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

種子富翁
·
·
IPFS
·
就是簡單的關於我而已

一個出生在台中的小男孩,現在已經26準備在明年過年邁入27了,是一個要老不老但也不年輕的年紀了。

我認為我是個聽話的孩子,至少在表面上是這樣。我調皮但功課還行,因此老師也不常刁難我,不過這都是在高中前的事情了。從我畢業後從老師那拿回來超過兩萬五的悔過書可以證明這件事(當然是一次一次寫,但最多的是一次兩萬五千字,而且隔天還要比400公尺的體育賽)。這些對於規則、待遇、方法的不喜愛當時都只存在於我的腦袋裡,我不常表達出來也很少表達出來,我想大概是了解的人不多或著是大家應該都聽不懂。久了我就懂得怎麼去負荷他人但又不顯得違背自己的想法。

上了大學我念的是哲學系,一個當初我也是一知半解的科系,但我真的很喜歡,在添志願時我只填了一間,其他的我不是沒辦法填不然就是不喜歡。在某種層面上我什麼也沒獲得,但我也不覺得那是在浪費時間。系主任曾說哲學說好聽點是什麼都能做(如果你的軟實力夠或著說精神層面),說難聽點是什麼都不能做(畢竟不是個職業技能的培育)。等到畢業後我更加的同意這句話了。念書的期間我沒有什麼特別精采的生活,不過也就熬夜打遊戲,或是半夜不睡覺在學校裡晃來晃去(這是一間都是樹的學校)。曾經雙主修一學期的電機系課程,但最後發現有的老師上課也不過是在照本宣科的念課本,最後上了半個學期我就不在去了。直到大三要結束時我開始更加謹慎地思考我想要做什麼工作,但是為了工作而工作對我來說太浪費生命了,我也很感謝我生在一個不需要讓我負擔那麼多的家庭,父母家人都健康安好。最後考量了自己的個性和興趣我選擇了農業,畢竟沒有了這個環境,那還要說什麼發展科技或是文明的進步(雖然看起來不是在進步),況且叫我一整天坐在辦公室裡面對著電腦和其他同事我真的不行,而那時候的我想到最有關聯的職業就是農業了。

畢業後我很開心應徵上了一間在通往中央山脈山上的一間農場,還好是一上山五分鐘的右手邊就到了,但是仍然離我住的地方有快15公里的路程。在那裡我負責管理菜園,當初我媽聽到我被錄取時還開玩笑地說怎麼會有人找你這種不是農業畢業的去管菜園,不過我很有自信自己從書上學來的東西是很有用並且又友善大自然的。

那塊地不大,大概快一百坪吧,種了一堆地瓜葉、蘿蔔、紅鳳菜、川七、秋葵等等,不過這些都是在我去之後才有的,不然原本都是光禿禿的一片,連雜草都不長。在那裡我最開心的就是看著那片土地從原住民都不來到蝴蝶、螽斯、鼴鼠、蛇都回來了。那感覺我一輩子都忘不了,不過最後和老闆理念不合所以就離職了,而其中發生什麼事以後有機會再說吧,但是他是我這輩子以來,至少是現在極少數幾個我一想起來就會怒火中燒的人。

離職後我到了台南和別人學自然農法的耕種,在那裡住在改裝後的豬寮裡,雖然過著沒什麼科技產品的生活,但我卻覺得比我在都市裡過了20幾年的日子裡都精彩且嚮往。每天巡田時最讓人驚奇的是這裡又長了什麼,那裡又長了什麼,但從沒有人在那裡播種過,試問是有誰會在芒果樹旁種番茄,會做這種事的人大概只有老天爺吧。在那裡我才真的體會到什麼叫做生生不息(會讓人怕的那種),什麼叫做土地。在那裡雖然每餐都吃素,但是兩分多的地裡卻足夠五個人的份量,如果省著點用一個月一張小朋友都還有剩,而且味覺變得更加敏感。當你才剛靠近紅蘿蔔就已經聞到祂濃濃的味道,當你把挖破的姜黃小塊亂丟卻在雨季後一個禮拜長到一個人的腰際,這時候你不讚嘆這塊土地的能力都難。但當時的我只想種給自己吃而不想成為承擔大量的生產者,最後在三個月後還是離開了。

回到台中後我當過補習班的老師、印刷廠的助理、在宮廟裡、科博館裡打工等等,加上那時候疫情越來越嚴重,我想我這樣的夢想大概等到有點年紀有點錢後才能去實現吧,但是每當我在講台上解題時心裡總是有想要保護環境的想法出現,我都自己稱之為召喚,所以後來為了不在多年後後悔自己當初沒有做這個決定所以我就找了個兼職的工作,趁其他時間去尋找其他的機會。

在那段時間裡,我去學習了攀樹的技巧,如果未來有一天我也希望我能夠考取到攀樹師的證照。而在某天早上,之前種田的群組裡傳了一個有關於森林復育的資訊,內容大概是在台中有一個以復育台灣淺山的森林和原生種為主軸的NGO組織,而現在在徵志工。當時的我已經不能用興奮不已來形容了,我立刻打電話聯絡,因為我已經超過了報名期限,還好主辦單位最後還是讓我參加。志工培訓結束後,我有空就過去幫忙,有時候是在苗圃裡,有時候跟著去山上調查採種,有時候要爬樹翻到屋頂上清水溝,雖然累但是每天看著這些千軍萬馬成長,很難不感到開心。直到有一天在車上執行長問我明年有沒有興趣來學森林復育和他們一起工作,當時我沒有馬上答應,一來是報名的研究所即將公布結果,二來是我很怕雖然進去了但是又領著像以前一樣的勞基法底薪,雖然是夢想、有意義的事情但是這樣的低薪真的難以和熱情相輔相成。

最後研究所上了,學校也打了幾次電話催我去報到,但是最後再一次考慮了老師的專長和我想要的,我還是選擇了放棄。當然我也和執行長表達我想要過去工作的意願,就這樣我在科博館邊工作繼續等待時間,等待2022/11/26去報到,就在我成為馬特市居民的五天前。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種子富翁你好~~謝謝你的點進來,我是一個寫寫故事的森林復育員,希望你會喜歡我的故事,如果你有什麼建議的話也很歡迎你在下方留言~~。謝謝你
  • Author
  • More

入職第一天

神與我|哀~~我的神,我該怎麼說您呢?

超犀利工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