珮妍媽媽🌱
珮妍媽媽🌱

我是香港人,女兒被評為自閉症及輕中度智障。自她未足2歲確診後成為全職媽媽,學習不同的知識協助她。十年間女兒帶領我走回內在丶重新認識自己丶有意識如實覺察當下丶找回生命的意義及力量,明白每個人的存在都如寶石般珍貴及價值非凡。喜愛分享自己的生命轉化丶對自閉症及智障的看法、輔助教養模式丶瑟谷教育理念丶非暴力溝通丶內觀及療癒心靈創傷的點滴。每個人都可以幸福!放下標纖及標準💓珮妍就是珮妍,一個自身完美的生命

🤕破相的啟示🫣

(edited)
。靈感之作。只有我可以定義自己。

從小到大我們都被外界直接及間接灌輸了很多“限制/應該是這樣的/這樣做才對的/只可以這樣做的/你沒有選擇權”等信念~

例如⋯⋯

“要靚/美”才有人喜歡你、女孩子要小心你的臉呀、如果”破相”你就”慘/糟”了⋯⋯沒人要你了⋯⋯找不到工作⋯⋯丈夫會嫌棄你⋯⋯一生便沒有幸福了⋯⋯

所以⋯⋯

“女孩子要好好護膚、要定期做facial、要保持苗條身材、要化妝、要好好保養、有瑕疵要掩飾、不要給人看到真面目、要確保讓別人看見自己最完美的一面、要包裝好自己的缺點/缺陷⋯⋯”

我也曾經做過以上的事情,因為當時以為就是這就是每個人一定要做的事,我別無他選,我只可以服從,隨波逐流⋯⋯現在一樣也沒做

“跟風/跟隨社會趨勢”其實同時也是因為我當時完全不知道自己喜歡與不喜歡什麼,想做與不想做的是什麼,也不知道自己身心每刻的需要是什麼,我對自己一無所知,因為害怕做錯所以把別人的看法變成了自己必須要做的事,一直勉強自己迎合社會化好的標準,很多年一直不自覺及無意識的折磨了自己,過度虛耗了身體,也過度抑壓了自己的需要,麻木到與內心的自己失聯多年而沒法連結到真實的自己三十多年,直至我誕下女兒珮妍及她被確診。

今年5月尾我有家居意外,額頭縫了12針,現在有一條疤痕。昨天有朋友駕車接我外出與多年前因小朋友而一起學習行山的山友,我外出時丈夫說:「你不貼膠布蓋著疤痕嗎?」我秒回:「不用了!我沒問題呀!」。上車朋友說:「疤痕都明顯哦!」,我回:「是哦!不過它復完得不錯,我也很好彩,這麼大的撞擊沒傷眼、鼻、頭,真的超幸運,還可以在當了14年母親生涯中有4日3夜的個人休息時間呢!回到家首個月也不用做家務呢!哈哈!」

“破相”這”負面”概念可相信是歷代承傳下來的吧!我當然在乎我自己,我也想自己美美的,但當下意外後我感覺到自己的內心自然產生更強的自愛力量。看著鏡子的我會痛心自己受苦,因為傷口真的很痛,接近3個月後的今天我仍然會覺得痛,這是沒有人可以體會到的;但心疼自己的同時,我發覺自己沒有像以前一樣會嫌棄自己不夠美不夠好,容易自卑、自責、輕視自己,我變得「愛自己」。我會對自己內心說:「你已經做得好好,身體也康復得很好,疤痕很整齊平坦。我知道你已經明白”外表”不是你的全部,你就是你,是一個珍貴又圓滿的生命。」

以往的我,有完整無缺的臉⋯⋯但從沒這樣的喜歡自己,現在我缺損的臉⋯⋯卻完整了我的內心⋯⋯看到真實的自己⋯⋯已經全然回歸自己的愛了⋯⋯那些內在創傷已經自癒了^-^我看到也感受到自己那份自然流露出來的無條件接納及愛。原來生命中發生的一切都是來成就我的,侷限及缺損都是我的資源,來讓我回到愛!當下的我從未如此的自信、感覺有能力、自豪、喜悅、充滿愛⋯⋯過⋯⋯真的!

我欣賞自己~我愛自己~我感謝自己~我支持自己

我安撫自己~我讚自己~我包容自己~我寵愛自己

我現在知道~只有我自己可以定義自己

當我重新愛上自己的所有~我就是愛了

特此罕有地為自己速繪了一幅「鏡中的自己」^-^

帶著疤痕的我還是我最愛的我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