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x

@nix000

猥亵事件被隐瞒,支教老师被驱逐

猥亵行为已经存在七八年,校长却说以前没发生过,受害人多达十几个,警察却说只有一个。学生、家长、老师成为沉默的大多数,没有发言权。从校长到学区、县教育局、市教育局,从公安局到纪检委,合谋上演一场“沉默的真相”。

方庄见闻录 2

教学篇 老师们的日常生活从6点起床开始,洗漱、吃早饭,7:20学生入校,早读,8:40上课,11:10放学。下午2:10分上课,4:30放学。上午三节课,下午三节课,原本一个老师一天上三节课,但是由于疫情,现在工作量增加了一倍不止。学生每天早上进校门要测体温,上午课间测,中午放学...

方庄见闻录(补图)

可以传图片了,看一下农村老师们的生活,城乡差距之大触目惊心。楼梯间做厨房和餐厅,已经搬走了楼梯下面,最里面就是浴室这就是老师们的浴室,摆凳子的地方不能踩,会塌学校倒垃圾的地方我们联系的公司捐赠的净水器,学校里唯一干净的水源

方庄见闻录

五月初,来到方庄小学支教,自高中毕业十几年后,再次回到农村,即是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也是对农村基础教育一次深入体验,在此留下一篇记录做为见证,以后不定期更新。为了避免损害学校利益,以及保护个人隐私,文中的地名和人名均使用化名。生活篇 大部分老师都住校,宿舍是科学实验室、音乐教室、...

从中央和地方政府的财政关系看户籍制度

前段时间和友人讨论中国户籍制度,他转阅了一种观点:安徽有原住民100个人,上海有原住民100个人。然后50个安徽人去了上海工作,现在上海有150人在给上海创造价值。上海和安徽的发展开始拉开了。但是上海获得的150人创造的财富,要先上交中央,中央再还给上海。

方方日记完结篇是一个败笔

方方日记完结了,其实我直到3月中旬才听闻其存在,而且只看了几篇。现在更喜欢读长篇和经典书籍,越来越不喜欢读短篇和当代作品。里面有她亲身经历的事情,也有从朋友的朋友那里“道听途说”的事情,最引起争议的应该是她对这些事情的选取和解读。其中有些观点深得我心,比如”比起隐私和自由,活下去更重要“(大意)。

“思想的盛宴”还是“言论的狂欢”

最近两个月,病毒肆虐,股市崩盘,石油暴跌,几十年甚至百年一遇的事情随时可能上演。充斥着网络的,不光是触目惊心的疫情报道,还有各种针锋相对的观点。疫情刚爆发的时候有人批评中国政府封锁消息、不做为,疫情转好之后又有人鼓吹中国制度优越性。现在海外疫情严重,有人嘲讽其他国家的迷惑行为,“...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