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海雅
陳海雅

現在專注演戲和創作的躁鬱病人 在Matters神出鬼沒 IG:@ettachanchan YT: 努力生活的大嬸演員

電視回憶盒

疫情之下,除了要撲口罩外,還要日日煮飯,免外出吃飯,怕交叉感染。我在家工作的,還要買餸、煮飯、洗碗,每日都過得很充實。但今年八十一歲的爸爸很空閒。他每天去的茶樓暫停營業,就没事幹。早上吃過牛奶麥皮,就等我中午煮飯給他吃,又足不出門十多天,無聊得很。

我突然想起去年簽了新固網電話寬頻,送了大台電視機頂盒,剛送來時,爸爸瘋狂地看了一輪舊劇集,之後又放在一旁。本以為只是送一年,不過前陣子打去熱線詢問,現在延長多一年免費,那我又讓爸爸在這空閒時間煲劇了。

爸爸都愛看武俠劇,現在香港的電視台都不拍武俠片了,所以爸爸餓了功夫片很久。對他來七八十年代大台他都不怎麼看過,因為當時他很晚才下班回家,工作地點又没有電視機,所以他當新劇集看,而我又不知那裏來的記憶力,能夠說得出這些舊劇集的花絮,我認為自己幾歲時的記憶非常好。


我一歲多時,家中還未有電視機,當時媽媽挺着懷有妹妹的肚子,帶着我剛從廣州來香港和爸爸團聚。租住在佐敦一棟大廈單位的其中一個房,除了包租婆,還有另外兩戶人家。一個是獨居賣草蜢的伯伯,另一個聽爸爸說是撈偏門的男女,而這對男女剛好有電視機,而我這個剛滿兩歲的小朋友,老是站在這戶人房門口外看他們的電視。爸爸說這對男女不正經,試過有警察找上門,所以很擔心我接近他們,所以他託住在樓下的表哥幫忙買一部十四吋彩色電視機回來。當時1977年左右,這部電視機要一千四百多元,是我家的奢侈品。

那個時候電視機放在五桶櫃上,我就坐在床上抬頭看電視。十四吋的電視機對於個房間來說不算細小了,而對一個小腦袋,這已是大世界了。不用說,卡通片叮噹當然是我的心頭好,吃晚飯時更是黃金時段劇集佐膳。但是入腦的只限於古裝片,時裝劇複雜的男女關係和大家族的情仇不是學前兒童手中那杯汽水。不用上班就有銀兩用的大俠不但會飛天循地,又有頭上滿珠飾的漂亮姐姐結伴闖盪江湖。還有各式古怪人物,大嘴巴大戰鴛鴦面,他們會易容術和千里傳音,奇妙的畫面才合乳齒的口胃。


最近爸爸看的舊劇集是絕代雙驕,石修演花無缺,黃元申是小魚兒,女角有黃杏秀、陳玉蓮和米雪。我對這套劇有印象,尤其是狡猾的小魚兒,我覺得他很可愛。上維基網查一查,這是1979的版本。石修和黃元申都是1948出生,現在都七十多歳了,他們拍這片時都年過三十,可以當我爸爸了。石修還有幕前演出,大家都認識,黃元申結了婚生了孩子就去了當和尚,很多年後還俗,現在和兒子住在大陸,他的人生也如戲般。劇中演他們二人父親的是朱江,他曾是當紅小生和鄭少秋同期的。在這劇中他叫江豐是天下第一美男子,因為他的俊朗,劇中的蘇杏旋因得不到他,而殺了他妻子也同時迫死了江豐,所以這對孿生子的故事才開始。原來朱江1941出生和我媽媽同年(題外話,我媽媽有點貌似蘇杏旋)。我特別上網找他年輕的相片,是英俊的,現在差不多八十歲了。其實我爸爸年輕時也不錯,因為他有一米八身高,放爸爸年輕時相片上臉書,朋友說他像電影明星。就算到現在爸爸過過八十,我還有很多朋友讚我爸爸靚仔,有廣告商想找他拍攝,但他不肯去。噢!浪費。

1988另有梁朝偉做小魚兒版本,但這個九年後的版本我印象不深刻,可能因為我不太喜歡梁朝偉這個萬人迷的原故,最愛的都是四歲時看的版本。我習慣看完一套劇就去維基網站看看演員年齡生平,拍攝年份。新劇舊戲我也愛這樣查閱,尤其是舊的大台劇集,因為重看好像翻看古籍,看到往年歲月,以前的地方,也像看小時候的相簿,見到小時候自己的蛋臉和逝去的年輕媽媽。以前没有手機可以拍下短片回味快樂時刻,舊電視劇提醒了我們以往和誰在一起看這劇?播出時候我們幾歲?住在什麼地方?現在看到劇中人物活靈活現的出當下的螢光幕上,感覺好似時光倒流三四十年,回到劇中人還未死的時空。當一關掉電視盒,抬頭一看現在是2020年,我已人到中年,身邊只有年邁的爸爸相依為命,過去的都壓縮在盒子裏,靠光纖將童年回憶重現眼前。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