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ens
tiens

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假去真來真勝假,無原有是有非無

|田秘密|因為我是那麼一個愛演戲的人

(edited)

這到底算什麼呢?不知道像是有什麼因噎在食道一樣,堵住了所有的出入口。

我不知道自己的複雜來自於哪裡出自於什麼,一切都太過度了,好像不是應該給我承受的,我著實不曉得。這麼說又有點不太對因為沒有什麼應該不應該。

我想起基督徒的朋友,她說對她來說就是神要給或不願給而已,給了就給不給就也是他的安排。所以言下之意是既來之則安之,來既是不來亦是來。然後就要想到紅樓的假假真真。

人生恍若如世,我什麼也求不得。在這裡我不想探討為什麼,因為十分沒必要。不想寫一些很劇本的文字,因為就是十分沒必要。

我想起那幅抽象畫,反倒那樣的真實令我感到踏實。

再怎麼清晰明朗的臉孔都還是有模糊的影子。今天早上水煮馬鈴薯的時候我就想到了不知道多少人曾經說過的「你不是救世主」,用來提醒一些善良。如果這人世間每個人都是救世主,那救世主又算什麼?一邊戳著馬鈴薯看熟了沒一邊想。

我不是沒有想過,間斷性的提醒自己。然後呢?我確實明白也不這麼認為自己。既然如此,心裡的複雜又是來自於哪裡出自於什麼?

我始終覺得地球是撒旦的肚子,人和人折磨撒旦而我們折磨我們自己。總得來說憑什麼罵人家「你這個撒旦!」?要也是說「你這個人!」來表明人有多壞。

在哲學思想裡面有孟子的「人性本善」和荀子的「人性本惡」,有時候總看見有人站派,多半『本惡』的人要站得多。每次我都回答不了自己這個問題。因為在那之前要先搞清楚什麼是惡、什麼是善,而這就是一件大工程了。其實想想這兩句話也只是擷取而非主張。

我回答不上來自己。因為善惡都是選擇的一種,自己的選擇。而選擇沒有對錯,只有承擔。

所以我承擔了我的選擇。我喜歡自己的認知和猛然清晰,那讓我在虛實之間看起來很浪漫。我根本知道自己喜歡這之中的什麼,十分確信!我深知自己的感覺不對卻不走,是因為我知道我自己正在享受這種溫度和折磨。我一方面知道一方面想假裝不知道。人家總說「裝睡的人是叫不醒的」。坦白說我睡得少,但卻滿會裝的。

很多東西都是細思極恐,我不想多說。但我還是很感謝,因為這樣又看見了新的自己,而且也有實質的成長!

偶爾會忘了自己的真實身份,但總是最後關頭才會再察覺。我要感謝宇宙無形的守護。

我喜歡我最後的台詞,冷靜、堅毅又浪漫。像所有下雪國家的寒冷又像暖色調的冬日午後咖啡廳。滿足我這個愛演戲的人。

與其去多揣測,不如來寫字。

可是還是會有情緒,那個情緒我還不曉得怎麼稱呼,甚至才剛認識就消失了。可能是覺得自己終究還是給了一碎屑的自己吧。和過往有沒有連結我不知道。

其實還滿感謝的,因為這些經歷讓我像是考前有讀書的學生一樣,雖不是十足有把握但至少有讀書。

這些碰撞存在撒旦的身體裡,心臟突然間的幾個空拍只是女演員的職業病。

你明白我說的話嗎?我根本不需要這些東西。我確實不需要真的。不是那種需要但說不要的不需要,而是本質上的不需要。
你明白我說的不需要,是『本質上的不需要』嗎?『本質上的不需要』是哪一種需要你明白嗎?

我想得很簡單,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因為很簡單,所以複雜的人是不會懂的。

可能也只是覺得記事本裡的小目標能打勾勾了。沒關係的!貪心的人還有很多小目標。

我真不想成為那種眼睛瞪著天花板只有身體在動的人,還不如躺著玩手機算了。
不需要那些揣測,冷靜也好有其他想法也好,主要是自己不想要了就是不要了。沒有誰傷害誰,只有自己的選擇。

儘管我不是工具,我也是工作的一部份。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