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乐
尔乐

随便记录一下心情

23.11.14之今日回顾

读书篇:

  • 困惑的及不认同的

看到提过一个比较知名的经济学家拿了二十本书,在候机时边快速翻阅,边跟记者聊天,两个小时后,临走的时候,只挑出其中三本,剩下的都不要了,因为只有真正与自己相关的内容,才对自己有用,才值得留下,更值得专注。

有时间的话,以后可以看看这部

其实这个例子不太恰当吧,对于一秒钟几百万上下的人,时间无法用来浪费在于己无关的事情上,可以理解吧。总归,如此有目的性的去阅读,好像太过功利性,少了些温和。别人在分享方法,我却在评价人性格。唉~果然,成为被分享者是有道理的。可我依旧觉得,还是看兴趣和用心与否吧,积累的多了,谁知道哪块云彩会下雨呢?

名和器的意思真的还是有些不明白。名是指名声,也是指名义吗?那器是指什么,仅仅只是单纯的身边的物品规格吗?一开始以为是代指权利的,这样好像也解释的通“惟名与器,不可以假人,君之所司也。” 不然的话,仅是穿戴物件有点太小气了些。

礼如果是制度的话,用制度来判断阶级、区分关系远近,未免有些不太通。前两者一为客观存在,一为主观意愿,所以要么贵贱就不是代之阶级,要么礼就不是制度。哦 ,辩贵贱不是判断,是划分。用制度来划分阶级,来给同样都是关系户的人排个序吗?好像也说的通。

搞笑的是,我以为仲叔于溪,是为了给曲县 繁英这俩人请个官做,才推辞了赏钱。心里暗自分析了半天:这俩人跟他啥关系啊?这要什么关系都没有,这俩人别是什么别国奸细吧。二傻子王还允了,这国最后不得亡了?咋那谁的效忠这么一领导,眼光可能不大行吧。

后来发现:原来是要不要钱,要饰品高定啊。这是不是也说明,老于可能不差钱,追求的就是一个好奇+时尚?卫王允了,说明他想法单纯啊。那谁不同意,可能就是意有所指吧。“。。。而为政,XX欲先正名” ,他这是不,想要官呢?老于没有阶级,没有职位,你给他超出他阶级的物品,这不合适吧。就像你让我帮你,那我算哪个阶级呢?无名无份的帮,是不是也是个问题啊?

虽说,是以小人之心瞎想,但正儿八经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治其微则用力寡而功多,救其着则竭力而不能及也。”想起来今天抖音上刷到的一个段子,如果你是一个古代人,灭了人家满门之后,发现还有一个小孩,你会怎么做?是斩草除根还是不忍心放过?评论区全部化身撒旦,“脱掉夜行衣,救小孩,披麻戴孝办丧事,来吊丧的全杀掉。”确实是思路打开了,这算不算“治其微则用力寡而功多”呢?

还有一个,社会主义和自由主义的分解里面,社会主义的解释,也是让我很费解,因为自由主义里,人的想法会不同,会利己,所以就出现了社会主义,由一堆人去权衡,符合所有人或者绝大部分人利益的事情?那一堆人不是人吗?个人可能会有的利己性,那一堆人不会有吗?如何挑选出的这一堆人是问题,希望他们能做出合理的选择是问题,前两个都是问题的情况下,执行不就更成问题了吗?人从利,利于我的,我会去做。不利的,多少人会去做啊?综上所述,社会主义岂不是问题重重吗?

问题有,解决方案也可以用我浅薄的大脑想一想啊。既然归根结底是人的问题,那不用人不就好了?最近AI不是热门话题嘛,放弃人治,转为AI会不会更好呢?程序规定了保护的永远是大多数人的利益,程序设定无私心。好像NIVIDIA又出H200的新型AI芯片了?这不是在进步嘛?但是大概永远不会有这一天呢?谁会傻到,为自己无法打败的竞争对手创造机会呢?

今天篇

  • 今天学到的?

~把学到的东西关联到自己周边的事物身上,才能记得长久。就好像brachiocephalic还是要流向SVC一样,隔壁的aorta ascendents descendent一样。

~永远不要失掉自己的好奇心,(失掉的好奇心会像atélectasis一样变小)以及对事物的热爱与投入。

  • 今天做了什么?

—身体不太舒服,心烦。

—腰疼,打了八段锦,好些了,还是太胖了得原因。

—创建了一下WordPress账户,操作太难导致时间成本太高,无疾而终。

—修好了我的笔记本,算是半修好吧,app store依旧打不开,但是多了一个可用工具。

—-最后,又是N+的晚睡。。。。。天亮了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