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 —— 雨季來了,淅瀝地下著碎感零相(四)

司湜
·
(edited)
·
IPFS
·

那是隻黑漆漆的談不上漂亮的蝴蝶,卻是用笨重長鏡沉墜大機拍攝下來的、至今為止我認為最美麗的蝴蝶。鏡頭把牠從樹頂拉下來,避過太陽陰影,再調好光圈、景深、焦準,經此周折,而牠,竟仍舊俯伏在原地等待著我的「捕捉」。這不是我們最美麗的相遇,還能是甚麼?

攝於松山跑步徑

〈蝶〉噬魂血月

掩著綠衣/

學那與枝葉共舞的翠嫩芽孢/

悄悄地於某處,纏綿/

直至灼人的炙燄追來/

予以一個淒美的吻,訣別/

披著五彩繽紛的偽裝離去/

以漆黑如寡婦的心/

在外頭尋覓、尋覓/

僅求何處留有相同的氣息/

溫存/

將那半旬未到的愛戀,舞至終焉/

我有時會自嘲,「當年挽起衣袖,掛著腳架閃燈相機袋,滿腔熱誠學做龍友小輩;今天摺起褲管,揹著奶樽尿布媽媽包,兩眼疲憊徹底農友一枚」。走在人潮湧擠的街頭,除了明顯是一名體型肥腫難分的小師奶外,哪裏還看得出曾經迷上攝影的意態和痕跡。

智能手機及美圖程式為我們帶來很多拍攝上的便利和優勢,小孩老人只要懂得些少觸屏操作,也能輕易拍下猶如大師級的經典作品。話雖如此,我亦無悔當初付出時間金錢心血和臂肌腳力。始終一系列課程曾教導我一些手機未能取替的構圖技巧和裁切要素,也帶給我不少人像拍攝戶外拍攝夜景拍攝動態拍攝等的實踐體驗,雖然不知道自己最後到底掌握到老師的幾成功力;我感謝當年的課程讓我有機會鑑賞「美」並重新審視「何謂美」,同時能在其後的日子裏以多角度廣角度去看待不同美態的事物;我慶幸在課程上認識到一眾志同道合的朋友,並且一直接受他們在藝術路途上的薰陶和無償的指導。

在抗疫嚴峻階段,我身邊的前輩們仍是佳作不斷,對於他們來說,素材和靈感是不會受地源環境因素影響。他們對攝影的熱愛,就如蝴蝶一樣,無論窗外有沒有花與樹林,都依舊能翩然起舞。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司湜 生長於澳門。五行缺木,命定與書紙為伍。土性,卻實際上是個水漾人。水是......
  • Author
  • More
司湜參與社區活動
35 articles

不會迷失

逐漸消失的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