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alange

@fgh0011

要如何愛 要如何被愛

突然發現自己生命經驗太單薄,單薄到無法承接住他人的傾訴與創傷。原諒我因怯懦而無法給與的擁抱,還有基於無措而轉移話題的舉動。原諒我一切的先入為主、和妄自揣測。原來我所習慣的一切,是幸運的,但我習慣的一切在此刻卻是一種悲哀。我遲鈍到沒有發現我是被愛著的,我敏感到不知道如何去愛。

自家釀酒和餃子

少女吃不慣家常菜,偏愛外食的味精和碳酸水的刺激。

我想寫一首好詩

我想寫一首好詩但卻不像每天一杯豆漿牛奶那麼簡單他們說你要懂落葉的惆悵卻沒有告訴我甚麼是人生悲歡 我想寫一首好詩他們說你要學會批判但我不懂人們笑容背後的辛酸不懂汗水的揮灑和匆忙的步伐 我只煩惱長輩間的笑談和不想離開被窩的溫暖 我想寫一首好詩但我只看懂天空蔚藍傾聽海浪拍打著岸 我說 ...

台北街頭

一些照片、一些感悟、一些留戀。

讀《支配與附庸》

再看一次Jean Baker Miller的Dominance and subordination又是新的感覺,果然書是常看常新。

反省性別二元的常規與人際互動

談及外表穿著的時候,人們總會以所謂的男女作為標準,而以中性化一詞實則指涉著穿著像男性的女性、或像女性的男性,而不再講不男不女,這樣算不算是比較有性別意識了呢?

因為你快樂所以我快樂

雖然我還是不懂愛是甚麼

記 廢話一則#1

翻查記憶、審視記憶中的他人、審視自己。

我曾七次鄙視我的靈魂

第一次是當它本可進取時,卻故作謙卑;第二次是當它在空虛時,用愛慾來填充;第三次是在困難和容易之間,它選擇了容易;第四次是它犯了錯,卻藉由別人也會犯錯來寬慰自己;第五次是它自由軟弱,卻把它認為是生命的堅韌;第六次是當它鄙夷一張醜惡的嘴臉時,卻不知那正是自己面具中的一副;第七次是它側…

無用鄉愁

所有,對他鄉之人無法切身太抽象,對故人提及也只會相對無言、不提也罷的話,放在這裡,然後就當忘記。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