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毒藥
末日毒藥

一個世界末日後的殘存者,很兩極,沒有性別,只有靈魂,不懂得愛,卻熱愛寫愛。我不能給什麼承諾,但我可以答應,就算世界末日,還有我在。❤️ 追蹤和拍手都會回拍和追蹤呦!❤️

刺青的故事

刺青代表了太多太多,但,只有身上有著刺青的人才會明白它的真正含義。

刺青,在老一輩的口中裡都是一些流氓混混或不正經的人才會有的象徵,的確,不過刺青本身的象徵和意義是隨著時代變化的,但,它本身的象徵和意義,只有當事人才能決定,而不是其他人,甚至任何一個人。

刺青又稱作紋身,在古代會在罪人的臉上刺上字,是謂「墨刑」;在某些原始部落或是少數民族中,在臉上刺上圖騰是代表著地位和成就;在某些集中營,身上的編碼或圖案刺青烙印,卻代表著歧視差別和身分地位的辨識;在以前茶樓的藝伎身上也會有著曼妙迷人的刺青,可以當作誘人及神秘感的結合;在黑道盛行的時代裡,背上的大片刺青可以象徵派別和權力。刺青這個文化存活過了許多世紀,它的存在和影響力也變得和以前截然不同,唯一不變的除了它的名稱,就是它所承載的都是故事和歷史的見證吧!


我的第一個刺青是我左肩胛骨上的一隻蝴蝶,它是用簡單的線條勾勒出蝴蝶的樣子,蝴蝶的線條結尾是一個英文名字,那個名字的主人不是我的家人也不是曾經的愛人,更不是什麼偶像明星的名字,它的主人是一個和我有著特殊情感的人,什麼樣的特殊情感呢?「藍顏知己」,「忘年之交」,「千里馬與伯樂」,「但丁和該隱」,好像都可以用來形容這特殊情感,他不像我那些藍顏知己,隨時在身邊陪著我,但是,他是靈魂上和心靈上的陪伴我,我們有一種超人的心電感應?!無形的默契!

後來身上的刺青越來越多,每一個都代表一個故事,都包含著特別的意義。我最後刺的是彼岸花和一句拉丁語,在我的左側身,我喜歡彼岸花,因為覺得它像我,彼岸花,開葉不見花,開花不見葉,花葉不想見,就似在彼岸,傳說白色彼岸花是帶人走往天堂的花,而鮮紅的彼岸花卻是走往地獄途上的明燈花,它和我很像,奇蹟相似的兩極。拉丁語則說的是:「沒有你,我便無法存活;但,有了你,我也無法生存下去。」很矛盾吧!失去了,活不下去,擁有了,卻也還是活不下去,如同我自己,不讓過去的痛殺死我,所以一直努力讓自己活著,可當我活下來了以後卻不知道為何要活著。


我父母發現我的刺青時,可謂是天崩地裂,好像我剛殺了人放了火似的,被辱罵了一番後,我們的對話到現在我都還記得。

父母:妳知道那些落翅仔才刺青嗎?

我:現在刺青是文化藝術,已經不是以前你們的時代了。

父母:給人家看到就不好啊!覺得妳不是正經女孩。

我:你們就是這樣想別人,才會覺得別人會這樣想我。

父母:身體髮膚受之父母,妳不知道嗎?妳這樣糟蹋自己的身體。

我:你們沒想過問問我的刺青是什麼意思或是為什麼要刺嗎?我知道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但是,在刺這些之前,你們有想了解過你們所謂受之父母的這副軀體受過什麼樣的遭遇嗎?

父母:⋯⋯⋯⋯⋯

我:在我一雙手上的那些疤痕都是我每一次在難過至極時留下來的,你們從沒問過我發生什麼,也沒關心過我的情緒,甚至你們在看到後只會斥責我,根本不關心我是想死還是想活。

父母:……..

我:現在我不會再傷害我自己,但是刺青是我唯一覺得可以替代這些傷疤的宣洩,刺青會痛,但就是因為痛,我才證明我還活著,我還有感覺,我還可以愛人。左手腕上的心電圖蓋住了我小部分的疤,在刺青的時候,經過那一道道的傷疤都會更加疼痛,你們問過我為什麼要刺這個圖嗎?沒有。我刺這個圖,是想時時提醒我自己,脈搏還在跳動,所以要努力堅強的活著。

那次,就在父母的沈默中結束了對話,之後他們就很少提及我刺青的事,甚至我父親看到我腳踝的小圖還會說蠻有藝術的。我沒有要他們接受刺青,我想的是,告訴他們,每個刺在我身上的圖,都一定有它們的故事和意義,絕不是隨便跟風跟流行而刺,因為我知道它們會在我的身上陪我一輩子。


現在的人還是很多無法接受刺青,當他們看到一個有著許多刺青的女生給老人或是孕婦讓座,他們會用奇怪甚至不可思議的眼神看我,像是我牽著一位盲人過馬路,陪他到他要去的目的地,路人也會投以異樣眼光,反而是看不見的這位先生一直不停的說著謝謝,有時候,看不見的人更人看到一些大部分人看不到的部分吧!


我還是那個我,喜歡穿著一身黑,穿著靴子,帶著頸鏈,很多耳洞,頭髮顏色多彩,身上有著許多刺青的那個我,即使我身上有著大部分人都不喜歡或不接受的標誌,但我是個好人,打從心底我就是個好人,甚至是善良的人。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