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明
啟明

凡人

得了帶狀皰疹之後的感悟

這病來得突然,一開始也沒什麼明顯的徵兆,唯有面部下眼瞼與鼻樑之間出現一道怪異的疤痕,讓人懷疑是不經意抓撓引起的。再後來,發展就很迅猛了,疤痕擴張,周邊的皮膚紛紛潰爛,也不見癒合,而神經也隱隱作痛,像是針扎。然後是明顯的劇烈的偏頭痛,一側的大腦所有神經發出悲鳴,有時候是某處腦血管腫脹得像要爆裂。上吐下瀉,也睡不好覺。

因為不明病因,基於偏頭痛的症狀,同很多患者一樣,先掛了神經內科的號,做了CT和核磁共振檢查都查不出原因,後來還是因為眼睛腫脹流膿,才讓醫師判斷帶狀皰疹,轉到皮膚科和眼科去。

輪到治療,先是好幾天的掛鹽水,注射靜脈的是抗病毒藥。之後回家每日總是在深夜裡癢醒,不自覺得抓撓頭皮,按醫生的說法,是神經在恢復生長了。但癢和麻依舊難以忍受,有種此恨綿綿無絕期的感覺,只有吃止痛藥和塗藥膏能緩解。

過了一個月,皰疹的影響仍殘留著,令我不得不感喟一二。所謂生命,真是脆弱得很。今日健康,明日沒準就被病魔打倒了。你不知道會被什麼病原體感染,即便出現一些徵兆,也可能由於缺乏醫學知識而忽略掉。難怪佛祖會領悟苦集滅道的四諦,那時的人們沒有現代醫學,面對疾病(尤其是致命的傳染性疾病)只能求助巫醫,祈禱消災解厄而已。

面對突然其來的不適感,果斷請病假看醫生才是正解。日常工作生活也不能累到自己,正常作息,合理飲食鍛鍊,盡量少奔波,凡此種種都是保障免疫力的做法。

但我也懷疑,是不是免疫力夠強,就能把病原體擋在身體之外呢?牠們發展那麼多年,如果攻不破宿主的免疫防線不就滅種了嗎?尤其是初次接觸,身體裡沒有相關的免疫記憶,大概是無法迅速應對病原體的。

病原體和全人類的鬥爭終將是沒有盡頭的,我不否認一方壓倒另一方的具體情形,例如天花病毒的消滅、中世紀的黑死病,但總體上看,人類的繁衍和疾病的傳染總是相互糾纏的。

疾病誠然可怕,但我們總要面對。牠像是上天對人的拷問,平淡的人生是否有意義?是否要做些改變?像是古人推崇的立三不朽,自己又做到了哪些?病痛激發出患者的呻吟,而這叫聲振聾發聵,激起社會上更多的共鳴。任何人都不應該庸庸碌碌地活著,而是要成為自身,即社會上獨特的存在,以生命書寫人生。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