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犀利工廠(下)

種子富翁
·
(edited)
·
IPFS
·

刺激的事情

         窺探秘密是令人緊張的,就像現在的山姆一樣,握著鉛筆的右手微微的發抖,額頭滲著冷汗。

「馬哥你找我有什麼事嗎?」吧搭一聲達哥把那掛有馬哥肖像的原木門關上。

「阿達仔坐吧。」這個是馬哥的聲音。

「你來公司幾年了啊?」馬哥語帶輕浮的說。

「過了明年二月就滿38年了。」達哥回答的很自然,沒有新人的畏懼和生澀。

「那看來你也算是公司的老臣了。」錄音機裡傳出金屬輕微撞擊的聲音。馬哥大概又在玩弄著他左手腕上的大金錶。

「馬哥你別這麼說,我也只是把我份內的工作做好,把新進的技師們教好而已。」噗滋一聲。聽到這裡山姆忍不住笑了出來,達哥不僅把成為一名合格技師所需要的技能都交給他外,還把怎麼偷懶的方式也一併交給他了。例如有效率的快速操作機械和發出急促的呼吸聲,這樣巡查的馬哥永遠都不會忽然再外加工作。

「有什麼要求嗎?」

「馬哥我不懂你的意思。」達哥直接了當的說。

「坐,我的親愛的老功臣,你怎麼不坐呢?這樣不好說話呢。」是酒瓶碰撞的聲音,喝點小酒談事情是馬哥的習慣。

「馬哥我站習慣了,況且我今天的工作進度也還沒趕完。」

「還有公司不是也規定上班不能喝酒嗎?」達哥苦笑著說。

「馬哥,你有什麼事情就直接和我說吧,我是個粗人沒念過什麼書。」達哥補充著。辦公室裡充滿著尷尬的氣息。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也就直言不諱了。」這時候馬哥停頓了一會兒,大概是在喝酒吧。

「既然還沒趕完,那也不用趕了,這麼多年來你辛苦了。」說完匡噹一聲,酒杯摔破在地上。

「不用趕了?這是要解雇我的意思嗎?馬哥。」達哥既不解又疑惑地問著。

「還要我說的更清楚點嗎阿達仔。你 被 解 雇 了。」馬哥最後一句話講得特別加重且緩慢。

「為什麼馬哥,難道我那裡做的不好嗎?還是我教出的技師做了什麼不能彌補的事情。你不能這樣沒有理由的解僱我馬哥。」達哥十分不解的問道。

「這有必要嗎?阿達仔你也是老員工了,不必把場面弄得這麼難堪。」不知道是喝酒壯了膽還是馬哥吃錯藥了,在超犀利工廠裡沒有人敢這樣和達哥說話,其中有很大的部分是達哥那壯碩的手臂和高大的身材。

「我沒辦法接受這樣子。請你告訴我原因。」碰的一聲,達哥的重拳落在辦公桌上,震的煙灰缸嘎嘎作響,從錄音機裡聽的一清二楚。

「等等東西趕緊去收一收,下午還有工人要來做工程。這上午的工資我還是會算給你,就算到12點。」馬哥冰冷的回答。

「我為你賣力幹了這麼多年,你今天卻一句話也不說的就把我解雇,就連原因也不告訴我。」達哥質問馬哥。

「我願意給你工作你就要覺得感謝了阿達仔。你現在已經不是我超犀利工廠的員工了,再不離開我就要報警了。此時,此刻。」馬哥刻意放慢了說話的節奏,最後一句話說的讓達哥無法回答。

吧搭門被輕輕的關上。山姆想事情應該就這樣子了。忽然收音機裡傳出碰的一聲,這是達哥最後的憤怒。馬哥辦公室的門足足的吃滿了達哥一捶。

山姆繼續守在錄音機旁等待,期望還有些什麼轉變,但直到整卷錄音帶放完,都只剩沒有任何內容的滋滋聲。癱坐在椅子上的山姆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大概和當初進公司時那些老前輩和他說的話有關吧。

機器人同事

   「各位同事,現在讓我鄭重來介紹一位特別的新同事。」一如往常的晨會,一如往常的天氣,一如往常的位置,一如往常的同事,唯獨講台旁多放了一個用大紅蓋布遮住的方形物體和不知道是笑容滿面還是計謀得逞的馬哥。正當大家正議論紛紛時,馬哥拉下了紅布,一台閃著金屬亮光的大盒子矗立在大家眼前,這盒子不高,大概比山姆再多出一支尺的高度。

「這是大家未來的新同事,之後的組裝部門和製造部門都會由他們來執行和管理。」馬哥揚揚得意的說。

「相信大家這幾天都有看到外包的工人在做工程,很開心的是我們超犀利工廠準備進入新工業時代了。」馬哥補充道。

此刻講台下的大家都議論紛紛,山姆當然也不意外,但是他的表情中多了一份悲傷。不過不知道是因為達哥的部門被取代,還是因為以後沒有組裝部門的女員工們可以互動了。

「哇!這機器也太勤勞了吧。」,工作空暇時山姆和達利晃到了組裝部門的大窗戶邊往裡面看。地上一條條的金屬軌道,這些都是他們前陣子加工出來的產品,安裝在他們平常跳舞的走道上。機械手臂左手固定物件,右手吸起零件,再用難以置信的速度將他們倆者結合在一起。在所有的機台末端還有一台負責蒐集成品的機械技師,每當六台機台的成品一組裝完成,「咿~~~」的一聲,這名技師就會用著裝在腳下的起重機將成品放到暫放櫃上。每個動作都是順利流暢、並且時間一致,完全不會有聽收音機或跳舞的問題。

「看著這些機器操作是不是很舒服阿。」馬哥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山姆和達利的後方。

「完全不拖泥帶水、沒有情緒、不會耍脾氣,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多棒啊。」馬哥又向大玻璃前走了一步,想要好好欣賞他新應聘的員工。

       馬哥的忽然到來讓山姆和達利顯得不知所措,倒不是因為他是老闆的緣故,而是一想到他這個笑裡藏刀的人就讓山姆和達利感覺渾身不自在,尤其他那以前讓山姆覺得親切的笑容,現在怎麼感覺都帶有著某些像是目的的東西。

「馬哥,痾~~我們的休息時間也差不多快結束了,我們先回去了。」一旁的山姆和達利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馬哥的話,於是先想趕緊溜回部門,至少那裡的空氣自在多了。

「放心,在還沒找到可以像你們這樣耐高溫的機器前,你們都是我超犀利工廠的好員工。我可不想這些昂貴的機器進到鑄造廠時兩個禮拜就鏽蝕了。」就在山姆轉身要離開時馬哥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說。

山姆驚嚇的抽了一下,雖後趕緊追上已經走遠的達利,留下依然看著自己傑作的馬哥。

「平常做事情的時候都慢慢來,怎麼烙跑的時候就溜那麼快。」在部門廠房裡,山姆大力的推了達利的肩膀。

「重點是還不等我一起溜。」山姆坐在旁邊,砰的一聲把剩下的怒氣都發洩在桌子上。

「咳…咳…咳,哈哈哈,你…不是…和他很…好嗎?」達利被山姆這麼一推,摀著嘴巴笑著回答,不知道是真的咳嗽還是因為被山姆推了一把。達利另一隻手順勢把剛剛摀著嘴巴的手帕塞進胸前的口袋裡。山姆並沒有看到達利的小動作,但從達利的角度來看,那條手帕露在外面的布料很明顯還透著鮮紅色的液體。

達利之死

       近日鋼鐵的價格上漲,各個部門的技師們都趕著工,山姆和達利的鑄造部門身為第一站當然更是沒有休息的時間。雖然自從機器人進駐後他們總是會半開玩笑的說「要是動作再不快點,明天站在你這個位置的就是個新的機器人了。」,「沒有情緒、不耍脾氣,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多棒啊。」山姆也總能找出一點零星的空閒時間模仿馬哥的聲調,這樣的互動讓急忙的工作變得沒有那麼辛苦和乏味。不過山姆和達利都知道,若是他們沒有加快自己的工作腳步,那麼當機器人部門沒有材料可以加工,那麼他們就準備倒楣了。

         已經一個多月這樣連續的趕工,面對似乎永遠都加工不完的鋼材,山姆和達利是又愛又恨,就連以前他們不會想碰的饒舌音樂,達利都會特意學個幾首再改編其中的歌詞來表達他們的生活,甚至山姆也創作出了一首新的舞曲,瘋狂擺動的重複性動作,若是不懂其中原因的人很有可能就會覺得他是個神經病。

「下班後去喝一杯吧,達利。明天終於要放假了。」山姆用手肘撞了撞坐在旁邊的達利。衣服上的潤滑油都還是溫熱的程度。

「喝,當然喝,順便找上一些之前組裝部門的女孩們,尤其是那個做第三排第五個機台的那位,你應該有他們的聯絡方式吧。哈哈哈。」達利滿足的邊擦著自己的工具邊說。

「不過,我們得先解決這些阻擋我們喝酒的鋼材。」山姆站了起來,邊伸懶腰邊說,話中聽得出來他仍然不想離開那舒服的躺椅。

「還有美女。」達利仍然坐在椅子上,一隻手墊著他那還在沉睡的頭,一隻手舉著靠在頭頂上補充道。

「山姆你先做吧,我想再多眯一下。」達利看著兩大落快到天花板的鋼材。要知道超犀利工廠的廠房可是有挑高的,雖然機具都不大但依然擁有寬闊的廠區。依照馬哥的意思,這樣才氣派啊。

「看在你上次幫我折鋼材的份上,但也別太久,再多給你……半個小時吧。」山姆頭也沒回的拿起了鋼材開始操作。並不是達利喜歡偷懶,快要結婚的他這陣子總是十分勤奮的趕件,希望可以多拿到一些工錢,這些身為達利的夥伴,山姆自然都看在眼裡,當然這三十分鐘做的數量山姆打算都算在達利身上,畢竟他可不想要讓之後的乾兒子說自己有個小氣的乾爹。

       過了四十分鐘,放完加工品的山姆看達利依然還在休息,於是走過去準備叫醒還趴在桌上的達利,就深怕忽然來巡場的馬哥看見,山姆知道自從達哥被開除後,製造部門很多被留下來的技師都變成了馬哥的眼線。這些人似乎不再擁有工作的意義,整天只靠著打小報告維生,若是被他們看到了可就麻煩了。

「達利,時間到了,快點起來吧。」山姆用手推了推達利,兩眼注視著周遭走動的人員。

但這次達利沒有耍賴的想再多要幾分鐘休息,反而是毫無預警的從桌子滑到地板上。達利面部朝上,臉部明顯發黑。

「達利你別嚇我啊。」山姆彎著腰用顫抖的手放了張衛生紙在達利的鼻子前。但不管山姆怎麼呼喚和拍打,那張紙始終都浮貼著達利的鼻子和上唇。

山姆的聲音引來了其他技師們的注意,很快的馬哥和警察們都到場了。

       馬哥給山姆放了個假,廠裡的錄影機成了證明山姆清白有利的證據,部門用封條圍了一天後就恢復正常運作了,當然除了山姆和達利的那兩台機器外。醫生給出的死因是長年抽菸和喝酒所造成的後果,而馬哥也是沿用這樣理由來對外聲明達利的死亡。這件事情在鎮上傳的沸沸揚揚的,許多媒體都想採訪馬哥,但馬哥似乎不想接受採訪,總是對著麥克風說全案交由司法處理。

       不過和達利一起工作快一年的山姆心裡很清楚根本不是如此,而達利的家人也沒有獲得什麼賠償,那晚山姆很清楚地聽到馬哥這麼和達利的母親說,「我願意給他這份工作他就要很感謝了。」。

         

       雖然達利大山姆幾歲,但酒癮可沒有山姆重,通常也都是山姆主動約達利到酒吧去,而達利總是喝那種兩三度小朋友在喝的啤酒,根本不可能是像醫生說的重度酗酒。有一次達利為了向酒吧裡自己心儀的女孩表現男子氣概的樣子,一手抄起了龍舌蘭,腳踏在椅子上就是猛灌,雖然馬上獲得了美女們的歡呼,但喝還沒五分之一半瓶就暈倒在地上了。至於煙癮更不用說,達利只是偶爾下班抽一根解解悶而已,根本就不存在老煙槍一說。

       準備復工的山姆已經受不了了,但是為了生活他沒有辦法在還沒找到下一份工作前都了現在這份工作,但是一想到達哥的經歷和達利的遭遇,猶豫多時的山姆還是提起了筆。

辭職

    「山姆你可得想清楚,你是我看過最有天分的技師。若不是因為你資歷太淺我早就把你升上來當主管了。」看完山姆的辭職信後馬哥開始溫情攻勢。

山姆心裡想著「你就別再屁話了,你這嘴臉我看夠了。」

「謝謝馬哥,不過我想清楚了,就到這禮拜結束。」山姆直接了當的說。

「平常你們要請假或是要做什麼時馬哥都嘛盡量答應你們,現在這個節骨眼上你卻和我說要辭職?」馬哥開始有些歇斯底里了,達利的死亡、鋼價的上漲、人手的缺乏應該已經給了他很大的壓力了。但是山姆並不想同情他。

「馬哥我已經看到我的未來了,我不希望有天我會因為工作內容被取代而被毫無預警的解雇、我也不希望有天我會因為幫廠裡趕工而只是趴在桌上多睡幾分鐘性命就丟了。」

「山姆,這裡是職場,不要有那麼多的道德拘束,你還太年輕了。」馬哥試著勸說讓山姆回心轉意,他雙手向外一攤,彷彿說著這不是他的問題。

「抱歉馬哥,我沒有辦法這樣限制我的情感,不過我想你只要多找些機器人來幫你工作,那就可以達到你的理想了。他們完全不拖泥帶水、沒有情緒、不會耍脾氣,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多棒啊。」山姆神情自若地說著自己這些日子以來的想法。

「不然我幫你加薪兩千塊,然後升格當部門主管,我最大的讓步就這樣了。」

馬哥說出了最後的誘惑,他右手一伸,希望可以讓山姆留下來。

「讓你個大頭,我就到這禮拜結束。」碰的一聲山姆甩門而出,震的辦公室門上掛的馬哥肖像都掉了下來,還有一個說不出話來的馬老闆。

       回到部門裡的山姆繼續處理著他今天應該要完成的進度。旁邊原本是達利的機台也換了一個新的年輕技師,雖然山姆自從達利離開後就不再聽收音機和跳舞了,不過他還是會盡量幫助那些新進的技師,畢竟他們的技術最講究的就是傳承,不僅連跳舞,就連達哥傳承給他的山姆都傳承下去了。

「學長,品檢部門的說我們這些鋼板裁切的尺寸不對。」那名新來的技師拿著早上才裁切好的鋼板來找山姆。

「怎麼可能,設計圖上明明就是這麼畫的阿,況且以前也都是這麼裁切的怎麼可能會有問題。」山姆接過了鋼板,拿到頭頂上藉著上面明亮的燈光試圖找出是哪裡出問題了。

「是你一切好就自己拿去給他們檢查的嗎?」山姆疑惑的問道,因為不管怎麼查看設計圖就是找不出到底是那個部分的尺寸裁切不對。

「是阿,我當時就拿著這些半成品進去說是我們的要檢查。」聽到這裡山姆心裡笑了一笑,他指著同一批但還沒送進去檢查的半成品說

「你把這些也拿進去檢查檢查,不過這次你要說是你和別的技師一同完成的。」

大約十多分鐘過去了,山姆就看到這名年輕的技師邊跑邊開心的說「過了,過了。」

他好奇的詢問山姆說怎麼換個製作人檢查就會過了。

「當然了,你還那麼菜。」山姆苦笑著無奈的回答。

       切完最後一片鋼材,山姆熟悉的關上了機台的開關。拉上了休息的椅子坐在他們以往跳舞的走道上沉思好一陣子,看了看這他待了快一年的廠區,山姆像當初遇見達哥一樣走向了停車場,不過這次抱著紙箱的人換作是他自己了。山姆想了想,拿出懷裡前幾天剛買的菸,熟練的點了起來,熟練的吐起煙圈,熟練的再點一支菸,熟練的把菸蒂彈到停車場後的小溪裡。最後山姆不熟練的把剩下的煙包起來。

「大哥,這包菸送給你抽吧。」山姆敲了敲大門值班警衛的門。

「小夥子,聽說你就做到這個禮拜結束,是真的嗎?」警衛大哥劉叔看著山姆問著,關心的眼神讓山姆難以說謊。

「是的大哥,就到這禮拜結束。」山姆像是做錯事的小孩,不敢直視大哥的眼睛。整個超犀利工廠裡,除了達哥,最常和山姆一同抽菸的就是做大門警衛的劉叔了。

「怎麼,丟了工作,心裡頭難過嗎?」劉叔總是能看透山姆心裡在想什麼。

「是阿,但是除了辭職外我不知道還有什麼更好的方法了,我想我沒有辦法和馬哥溝通,我也沒有那個能力去改變他的想法。」山姆誠實地把心裡的話說了出來。

「沒事的小夥子,你的人生還很長,外面的世界還有很多事情正等著你呢,不過要記得不管做什麼,千萬不要忘了你心裡頭那個總是想念著、喜愛著的事情。」

「這包菸大哥先留著,有空再回來陪陪我這老人家抽。」劉哥拍了拍山姆的背。

「當然大哥,這包菸就只有我和你才能抽。謝謝大哥,我會回來看你的。」山姆堅毅的跨上腳踏車,離開了超犀利工廠。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種子富翁你好~~謝謝你的點進來,我是一個寫寫故事的森林復育員,希望你會喜歡我的故事,如果你有什麼建議的話也很歡迎你在下方留言~~。謝謝你
  • Author
  • More

入職第一天

神與我|哀~~我的神,我該怎麼說您呢?

關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