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e
sunne

让我安慰你度过,这时代的晚上

纽约时报丨社论:一位年迈总统的暗黑时刻

他需要做更多事情,以向公众展示他完全有能力担任公职,直到八十六岁。
图源:Andy Smith, via Getty Images
原文截图

社论:一位年迈总统的暗黑时刻

因其年龄,加上决意竞选连任,拜登总统正带领美国公众涉入一片未知水域。

他是有史以来最年长的总统,也是有史以来谋求连任的最年长总统,而假如成功连任,任期结束时他将高龄八十六岁。相比之下,罗纳德·里根一九八九年结束第二任期时,是史无前例的七十七岁。

因为他的年龄,包括拜登先生的支持者和批评者在内,相当广泛的美国公众对他是否有能力再当五年总统表示了越来越多的怀疑。正如时报首席政治分析师内特·科恩(Nate Cohn)指出的那样,“在去年秋天时报与锡耶纳学院(Siena College)联合进行的民意调查中,超过百分之七十的关键州选民同意以下说法,即‘拜登先生太老了,无力胜任高效的总统’”。但特别检察官罗伯特·胡尔(Robert K. Hur)周四(2月8日——译注)发布的报告,以及胡尔先生对总统的评价,即总统是一个“善意、记忆力差的老人”,不可避免地会考验美国人民对他们的总统的信任。

周四晚间拜登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表现,意在向公众保证他记性良好,并辩称胡尔先生有些过分; 相反,总统提出了更多有关他的认知敏锐度和脾性的问题,因为在人们正就有关他健康状况的合理问题寻找沉着、平和、胜任的回应时,他给出了情绪化的粗暴反驳

换言之,他的保证没有奏效。他必须做得更好:对拜登先生而言,这次总统选举的风险太高,乃至于他无法指望自己能在提词器和助手帮助下顺利通过竞选,并以某种方式击败像唐纳德·特朗普这样明显不适当的对手,特朗普夺回白宫的机会可是千真万确的。

拜登先生的盟友已按照华盛顿的常规剧本,斥责特别检察官的报告是党派之争。不论胡尔先生动机如何,他呈现的细节都表达了选民已有的担忧。为消除民众的疑虑,建立民众的信心,总统必须做一些迄今为止他不愿令人信服地做的事情。他必须走出去,在多得多的未经排练的互动中,与选民一道参加竞选活动。他可以答应参加在社区和全国性电视台举行的更多市政厅会议。他应定期召开新闻发布会,展示他对领导国家的掌控和方向规划。

就目前而言,他与公众和媒体之间实质性的即兴互动,较近年来的任何其他总统都要少。正如时报白宫事务记者迈克尔·希尔(Michael Shear)去年报道的那样,“自卡尔文·柯立芝就任以来的一百年里,只有理查德·尼克松和罗纳德·里根每年举行的新闻发布会和目前占领椭圆形办公室的那位一样少。”截至一月晚些时候,他接受的采访也比前六任总统少: 只有八十六次。特朗普先生接受了三百次采访,贝拉克·奥巴马接受了四百二十二次采访。连续第二年,拜登先生甚至拒绝在职业橄榄球大联盟冠军总决赛之前接受采访(以往,此举允许总统在这个国家当年最大规模的体育赛事之前向美国人发表非正式讲话),理由是希望公众有机会暂时离开政治,但这一解释缺乏说服力。

这是白宫当下战略的一部分:影响到美国人,是通过在线网红或精心制作的视频,而非可能挑战到他的公开接触。但拜登先生的年龄加上他缺席公共舞台,已侵蚀了公众的信心。他看起来像是躲起来了,或者更糟,是被藏起来了。胡尔先生报告中的细节只会加剧这些担忧,而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已在利用它们了。

对拜登先生的总统任期而言,这是一个暗黑时刻:许多选民正指望他为国家提供一个可以替代特朗普先生独特危险的可靠方案。正直、成就记录和担任总统必不可少的品格,在这些最重大问题上,两人之间没有可比性。在他总统任期内最具挑战性的时刻,在当我们的盟友受到威胁时给予支持,并驾驭美国经济摆脱衰退的过程中,拜登先生已是一个睿智和稳定的存在。他需要做更多事情,以向公众展示他完全有能力担任公职,直到八十六岁。  

(本文是一篇署名为“社论委员会”的社论,原题“The Challenges of an Aging President”,由《纽约时报》网站发布于2024年2月9日。译者听桥,对机器提供的初步译文有校阅。)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