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也無天,大方就無隅。

Red
·
·
IPFS
·
繼續書寫馬特市民誌,也是一種想念。

大方無法應該知道他,今天這兩位市民,無法,相信很多人都認識,大方,應該是大家陌生的一位。

「雖然無法放在前,可我要先寫寫大方~」旁邊那形容,頗有意思,宛如一個句子。

無法,是人名,大方也是我對他的暱稱。

題名雖是無法在前,但我要先寫大方,因為,大方比較好寫,哈哈,為什麼?請繼續看下去...


他的文章不多只有十四篇,最後的更新在2023年11月,半年前了~所以也是一種想念~~呵呵


這想念不是那種想念,而是這種想念,大方,還健在,幾天前還有給我留言。我相信他如果有看到這篇,他一定納悶非常,產量不多的作者,怎會出現在我的文字中?在這些交流中,大方是一個朋友,是一個沒心機的朋友,想起了他,於是就寫起了他。

眼前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所有失去的都会以另一种方式归来

這是他第一篇文章,會憶起兒時就讀情形,想起了霸凌,想起了幾位同窗,想起了一些他記不起的往事。而我,卻又依樣離題式的留言回應

那时,我骨瘦如柴,而她五大三粗

我寫著,五大三粗是什模樣?這就是我跟大方第一次交談。

接著,他開始寫著他的回憶,雖然他說過他的記憶力差,可在我看來,文字中的情景卻深刻又自然,其中一篇寫到了大姐,寫到他深愛的大姐,呼應了無法在文章中提到的大姊。

下面這句話,很難想像年輕的大方有所如此感悟。

长大是什么?长大就像彩色气球,打上氢气,飞向天空,成为天空。以力所能及,成就力所能及,便是长大。可能失去,也可能长存。大姐便是我的彩色天空。

曾在馬特市辦過一次社區活動,紅?紅線?

在馬特市產量不多的大方,參加了這次活動,其中他寫道:

议论别人的光头很不礼貌,但是Red哥不一样

  • Red哥对摄影的热爱超过一切,无可否认

  • Red哥对诗词也是另一种执着,韵味十足。"望月峯上望,嫦娥消瘦影。"、“眾生皆有情,心頭闌珊處。”、“笑時猶帶嶺梅香,此心安處是吾鄉。”

  • Red哥算是我在马特市的第二个好朋友。慢慢了解Red哥的过程中,我成了Red哥小迷弟。

這篇文章,大方將我用簡單的幾個句子,全部表露,我喜歡攝影,喜歡詩歌,最後那點,我更喜歡,呵呵~在他的西安遊裡面,大方的照片,看出他對拍照攝影也有一套獨特的攝影眼,在萬頭鑽動的人潮中,一些建築的入鏡,可以避開這些,除了取景的用心外,更有他喜歡的一隅。

大方,是個用心生活的人,一直期待他能繼續書寫在這馬特市,這篇文章就藉此喚起他~









你曾說過:两个同样淘气的人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吧?

我回:一定可以的,因為我早把大方當朋友囉,不然怎會出現在我筆下,呵呵!

我是我頭像的蘭花,獻給大方,我們一起大笑~~

至於,無法,我下筆了很多次,一直寫不出我的感覺,就挑出大方,跟無法一起入筆,看看是否能表達的更好。畢竟,他的文章多之又多,內容涵蓋八方,怎麼寫他?真的很難,最後,決定就用自己感覺寫吧~

他,之前叫無法,現在叫阿布拉赫,為何是阿布拉赫?我應該是有漏掉他的文章,他應該曾提過為何是阿布拉赫?他的追蹤者已經破千,應該在馬特市是數一數二的活躍人物~


※ 跑步

視障者:阿布拉赫喜歡跑步,我也喜歡跑步,他曾參加一場路跑,當了視障者的陪跑員,我跟他曾經的對話

我說

看了差點掉淚,因為.......感動吧,我接觸甚多視障者,台灣的視障者慢慢脫離一種既定印象,只能按摩。他們各行各業都有,廣播節目製作人,心理諮商師,電腦工程師.........等等。他們欠缺的或許是視力,但他們更需要旁人的了解。

他們只想暫時跳脫那小小的按摩店,能跟他一起暫時徜徉在外面這片天地,您們是最棒的。看到您說出這話,就是這份感動。

說的語無倫次,說的亂七八糟,見諒再三。謝謝您們今天的熱心~~上帝知道這份心,想讓您們更了解視障者,更想讓他們可以出來看看世界,所以許了您們一個沒雨的天氣~~


他說

我也认识一些其他行业的视障人士,不过必须承认,我们这边,大多数的人还在从事按摩。希望随着社会公平、教育等各方面的提高,他们以后选择面能越来越宽。


對於公平平等,他有自己一番見解,他看進了視障生活。

這也是我跟無法的第一次對話,2022年3月20日。應該是吧,哈哈

接著,我們之間的互動就是跑步.....很奇特吧~其餘的話題,我還沒深入。


※ 離題

開始認識了無法,我只記得在無法文章中留言的我,就是離題。

這篇詩酒趁年華,眾人都在對小N的文筆稱讚,而我...

「那張照片,真棒!!」

「谢谢红哥,当年拍很多照片,整理的时候还是觉得拍少了,应该再多些,就有得挑了,呵呵。」

我又說

「過中午12點,錢進來了,可以小小支持了,呵呵」

無法也回

「唉呀,我讨到钱了,哈哈哈,不好意思红哥。」

這些對話,完全跟文章扯不上關係,難怪大方會說我們的對話有趣,呵呵。


※ 無天

當我看到無法時,我就一直期待無天的到來,結果,只在一篇文章中出現。

這篇夜半來客,有了無法的另一面,用一種虛擬的創作點出他的另一面,我卻只是在期待無天的到來。


※ 魚

一隻金魚,看了阿布拉赫換ID的一篇文章,他提到母親餵食的金魚,我才想起,這不是無法曾經提過的,原來,無法就是阿布拉赫...哈哈


※ 遊記

無法的遊記不是遊記,裡面卻有他獨特的視野,景物的遊覽外,更有著一翻隨興或許是臨時起意,又或是刻意計畫,無法,無章法可循,這就是他。


他的作品之多,我跟她之間離題的對話更多,原本這篇是想很真實的紀錄他的文章,我完全刪掉,就用我既定的方格跟印象寫吧!

他的文章就讓你們去細細品味~

他說過的這句話,是我最印象深刻的:

馬特市上的文字,其實是寫給自己和朋友的~

這句話,我再認同不過,也用這句話在這篇文章,畫下句點。

對無法抱歉,真的沒有寫出你的精隨,望你見諒,因為無法在我心中是沒有邊際,如果設限了,那就不是無法,對吧?

這個蘭,也是送給無法的,因為一直的改良,才有這朵得獎的蘭花~





大方無魚,這是他的ID名,在他的某篇文章我才知道大方無魚的意義,這篇文章主題就把它展露出來,大方無隅:“宽宏大度的人心中没有阴暗的角落”

阿布拉赫,就等無法出來說,名為何?呵呵



大方的文章只有少數幾篇,無法的文章卻是不勝枚舉,兩個不同的人,卻在網路上結識成好友,就用兩人為題,納入我的馬特市民誌,兩位朋友,掌聲給他們。


@阿布拉赫

@大方无鱼




文章,或許在馬特市沒有很多人看,可是,一旦我有空,一定會留下足跡的~

因為馬特市文章是寫給朋友和自己看得~~~~



工商服務,好久沒出來了~

下一篇,會寫西西特和艾蜜莉~
























這張發過了嗎?好像有,微笑的花,呵呵,發過再發一次~~
















滿門和順送給大家,也祝福大家~~

CC BY-NC-ND 4.0

謝謝司湜,海雅,館長,姐,維克絲,愛子,貓貓,蔚藍,映昕,珮妍媽媽,西西特,天使姐,趙先生,802,吳博,舒嫚上篇文章的支持,讓我有了子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