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n
Saturn

关于巴以问题

自二战以来,特别是冷战结束以来,人类已经陷入了一种高度无知的状态。以至于人类现在极度缺乏常识,特别是在泛知识分子圈子里更是如此。

缺乏什么常识呢?就是不知道根本不存在抽象的“正义”,两个民族争夺土地,就好像两只老虎争夺山头,两个猴群争夺一块草原一样。弱肉强食,理所应当,在外人看来,哪有什么正义可言?也不该有什么正义可言。

若你不信,稍微分析一下就知道了。巴以战争,谁是正义的?谁侵略了谁?以色列这块地,穆斯林说是他们的,这岂不是太荒谬了?7世纪阿拉伯大征服,贝都因游牧民从阿拉伯半岛涌出,占领了大片东罗马帝国的土地,灭亡了波斯帝国,穆斯林才夺取巴勒斯坦,绿化了这块土地。试问,怎么你穆斯林就能侵略东罗马,其他民族就不能打回去呢?只准你穆斯林屠杀别人,占据别人的土地,不许别人还手么?犹太人杀再多穆斯林,我都觉得合理。蒙古人当年横扫中东和东欧,建立了大量汗国。后来被俄罗斯人和你们穆斯林反杀,蒙古人要么被杀要么被同化,也没见蒙古人指责其他民族“侵略”他们,屠杀他们。穆斯林这次偷袭以色列,活捉以色列将军,展览以色列女兵尸体的时候,穆斯林得意洋洋,现在被以色列屠回去就叫苦了?何其双标!

虽然如此,我不打算指责穆斯林。我反倒觉得穆斯林的行为值得其他民族学习。两个民族之间是没有正义的,但民族之内有。什么符合我们民族利益,什么就是正义的。任何一个正常的人,在二战前都知道,我杀别的民族就是天经地义,杀人的是英雄。别的民族杀我就是邪恶的,是暴行。在穆斯林眼里,穆斯林侵略别人,是扩张伊斯兰教,传播“教化”的神圣行为。穆斯林被侵略,就是受害者。穆斯林是在双标,但任何一个民族遇到自己切身利益相关的时候,都应该双标。如果你是一个穆斯林,你认为巴勒斯坦问题是因为犹太人“侵略”,哈马斯是走投无路的自由战士,袭击以色列的音乐节的“无辜民众”如同抗联袭击东北的日本开拓团,或者李梅火烧东京的平民,当然也是完全正确的。

问题是知乎什么时候有这么多穆斯林了?你是穆斯林么?你如果不是,为什么支持穆斯林的说辞?

站在其他民族的立场上,看到两个民族发生斗争,应当先问“支持谁对我民族有利益?”如果没有利益关系,就应该问“哪个民族和我有仇?”犹太人不曾伤害我们民族的利益,而穆斯林么,我想问问汉人,从同治回乱开始的血仇报干净了么?75的死难者安息了么?昆明的伤痛抚平了么?自穆斯林从阿拉伯半岛涌出向全球扩张以来,他们就给我们民族留下了深深的伤口,时至今日,在洛阳——我们民族的古老首都,他们还割据了一块地盘。到今天,穆斯林还在源源不断的涌入欧洲,进行人口替代,犹太人在巴勒斯坦的行为,算是对伊斯兰世界扩张的一次聊胜于无的打击——犹太人哪怕把加沙的200万穆斯林杀光,法国一百年后也说不准会变成一个伊斯兰国家。何况就连以色列自己,它是否会在100年后变成阿拉伯人占多数的国家也未可知。穆斯林不仅是犹太人的死敌,也是我们民族的敌人。未来我们迟早要为了收回宁夏、甘肃、西域的土地和他们决一死战。现在有人替我们削弱他们的力量,为什么不支持?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蠢人甚至皇汉支持穆斯林?

归根结底,两个原因。

最简单的原因,是网评员下场,就好像俄乌战争时期(特别是前期)一样。网评员代表后清利益,对后清四面楚歌的现状心急如焚。看到俄罗斯这种“修正主义”(指动摇美国世界霸权)的力量发动战争,动摇美国的国际秩序,自然一蹦三尺高,所以自然开始全力支持俄罗斯,希望自己的支持可以帮助俄罗斯胜利,转移美国注意力,把自己脖子上的枷锁松一些。

今天也是如此。如果有人问我“你是民族主义者,利维坦支持巴勒斯坦,你为什么不支持利维坦和巴勒斯坦?”我的回答很简单:“作为一个汉民族主义者,就应该像是昭和日帝治下的朝鲜人和台湾汉人一样,日帝不是我的祖国,只有日帝灭亡才能光复我的祖国。要无条件支持日本帝国的失败,任何势力打击日本帝国,自己都应该支持。任何满清治下的汉人,最好和孙中山洪秀全一样揭竿而起,若做不到,给八国联军当扶梯子,当华勇,也有利于促进满清的灭亡,也算是为汉民族解放出力。当义和团,扶清灭洋,去保卫满清还把满清当祖国,性质就好像抗战期间给日本人主动当兵上前线的台湾人一样,这是民族叛徒,是汉奸!”我是汉民族主义者,所以我坚决反满清。满清支持谁,我就不支持谁。谁反对满清,我就支持谁。

更深层的原因,是因为缺乏民族意识。不理解没有抽象的正义,只有民族的正义。因此热衷于用一套普世的道德标准去衡量善恶,把民族之间的斗争说成是超民族的正义与邪恶的斗争。也正因为如此,今天犹太人图图穆斯林,穆斯林图图犹太人,两边都有“政治正确”buff,都是“被压迫的民族”,都犯下了“罪行”,这些可怜的,被马克思主义和西方普世自由主义洗脑的傻子们就大脑宕机了。

正如有些人问,既然网评员这么厉害,为什么俄乌战争的时候知乎舆论不但不是一边倒,按利维坦意思支持俄罗斯,反而支持乌克兰的多呢?因为俄乌战争被洋人解释成正义和邪恶的战争,又因为乌克兰还算“““干净”””,所以你乎舆论场上支持乌克兰的多。并不是说他们明白了站在罗斯民族利益上来说,乌克兰抵抗,摧毁普世凯的“俄版北洋”这个通了苏联三通的垃圾政权才是符合全罗斯民族利益的行为,而是纯粹照搬了美式普世价值立场后基于所谓抽象意义的“反侵略”或者“民主对抗专制”立场的歪打正着。现在巴以战争,两个民族都有悖于普世价值,自然这些人就想不明白了。

总而言之,站在皇汉立场上,我认为皇汉在巴以问题上只有两种观念可取。

1,站在“汉民族利益和这两个民族利益无关”的前提下,看笑话。顺便学会一个事,两个民族万不可共存。

2,站在“反对全球伊斯兰扩张,为死难者复仇”立场上支持以色列。

我们民族还没解放呢,你去同情别人,这人还是你历史上仇人,你还和他有利益冲突,何苦呢?何必呢?

汉之声专用号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