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薰
si薰

金融業的我 斜槓人生 面對未來,換一種心情 面對工作,换一種思維 面對自己,誠實以對 面對別人,輕鬆以對 新的年度,新的目標

si薰|何不認真來悲傷(郭強生)|讓人共鳴

血緣是無法切割,只能面對,家人有時是生命不可承受之輕,作者把內心完全的掏出,讀來也特別有感 ,在文字中,也能領會出獨自面對長照的無奈與無力感。
何不認真來悲傷


我常常問自己,我是誰?我想什麼?我又想去那裡?我時常覺得自己有兩個靈魂拉扯,白天的靈魂,滿足所有人的需要,我總是喜歡好的結局,演出皆大歡喜,但真實人生怎可能如此,就是欺騙自己的心。


到了中年,不想偽裝,不想虛偽的假裝自己的心,看了郭強生的書「何不認真來悲傷」,我第一次看他的書,有敲擊到我的內心,他開章明文

「面對過往的幸福,對我而言,遠比回憶悲傷還更需要勇氣。」「逼視曾讓我受傷的記憶,至少證明我不再懼怕面對,就算偶有黯影反撲,也只像是遙望對岸的濃霧。」

母親癌症離世,從有記憶已來,這個大他十歲陌生的兄長,也罹癌提前謝幕,看著母親遺物,感受母親那段時光,娓娓道來這動人的回憶。

「悲傷把我帶進不得不重新面對自己人生的困境,獨自跋涉,路上拾起ㄧ些失落之物,也決定放下ㄧ些沈痾,最後,它把我帶到母親的梳妝台前。」


誠實面對自己,是最難的ㄧ件事,選擇不活在謊言中,而迎來一生顛簸,感受什麼叫弱勢與邊緣的有口難言,接受,是人生艱難的功課。二十年過去了,我才終於寬容與接納了自己。


看著他回顧過往的生命過程,也用自己視角去感受父母的顛沛流離,大時代中父母親的愛情萌芽到消失,母親獨自堅強捍衛家庭,父親與他的疏離,是成長的印記,但血緣是無法切割,只能面對,家人有時是生命不可承受之輕,作者把內心完全的掏出,讀來也特別有感 ,在文字中,也能領會出獨自面對長照的無奈與無力感。


長照問題是每個人都會發生,可能是照顧者,亦或被照顧者,大家ㄧ定要好好把健康的本錢,先儲蓄起來,這一天ㄧ定要延緩發生,因為我們無法預測它何時會來侵擾我們平靜的生活。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