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obao
Joobao

我,續寫生命,擁抱靈魂。

我的不自信 #002

剛上大學那會兒,剛好是疫情爆發最嚴重的時候。因應國家政策,我被封鎖在馬來西亞某大學三個月,好長一段時間都沒與人聯繫。每天除了查看航班消息,也就只能看看劇打發時間。

剛上大學那會兒,剛好是疫情爆發最嚴重的時候。因應國家政策,我被封鎖在馬來西亞某大學三個月,好長一段時間都沒與人聯繫。每天除了查看航班消息,也就只能看看劇打發時間。

直到回台灣之後,我整個人消沈了不少,也不知道是不是獨處太久的關係,反正好一陣子都在適應環境。那時候台灣在管控疫情的這方面做得很好,基本上做得比多數國家都要好,所以還是能看到好多人在戶外活動。沒有特別注意到我在這個環境是處於什麼狀態,只是覺得回來台灣這個舉動顯得好不真實。

我以為自己是見過世面的人,可進了大學後,發現這裡就是小型社會,是我還沒有做好準備進來的地方。一定會有人說,都幾歲人了,還要做好準備。老實說,不管幾歲,我都會覺得自己還沒準備好。高中時期與同學密集上課,上大學就要學會自己安排課程,到底是誰規定讀完高中只能進入大學繼續升學的?為什麼沒有一個調適升學的環境能讓高中生學習調節?沒有,他們只會說大學就是啊,大學就是讓你學習的。

記得在某一堂課上進行報告演說,結束的時候,有位僑生對於我的表現評價是:感覺沒有做好準備,不太有自信的樣子。

鬼知道我在那份報告花了多少心思、熬了幾天、吃不下飯,全都是我在沒有專業知識的背景下,嘔心瀝血寫出來的。雖然我還是秉持虛心接受批評的態度來應對,但我仍就不服她說得沒有做好準備這點,知道多說無益,我也就不辯解了。

之後有關未來升學的問題,我打算與本科教授討論方向,並採納他所提的意見。沒想到教授對於我的評價是:你是比較內向、被動的人,很多情況下都是採取觀察的角色居多。

坐在他對面的我啞口無言,不是說我不相信老師所說的,我是懷疑了老師口中的那個我,真的是我嗎?

我是怎麼評價我自己的,我好動、外向、喜歡與人溝通、大方,所以在得到別人對我的負向評價時,略微感到震驚。我在別人眼裡,與在自己眼中,是這樣相差極大的形象。

這令我感到很害怕,我害怕別人認為我所呈現的我是扮演出來的,不是實際的那個我。又或者說,我不想讓我所認知的那個我,與別人認知裡的我,有差異。這不屬於我所能控制的範圍,可是得到反饋的是我,不能接受現實的也是我。我要怎麼做才能讓自己在心理上是好過一點的,我不想成為別人口中很多個版本的那個我。

那又如何呢?

現實裡的我就是我自己,我要怎麼扮演我,都是我,亦是我。

我仍在學習成為理想中的我,學者接受即使自己認知的那個我與別人認知的我有差異,但都是拼湊成我的養分。我不該那麼絕對的選擇我所認知的我,因為我只看到了我所看到的。我想這是需要得到釐清的事實,不拆解分析它,它就成了我越不過去的坎。繼續學習吧,有一天,我會明白從來就沒有什麼我不我,你不你,都是人,都是一個過程。

圖片取自:https://www.lifehack.org/868287/perspective-on-life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