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omar

@Palomar

科學信仰

為了避開風頭,現在算是可以談談關於愛莉莎莎與倉藍鴿事件的一些想法。事件中我比較納悶的是,許多一面倒譴責偽科學的許多群眾,為何同時是唐老師的信徒呢?同樣的,若是科學家比較可信,那麼為何某些環保爭議時,科學家的說法對同樣一群曾經信奉科學的人又變得是值得存疑的?

北漂

第一次遠離家鄉工作,就到了遙遠的北方大陸。所有的一切都很陌生--不論是當地說話的口音、城市運作的方式、還是英文的工作環境。身為一個內向者,適應期總是特別痛苦。但要看到不同的風景,總是得走到不熟悉的地方。像是在雪夜裡等著公車,跟同甘共苦的小夥伴們一起漫步閒聊,還是聽農村來極能吃苦的...

半導體廠裡的鬼魂

半導體代工廠因其獨特的場域,外部的人很難理解它的文化、語言以及生態。Ptt科技版就常常看到許多圈外人依據口耳相傳的刻板印象作出評論,但畢竟這行業如人飲水,再怎麼看過來人留言也無法真的理解。不過排除了難以理解的技術與生態部分,本質上跟其他職場也沒太多差別,都是一樣的鬱悶,一樣的無可奈何。

離開的理由

在台灣,在半導體業當輪班星人是個裡面的想逃出(但不知道能去哪)、外面的想進來的奇特領域。打滾多年,卻在心境上卻一直處在找不到出口的困境之中。心裡開始猶疑是該冒險嘗試讓人生有更多的選擇?還是該接受現實的不完美,好好珍惜手邊確切微小的幸福?在電腦科學上"Explore/Exploit...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