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匿名者
女匿名者

迟到20年的霸凌自救方法

政治少数派顿悟系列No. 20:每一场霸凌都是一场文明的失灵;而文明绝不仅仅在霸凌发生时才失灵。

【Trigger Warning:本文含有大量被霸凌者的心理活动,可能引发心理不适,请慎重判断是否继续阅读。本文为个人经验分享,并非专业医疗意见,仅供参考,并不适用于所有霸凌受害者自救。】

实际上我被霸凌不止一次,至今也不是整20年。只不过在度过了可以用20年来计算的人生之后,我才最终解开被霸凌这件事给我留下的心结。我不可能穿越回去将这方法用在我自己身上,但也许可以用在将会出现在我生命中的其他年轻人身上——读到这篇文章的人自然也在此列。至于本来希望参考我的经验但发现完全没用的人,很遗憾我和你的困境并不相通。即使这篇文章不是你的解药,我仍然真诚相信你能在别处找到答案。


20年前,还是小学生的我被同班几个男生霸凌了几个月时间。从霸凌中解救我的是我奶奶和我的班主任老师。

这些年来,只要想起这件事,我总觉得自己什么也没做。奶奶瞒着我去找班主任告状是奶奶的解决办法;班主任用一节课批评那些男生,同时没让任何人知道受害人是我是班主任的解决办法。她们各自做了完美的处置,可我呢?除了在噩梦里呓语“不要再骂我了”,给转学前的朋友们写信哭诉以外,当时的我还能做什么?

完全出于偶然,直到今年我才想通了“我能做什么”。


我的第一个解决办法来自某位网友心得,大意如下:霸凌者的目标是得不到家里大人支持的孩子。能否得到大人支持与家庭条件好坏无关,只与亲子关系有关。

原来如此。多年来,我一直以为,我被霸凌最初是因为我是不会说方言的转学生;后来是因为我倔强得只说普通话、成绩又好;得以持续下去则是因为我不肯“以暴易暴”的自命清高。我难以释怀的是,错误都在我身上,最后解决错误的人却不是我。怨恨自己“软弱无能”“逃避责任”的痛苦几乎跟被霸凌的痛苦一样沉重,即使被奶奶和老师她们拯救了,我也不可能不继续被自己的卑怯折磨。

直到读到那段文字,我才意识到:原来不责怪我被人霸凌是父母可以做到的,原来帮助我不被霸凌也是父母可以做到的。原来“我很弱”“我跟别人不一样”不是我被霸凌的原因,“我和对方都很清楚没有大人给我支持”才是啊。

尽管已经过了20年,我还是很感激有人让我知道,停止霸凌的魔法咒语是“我家大人会来找你们算账”。

这句咒语本身很简单,哪怕是20年前的我也想到过。困难的是只有相信它的人才能使用它。就连刚会说话的幼儿都会说“我爸会来揍你/我妈会去找你妈”,那时的我却根本张不开口。

我不是不知道他们害怕大人,我只是不相信父母来帮我之后不会骂我。父母来帮我的时候,就是我让他们丢脸的时候。被坏孩子霸凌,我还可以认为自己是值得同情的受害者;要是被父母责怪“连这点事都要麻烦大人”,我就真的是一无是处的累赘了。

我到现在才明白,不是只有依赖大人才能够不被霸凌,而是没有大人依赖更可能被人霸凌。当年奶奶救了我,老师救了我,表示她们是好人,不表示我是保护不了自己的废物。

我心里的疑惑解开了一半,剩下的一半是:我知道依赖大人可以得救了,但假如我真的没有可以依赖的大人呢,是不是就没有办法了?我的意思是,除了跟他们对骂对打、“变成他们那种人”以外的办法?


我的第二个解决办法来自另一位网友分享的故事。

故事的主角是一个小学女生。女孩的同桌男生总是只对她说脏话。她一开始很不舒服,也不知如何应对;后来她想清楚了,就心平气和地对对方说:你只会说脏话来跟人交流,这是你自己的问题,不是我的。如果你有话想跟我说,就好好说,不然我绝对不会理睬你。从此那个男孩再也没对她说过脏话了。

原来如此。除了“他骂你你就骂他”以外,还可以这样回击。不失去自己的礼貌,不“变成他们那种人”,不依靠别人,这句话仍然简洁有力。

当年的我为什么没想到呢?我那时只知道“他骂你你就骂他”和“找父母找老师”两种解法,可我一个都不想选。我总认为前者是以暴易暴,后者是软弱无能。后者已经解释过,而前者在当时的我看来道理也很清楚:我想用文明战胜野蛮,而不是用野蛮战胜野蛮。

文明战胜野蛮是有可能的,只要像那个女孩一样就可以了。哪怕当时我没有可以依赖的大人,只要有任何一个人、任何一本书、任何一张宣传单、任何一则公益广告——我小学毕业前已经读完了《红楼梦》,却连“霸凌”这个词都没听说过——让我知道,世界上还有别人相信“骂人是且仅是骂人者自己的问题”,我都会有勇气说出那句话。我真希望我那时就知道文明怎么跟野蛮战斗,而不是只知道野蛮怎么跟野蛮战斗。

我知道那句话不是万灵药。我不能保证每一个听到那句话的霸凌者都不会变本加厉,更不能保证最后正义能得到伸张。

我也知道我至少不应该只懂得避开他们、避不开就不做任何反应,祈祷霸凌我的人早点感到无聊。


很奇怪,我的确还在说霸凌,可又好像不仅是在说霸凌。我想到了最近的朱令之死河南育华园中学14岁男孩坠亡事件,还有很多其他事。“了解应对霸凌是监护人的责任”“面对霸凌者说出霸凌行为是你有问题”,这两个解法好像也可以用在很多其他事上。

也不奇怪,因为每一场霸凌都是一场文明的失灵;而文明绝不仅仅在霸凌发生时才失灵。可是我还是相信文明比野蛮更强大,文明不会永远失灵,无论是20年前,还是现在。

20年前,我的奶奶和老师从霸凌中拯救了我,而我内心的救赎直到今年才最终完成。而只要有任何一个人从霸凌中自救的历程能够因为这篇文章而缩短一瞬间,这篇文章的使命也就完成了。

这就是我新的一年想要完成的事,这也是我每一年想要完成的事:自救,救人,如此生活下去。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