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咪話唔好隨便做狗

@yuedanhuo

幹嘛!我也很厲害!

我對想要上傳到matter的文字和寫在日記本的文字有很vague的區分,以至於寫著寫著就覺得 這段應該在matter而不是在日記本上!

重建我和文字關係的第一步應該是把任何亂七八糟的字都從棒子的信息海裡救出來

手寫了兩天日記後突然又覺得手寫日記沒什麼必要 我在互聯網上表達的平台太多 豆瓣微博matter,和朋友的播客,甚至我為自己開了一個專門說廢話的粵語播客 太多 不知道非要用紙筆寫的必要在哪裡 可能它的存在只是會讓我更感到要寫的義務,以及像這些短短的文字也可以被比較好的整合,而不是淹沒在棒子的信息海裡

所有人的話語都變成了嘔吐物而後化成利劍,要割爛大哥你的喉舌

每次上金融大哥的課就有種要嘔吐的衝動 用一個小時想像嘔吐物變成一把劍,飛下講台把他的舌頭割斷 有小朋友發郵件問 大哥,你到底在講什摸 大哥岣嶁著肚子踱步,說 我用一半的時間講black-schole,一半的時間講black-schole有多爛 可是大哥,重點難道真的在於volatility不是constant嗎?

好崩潰,我捂著太陽穴,視線不再離開地面

因為drop掉了一門課,現在變得格外空閒,所以今天又去討論會。其實沒有什麼太讓我覺得inspiring的討論出現。但仍舊覺得他們厲害,在我面對一個問題腦袋一片空白的時候,他們能立刻輸出觀點,且不論觀點如何,有在思考且能表達就是我不能匹及的。

我說對不起,不如你們多生一個,把它養成直的

崩潰的時候喜歡看長澤雅美 想到長澤雅美我又哭了起來

在英國學數學讓我成為了一個又胖又禿的人

在英國牛津大學學數學讓我成為了一灘又胖又禿又自卑的食物殘渣 以上是我的開學感想,以及今天和未來和過去的許多天裡想在日記裡紀錄的全部

喜歡奮鬥批的痛苦是我隔一陣子就得給自己justify一下:

別總是把李馬克當作某種生活模式的標桿!早上的時候看joan miro的展,他有很多作品讓我覺得震撼,原因在於他能以非常抽象的方式提煉一種情感,卻能讓人在看到他的表達的時候感覺他把這種情感裝進針劑註射到身體裏了。人在接受視覺信息的時候好像確實有某種consistency,而他的想象...

開心的事情寫出來總是膚淺

時隔很久就開這個軟件。上一次是去年,按照東八區時間算是前年了,前年夏天用這個寫了短篇小說。於是寫年終總結的計畫又被推遲了十來分鐘。翻過這些已經變得陌生的文字,在記憶中被打上生澀並且詰屈的標籤的文字,在現在看來如此生動如此具備想像力。光憑我現在單薄的語言能參透,去年夏天我寫出來的文字甚至可以算是美的。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