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拿
偷拿

徜徉在文字裡的虛幻,以自我格調書寫,也許不那麼觸動人,僅僅是為想而寫。 但求,有緣,能欣賞。

一局佈千年:第五十二局 她的過去

五千年前。

一隻玄色八尾狐渾身是傷地倒在混沌山山口處。

八尾狐氣息衰弱,牠強撐著雙眼,朝混沌山內看去,牠的家在那,而牠,在也回不去。

一日前,靈獸狐族與妖獸狴犴族發生爭鬥,數量稀少的狐族不敵強悍的狴犴族,最後全數戰死,僅留年紀尚小的八尾狐拖著殘敗的身體逃出混沌山。

而這隻八尾狐便是煙縷。

混沌山尚未被封前,時常產出靈獸與妖獸,靈獸大都固定在混沌山內活動,天性較純良,而妖獸天性較野,常常跑出混沌山以外的地方,有些見人就食,而有些將人類當玩物凌虐。人類為了對付妖獸,遂開始發展出術師之職。

但大多數術師分辨不出靈獸與妖獸的差別,所以常會有術師誤殺靈獸的事發生。

就在四千年前,母神為了保護人類,便將混沌山封起來,自此之後,留在混沌山內的靈獸與妖獸無法在出去,而部分踏出混沌山的妖獸與靈獸也無法再回去。

煙縷的雙眼逐漸模糊,牠心想,自己就快死了,即便已經用盡全力逃跑,卻因傷得太重,自己這隻僅存的靈狐就要絕跡於世了。

一道清香拂過,淡金色的長髮落在煙縷的眼前,隨之而來的,是名男子的聲音。

『我該救你嗎?可救了,你就再也不是靈獸了。』

原本模糊的意識,在聽到男子的話語時,瞬間清明了起來。

煙縷強撐著身體,努力看清楚眼前男子的樣貌。

淡金色的長髮,淡金色的眼眸,白到發亮的肌膚,美到不可思議的容顏,他是誰?應該不是人吧…?

煙縷動了動耳朵,盡可能在喉間擠出一點聲音。

『……救…救…。』

連發出一點聲音都能讓身體劇烈疼痛,煙縷已經盡力了,殘存的意識最終還是化為一片黑暗。

不知道過了多久,無窮盡的黑暗逐漸浮出一點亮光,隨著光芒擴大,恍惚的意識隨之清晰。

煙縷睜大雙眼,牠環顧了一圈周圍,這才發覺自己的身體沒有先前沉重疼痛,煙縷站起身,動了動四隻腳,甩了甩尾巴。

咦?似乎有哪裡不對。

煙縷看了看自己的前腳,在看看後腳,這時,牠餘光瞄到身後的尾巴。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九條尾巴!怎麼會是九條尾巴?!

就在煙縷驚慌無措時,一道聲音響起。

『你醒了啊。』

煙縷看向來人,淡金色的頭髮,淡金色的眼眸,美到不可思議的容貌…

煙縷想起了自己失去意識前,出現在眼前的男子。

『是你救了我?』

男子淡淡地笑道:『是,你還記得我說過的話嗎?』

『什麼話?』

『救你可以,但你就在也不是靈獸。』

煙縷怔愣住:『不是…靈獸?』

『是妖。』

『妖!』煙縷驚訝地大聲喊道。

『確切來說,是妖魔。』

『妖魔!』

煙縷這下不是驚訝了,是驚恐。

只聞妖獸,未曾有過什麼妖魔,而妖魔又是什麼?

煙縷有些心慌,她覺得眼前男子出塵的太過飄然,不似人間之物,倒像是超凡之靈。

『你…你是誰?』

『吾乃妖魔神,具衒。』

『妖魔…神?那是什麼?』

『既是妖,也是魔,亦是神,是至高無上的存在。』

具衒伸手摸向煙縷的頭,語氣輕柔:『小狐狸,你在也不是靈獸,而是妖魔,無論是力量與身分都高於一等,更是世上僅有的狐妖魔,吶,有沒有意願跟著我?』

煙縷怔怔地看著具衒的眼睛,牠在那雙淡金色的眼眸裡,看到一片春意盎然的大地,而自己則身處在那片大地裡。

好溫暖,就像躺在母親的懷裡,安心、安定、滿足。

煙縷不自覺地流下淚水,牠想阿娘了。

『…好。』

———

倒回來現在。

煙縷看著月見,心裡浮起一個疑問,具衒與月見是什麼關係?

『主人。』

這時候,又一個人走出來。

伏惑與川茴同時看向來人。

『咦?怎麼多了兩個人?』阿离眨著眼睛看向伏惑與川茴。

伏惑立即轉向月見,他指著阿离激動道:『這麼漂亮的人是什麼東西?不是人吧!』

川茴的目光又再次凶狠起來,又來一個容貌不輸自己的傢伙。

『唉呀,他也是狐妖,不過是公的。』

一聽到是公的,伏惑的表情立馬冷下來。

川茴指著阿离愕然道:『他是公狐妖!』

是女的就算了,居然還是個男的,是個容貌與自己不相上下的男人!

川茴摀起自己的臉,全身揪成一團,她無法接受世上還有人比自己好看,而且不只一個,是兩個,重點是,都是妖!

月見無語地看著川茴。

川茴妹妹這是心病,得治。

阿离走向煙縷,問:『這兩位是誰啊?』

『月見都認識什麼人,你不知道?』

煙縷當下覺得奇怪,月見認識神獸這件事,阿离怎會不知,後來想起了上次與阿离的對話,便立即消散心中的疑惑。

月見曾經是殞星石這件事,除了上古神與王神,就沒人知道了,如此保密的事她怎麼會告訴阿离呢。

阿离側頭想了一下,他再次看向伏惑,認真地盯了一會,然後發出長長一聲喔:『原來是凸坺氏啊。』

煙縷當即錯愕地看向阿离,他知道?!

就連伏惑也感到訝然,他看過我?

接著,阿离又說:『可那姑娘又是誰呢?』

『他是阿离,也是九尾狐妖。』月見介紹道。

伏惑看著阿离,說:『我記得,世上只剩一隻九尾狐妖,怎麼還有一隻,妳從哪抓來的?』

『路邊。』

『路邊?妳能從路邊隨便抓到九尾狐妖!』

這時候,煙縷插口道:『阿离是月見煉出來的狐妖。』

煙縷說完,等著看伏惑是什麼反應。

聽到煙縷的話,川茴回復成正常的樣子。

『煉?妖?』

伏惑與川茴同時看向月見,伏惑問:『如何煉的?』

『先等一下,非自然修練的動物靈怎麼樣才能成妖?』

川茴提出的這個疑問,讓伏惑意識到某個環節不對,他想到了一個荒唐的可能性,假設這隻狐妖一開始只是普通的狐狸,就算是用神力幫助牠,怎麼樣也不會是妖,頂多是靈獸,再來,這也是最重要的一點,為何要煉妖?

月見面帶笑容,朝煙縷比了個大姆指。

煙縷一臉困惑,心道,月見是什麼意思?難道她早知道我會告訴他們阿离是她煉出來的妖?

『因為世上只剩一隻狐妖,煉靈獸沒意思。』

月見這話頓時讓煙縷怔住。

伏惑蛤了一聲,說:『不是,妳是用神力還是靈力,還是其他什麼方式煉妖?』

『不重要。總之,我有兩隻美美的狐妖就行了。』

伏惑瞇細眼睛,月見這是在避重就輕,她一定用了什麼不能說的方法。

伏惑看向煙縷,既是由她起頭,她應該知道些什麼。

本想在這個話題繼續下去,但川茴轉念一想,決定不再理會這件事,一個不受規制束縛的人,就算用了什麼世道不允許的方式,也不會受到懲罰。

想到這裡,川茴只能咬牙切齒的瞪著月見。

注意到川茴“炙烈”的目光,月見隨即給了川茴一記俏皮的笑容。

川茴氣得差點就要拿水太砍人。

煙縷一邊看著川茴,一邊問阿离:『你知道水界王神嗎?』

阿离搖頭道:『不知道。』

煙縷指著川茴說:『月見說她是水界王神,你覺得是真的嗎?』

阿离看向川茴,說:『當然是真的,依主人的能力,她會認識神界的王神很正常。』

『啊…』

煙縷連吐槽都懶了,在阿离心裡,月見說什麼,做什麼都是對的。

回想起塵封已久的記憶,煙縷不禁想著,上古神與妖魔神是否也有關連?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