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牠來了。」老人此話一出,小德手持砍刀再次警戒四周,但語過多時除了打在臉上的風沙和颼颼的風聲外什麼也沒有。當小德再次回過神來時老人已經不見了蹤影。

         離太陽下山還有大約兩個小時的時間,小德休息片刻來到林邊最後一塊需要釘竹樁的地方,及腰的長草躲著許多倒伏的木段和樹枝。

「最後十枝了」。小德在一棵木麻黃下釘下竹樁說。開始有點痠痛的腰部沒有打消他要釘完的念頭。

交會帶的樹木有的受剪力而出現破皮的情況,有的為了加強自己的結構而把自己扭轉了起來

,有的即使長出了膨大的反應材依舊抵擋不了真菌的入侵而倒下。

「你們已經是這片林子生長的最好的一部份了」,小德繞過了倒伏的樹幹感嘆的說,他沿著滿是針葉的林緣繼續向前開路。

         隨著時間的流逝,林緣下是愈來愈暗,吹來的風也參雜些微的寒意。小德用衣角擦了擦滴著汗水的下巴,頭髮裡也早就卡滿了海邊的沙子。

「希望你們都可以好好的長大來守護這塊土地,海、風、鳥、昆蟲都會為你們帶來更多的鄰居和朋友。」,釘完最後一根竹樁後,小德抖了抖裝著種子的袋子確保沒有誰是被遺漏的。

在前往腳踏車停放處的路上,小德的餘光捕捉到不遠處的林緣下有個熟悉的身影,他十分確定就是早上的那個老人。

「小子,認識牠你就會有力量,抵抗牠、放縱牠,那你將會一無所有。」老人在夕陽餘暉下揮了揮手說。

「诶~~~,好的。」,小德也向老人揮了揮手,雖然他還不是很懂老人說的話,不過現在他知道還有很長的路正等著他。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種子富翁你好~~謝謝你的點進來,我是一個寫寫故事的森林復育員,希望你會喜歡我的故事,如果你有什麼建議的話也很歡迎你在下方留言~~。謝謝你
  • Author
  • More

超犀利工廠(下)

關於我

神與我|哀~~我的神,我該怎麼說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