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記者,我的工作不是要討好民眾,而是擴大聲音讓更多人看見

尤黑
·
·
IPFS
·
沉種但又有趣的工作

這已經不知道是我第幾次寫的文章遭到公眾批評謾罵,大家都說我們新聞台的記者沒素質。「少時不讀書,長大當記者」說得就是我們,一開始聽到的時候完全覺得很好笑,即便是現在也是,因為這就是我的工作。

我想身為記者不能夠因為報導的內容和自身立場不同就拒絕採訪,我們該做的事還是要做,而且我們要做的事情是讓我們的報導盡可能被看見,不論好壞對錯,如果我們自己去評斷其中的內容那也未免太自大了。

對於報導內容的真實性說穿了,雖然很多媒體人或公眾人物一直在強調「面對新聞的判斷性很重要」不能新聞說什麼就是什麼。我覺得吧,媒體和民眾的關係就像是台灣家庭的放大版,我可以選擇告訴你哪些事情,多讓你了解特定方面的事情,至於那些我覺得對你沒有幫助的事我可以選擇不告訴你,並且我告訴你的資訊對你心裡的想法有深遠的影響。

在我報導的新聞下方有很多評論,雖說偶爾好壞參半,但大多時候都是壞的居多。不過跟大家說件有趣的事,我的報導是公司裡所有記者中最火的,可能壞的特別出名吧,我能很輕易的將人們心中憤恨的情緒給勾出來,雖然每天能報導的東西不多,但我偏偏就是知道怎麼寫可以讓很多人看見,可能我比較知道「義憤填膺」的感覺吧。

以下是我對於一些當下時事的心裡想法:

  1. 「雲雲黨要發展媒體?沒問題我倒想知道你們報的那些東西有什麼人會看,一點也不下飯,比成年人看yoyotv還無聊。」

  2. 「西瓜黨霸佔立院的行為?啊~我不做誇張一點哪會有新聞,是我的話有必要時我會在協商當下翻桌,按著麥克風真的超智障,怕自己未來老人癡呆事先練習嗎?」

  3. 「警察黨我只能說主席不換你們就繼續爛,在任時沒有一個東西是選贏的,然後回去繼續內部鬥爭,比甄嬛傳還精彩,現在這咖就任也不都你們害的,千古罪人就是你們秦檜黨。」

當然啦,我也就是你問我我敢講,被高層知道我在網路上罵自己上司就完了嘻嘻,不過我說的都是心裡話啦,在當記者後沒多久後就有覺悟了,看到很多說會下地獄的言論,我倒覺得好笑了,好像滿多人覺得自己是閻羅王,我根本不覺得自己的報導或是言論有什麼問題,真要說的話,為什麼你們這些人就是愛看我寫的內容,為什麼看到我寫的東西就是想留言?我沒有強迫任何人,但就是你們的這些行為讓我的曝光增加了不是嗎?如果哪天這些辦法不管用了我再想想其他的吧!

圖片取自Pinterest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尤黑一個不斷分享新觀點的地方,如果這裡的某篇文引發你有不同的想法,那就太好了!希望你可以在這裡遇見不同想法的自己~我是尤黑,很高興認識你!
  • Author
  • More

把小孩當慈善事業養育是一種什麼概念

某天我意外得知上輩子留下的因果債

過年當中無形的比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