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柔的咆哮

silm
·
·
IPFS
·

老虎嚎叫著,讓這恐怖的聲音,在山谷里回蕩。

越來越近,越來愈近。

一個獵人已經遇見了這可怖的野獸,就在狹窄的山道上,它抬起自己的爪子,大吼了一聲,就讓這個獵人在慌張中,滾落在崖下。幸好同伴開槍嚇跑了老虎,才救起了摔斷腿的獵人。

這片山林里的其他野獸,也不得不躲避開,因為老虎比從前暴躁了許多。一只兔子說,我記得從前它不是這樣的。另一只兔子趴在地上,聽著有沒有老虎的聲響,害怕地說:可我不記得了,它這樣可怕,一定會把我們都撕碎。

于是,老虎繼續游蕩,只是越發孤獨。

它的聲音一天天地回響,有時是白天,有時是黑夜。

已經有人傳說,老虎吃了三個人,也有人說,老虎吃了一隊商旅。

隔上幾天,就連那接近城邊的道路旁,也翻出了白骨,人們說:一定是那只老虎。

關于老虎,人們已經開始不能忍受,斷絕了商路的那些生意人,決定到縣令那里請愿。

城門也開始關閉更長時間,原來還不在意的那些人,也對老虎產生了厭煩,他們說:夜晚里聽到的那些嚎叫,太煩心,簡直讓人不能好好睡覺。

終于,縣令下令,讓人去打虎。

但這些人并沒有開始那么幸運,他們一個個都受了傷,老虎的爪子鋒利如刀,撕碎了他們拿著刀矛的手,也吼破了他們的耳膜。

陷阱,成為老虎游獵的場合,它在那里失去了一只前腿,于是對這些來犯的敵人,變得慢慢殘忍起來。

在月光下,很多人都能看見這只老虎。

而那些受命來打虎的人,也開始在恐懼中不斷詛咒它,希望這只可怕又邪惡的老虎,能夠遇到它的克星。

城里通向山間的路,徹底斷絕了。

人們都在傳說,這只虎已經在月夜里,化作妖魔,所以它的咆哮才這樣讓人心驚膽戰。

但就像每座城市一樣,無論什么樣的大事,總有一兩個人,什么也不知道。他們完美地錯過了一切可能,于是在這動蕩的時間里,他們仍然會照常過著自己的日子。就像是老虎經過的山路,無論前面有多少人慌張逃走,他們出現的時候,一切似乎都沒有變化,他們可能只是看著四周,覺得人似乎變得少了。

這位老奶奶就是這樣,她獨自一人住在山邊,那些很好的地方都被別人占據了,他們都對這位老奶奶說:別住在這里,這是我們的地盤。

老奶奶很好心地瞇縫了眼睛,看看他們所指的地方,然后說:好啊,我這就去別的地方。

就這樣,她慢慢地找,慢慢地找,終于在山邊找到了一處地方,沒有人再跳出來說,這里是他的了。

老奶奶就在這里采著山里的果子,喝著山里的泉水,承攬一些針線活兒,慢慢紡線,慢慢織布。只是她沒有太多錢,到了黑天,也舍不得點燈,于是只能趁著星光月光干活兒,這讓她的眼睛看東西更模糊了。

一天,老虎游蕩著,來到這處偏僻的地方,它看到了老奶奶,一下子就跳了過來,大吼一聲。

不過老奶奶的耳朵早已經聽不清了,就算是雷打在耳邊,她也能聽成呼嚕聲。而這一天又是剛剛有一線月光,所以她只是見到了一團陰影,仿佛是什么挨在身邊,她就說:誰啊?

老虎又大吼了一聲。

可老奶奶的聲音卻仍然溫柔地問:誰啊?

老奶奶沒聽見回應,就站起來,走到老虎身邊摸了摸它。

老虎本來想一口吞下這個怪人,可那溫暖的手,撫摸到自己的頭頂,卻有一種很久很久都沒感受到的溫度,讓它一時蒙住了。

老奶奶就這樣摸著摸著,笑起來:是那只胖胖的大狗嗎?怎么又變胖了。

就這樣兩個偎依在一起,彼此都感覺到一種熱乎乎的安全感。

老奶奶的聲音越講,越小;老虎的聲音,也慢慢從吼叫變成了呼嚕嚕的響動。

終于,老虎似乎想到什么,它又叫了一聲,抬起了自己剩下的左爪。

嗯,你怎么了,老奶奶接住了那只爪子,輕輕摸了摸。

哎呀,你這里怎么有一根刺。

真地是一根刺,它已經刺在老虎前爪上很久了,它的疼痛已經根深蒂固,時刻跟隨。老虎的痛苦仿佛從扎刺的那一天就跟隨著它,讓它的生活完全變了模樣。無論它怎么用力,都沒辦法取下,它只好去找身邊的動物,可那些和自己一樣的野獸都害怕自己。

它在痛苦中嘶吼,并沒有得到誰的幫助,反而讓自己成為了一種恐怖的謠言。

于是,它在一個個被誤解被傷害的日子里,既學會了沉默,也不再感到安全。一只右爪,讓它更加沉默不語,除了那忍受不了痛苦時的嘶吼,它能做的,只有在山間不停地走。直到自己腦袋空空,只剩下了憤怒和孤獨。

老奶奶慢慢地拔著刺,老虎嗚嗚地趴伏在它身邊。

就在那從夜里走到黎明的一天,老虎的刺,慢慢地拔了出來。

老虎感到了從未有過的疼痛,也感到疼痛里,永不愈合的傷口終于開始復蘇。

老奶奶給它端來水,又分給它自己吃的早飯。

當然不夠,但它卻沒有因為饑餓而變得暴躁,它因為一種依賴,竟然沉沉睡去,就這樣過了一天。

那只恐怖的野獸不見了,但老虎卻仍然藏身在這茫茫山林,讓自己變成了一個不知真假的故事。

它會時不時回去再看望老奶奶,但它再不曾現身,因為它害怕白天的光,讓老奶奶看清自己,會被嚇到。

老奶奶經常會發現門前有一些果子,有一些蜂蜜,她沒有問是誰,依然無論對誰都很溫柔地生活在山邊。

終于有一天,她也走完了自己的一生,被埋葬在這屋子旁邊的一棵樹下。

送葬的人來得不多,大家忙完了,就開始下山。

這時林間忽然卷起一陣狂風,大家抬頭看時,卻望見一只三條腿的老虎站在高高的山上,向著這里叫了一聲。

他們每個人,后來都對其他人說,我從未聽過一只老虎會如此溫柔的咆哮。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silm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 Author
  • More

Catcher

小雜感五則

嘴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