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前消息 Le Rêve Lucide
醒前消息 Le Rêve Lucide

抑圧された意識が表出するという意味では、ネットも夢も似ていると思わない?——『パプリカ』 推特/X:https://twitter.com/LeResverLucide 乳齿象:https://alive.bar/@LeReveLucide TG 频道:https://t.me/LeReveLucide 投稿邮箱:LeReveLucide@proton.me

【创作】康米奥特曼

“我所担心的是,你不能够识别假象后的真实敌人是什么。有些时候,人类自己也不能分清是谁在危害他们。”

在遥远的 M78 星云,有一位年轻的奥特战士,他的名字叫做康米奥特曼(Ultraman Commie)。他刚刚通过了宇宙警备队的考试,准备去到年轻奥特曼们的标准训练场——也就是地球——殴打怪兽和宇宙人,大展一番身手。

当然,在临行前,他没有忘了去向他的哥哥们请教一些注意事项。于是乎他找到了宇宙警备队的大队长、奥特兄弟中的大哥佐菲,问他:

“佐菲哥哥,我已经做好准备前往地球了。请问您有什么建议和教诲可以传达给我的吗?”

“康米,你是很聪明的奥特战士,我倒不担心你被人类或是其他宇宙人蒙骗。”佐菲说,“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是担心我的战斗能力不够强吗?”

“不是。你的康米纳姆光线是威力强大的绝招,可以把敌人分解成夸克水平,没有几个怪兽能在这样的攻击之下生存下来;如果实在遇到了难缠的敌人,也可以呼唤你的哥哥们来帮忙。我所担心的是,你不能够识别假象后的真实敌人是什么。有些时候,人类自己也不能分清是谁在危害他们,真凶需要通过你的聪明智慧揭示出来。”佐菲语重心长地说。

“噢……”康米奥特曼好像懂了,又好像没懂——不管了,反正他已经等不及去到地球了。于是他立刻就以超光速的飞行速度朝地球进发了。

奥特战士们在宇宙中的旅行速度极快,一眨眼间就到达了太阳系。这时代的地球似乎没有发展出特别发达的外太空检测科技,没有发现康米奥特曼——他趁机偷偷地化成光点降落在了地球上。

众所周知,奥特曼要想长久地在地球生存,必须和人类融合,或是变化成人类的样子,否则他们会被吓着的。康米奥特曼也随着前辈们的习惯,变成了个年轻男性的样子,混入了附近的城市。城市的街道上人流匆匆,奇怪的是,所有人好像都在朝着同一个方向去。变成人形的康米奥特曼假装若无其事地靠近离得最近的一个人类,向他问好:

“大叔,你好,请问这里是日本吗?”

康米奥特曼自以为问了个很聪明的问题——他可是光之国学校的高材生,熟记地球上每一个国家的名字——然而他却不知道正常的地球人根本不会像这样问路。

果不其然,大叔瞪大了眼睛,怒气冲冲质问他:“你是什么人?来我们这干什么?”

康米奥特曼一听大叔说的是中文,立刻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他降落错地方了。原来,历代奥特曼有不成文的习惯,来到地球首先去的国家必然是日本。可是康米奥特曼是个路痴,他不知怎么的,居然阴差阳错降落到了中国来。不过,他的反应也非常快,立刻随机应变改口:

“啊呀……对不起,我是……我是从英国来的 Macom(马康姆),sorry。我来中国是……是旅游来的。请多指教。”

虽然康米奥特曼的中文不好,不过作为一个“外国人”,已经算是好的了。大叔瞪了他一眼,默认相信了他的话,然后低下头,准备继续往前走。

这时康米想起为了防止露馅应该多问点地球相关的事情,于是赶紧跟上大叔的脚步,追问他:“大叔,我刚来这个地方,对好多事情还不了解……我看路上大家都像有什么要紧事在忙一样,都在往同一个方向走——你们这是要往哪里去啊?”

大叔显然对这个奇怪的外国人非常不耐烦,没好气地回道:“当然是去上班了。”当康米还想再问的时候,大叔一把推开他,加快脚步消失在了人流中。

作为光之国学校的高材生,康米奥特曼也大概知道“上班”是什么意思,不过他还未真正见识过人类去上班的场景和场所。这时他抬起头,看到了令他惊讶的景象:

他的面前是一栋巨大的、比周围所有楼房都高出数倍的摩天高楼。所有人——高矮胖瘦,男女老少——都在或快或慢地朝着它行进,像是忠诚的朝圣徒,景象极其壮观,是这个光之国小青年从未见过的。

这是“上班”吗?我怎么记得“上班”不是这样的活动,难道我记错了?高材生也开始怀疑自己的知识储备了。不管怎样,他决定去看看这个“上班”的地方是怎么回事,万一恰好是宇宙人的心灵控制中心或者什么怪兽制造的幻觉邪教场所就糟了。

接近大楼,康米奥特曼用他的奥特视力发现人们需要刷一张独特的 ID 卡才能进入,不过这可难不倒他,他挥手一变就用光子和游离的夸克形成了一张几乎完全一样的 ID 卡,上面的名字写的是“Macom·C”——一个肯定不存在的人。连机器也没能识别出他的伪装,康米奥特曼就这样顺利地混入了大楼。

进入大楼之后,好像并没有什么人注意到他,大家都在忙自己的事情,于是他借此机会开始观察周围的人类:作为来自光之国的超能宇宙人,“观察”可不光是用眼睛看,用耳朵听——他还能感觉到这些人类的所思所想。

“啊!”

大量负能量涌进康米奥特曼的思想,差点把他冲倒在地。很显然,这些负能量只可能是大楼中的人们发出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康米奥特曼知道,如果想弄清楚发生了什么,必须从每一个人的思想中读出答案,于是他强忍住负能量的冲击,开始试着读取身边人们具体的思想。

“加班,又要加班。真是烦死了,这些领导站着说话不腰疼……”

“这个月的工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账,我还有一大家子要养活呢……唉。”

还有一些其他的牢骚,诸如工作太累、工作时间太长、上司太恶心等等。

康米奥特曼刚想接着读下去的时候,窗外突然传来剧烈响动,好像有什么巨型机器正在启动。这一下子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人们纷纷跑向窗边观看,康米也向外看去,居然是一台巨大(以人类的标准)的机械怪兽。

附近的人们只是感到惊奇而没有很害怕,说明这怪兽大概率就是由人类自己制造出来的,但是它现在是要来做什么的?康米奥特曼正想着,就看到了机械怪兽出动的目标:一群拉着横幅,拿着简陋武器的抗议者们,横幅上面写着一些“还我工钱”“实行八小时工作制”等文字。原来,这台机械怪兽是“公司”——地球人“上班”的地方应该是这么称呼的吧——制造出来的防卫武器,现在它就要去对付抗议者们了。

我应该去帮助他们吗?康米奥特曼犯了难,这理论上说,是地球人内部矛盾,他不该插手;不过,如果他一定要出手,也能强行编个出手的理由来,毕竟奥特曼们打死的地球本地怪兽尸体堆起来都能绕地球一圈了。

这时候他突然想起了佐菲说过的话:“……我所担心的是,你不能够识别假象后的真实敌人是什么。有些时候,人类自己也不能分清是谁在危害他们,真凶需要通过你的聪明智慧揭示出来……”

他忽然间就明白了。迫害这些可怜打工人们的不是不发工资,不是恶心的上司等等,是这个“公司”本身。只要这些人们还在工作一天,他们受苦、受累还受欺压的现象就会不间断地发生。这次,他当然可以只是摧毁公司的机械怪兽,为这群抗议者主持公道,但下次呢?他不在的时候呢?

于是他下定了决心,马康姆·C——也就是康米奥特曼本体——抬起他的右手,手腕上的奥特手环发出耀眼的光芒。

“康米!”

在地球人注意力无法察觉的一瞬之间,他已经化身为身高五十米的巨人,站在窗外,正隔在机械怪兽和抗议者们之间。

见到这么高大的巨人,人们的第一反应是惊慌失措。不过有一些人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样外表的巨人是来自光之国的奥特曼。

“看啊,奥特曼真的出现了。”

“奥特曼?我好像在哪儿听说过这个名字来着。”

“我知道……奥特曼,他们是正义的英雄,是来帮助人类的。”

抗议者们也注意到了高大的光之巨人。

“奥特曼!快看,奥特曼来了。”

“奥特曼是正义的使者——他一定是来帮助我们的。”

有着奥特听力的康米奥特曼当然能听见这些人类的说话,作为回应,他向身后的人群比了个“点赞”的手势。机械怪兽咆哮着冲来,不过,这种程度的科技产物对康米奥特曼来说只是一堆破铜烂铁,当年他在宇宙警备队学习的时候,连佩丹尼姆合金制造的机器人金古桥都不是他的对手。面对这种程度的敌人,康米决定不再浪费时间,抬手就是一发康米纳姆射线,机器应声化为粉末——准确的说,是夸克粒子。

人们欢呼雀跃,正常这时候该是奥特曼潇洒飞走留下人们处理烂摊子的时候了。然而,康米奥特曼看起来像是还有什么事没有完成的样子——果然,他交叉双手,再次摆出发射“康米纳姆射线”的动作,从手上发出威力强大、足以把物质分解成夸克的射线——这次是直冲大楼而去。

可是大楼里的人怎么办?不要紧,康米奥特曼早已想到这点:在大楼分解为光粒子的同时,惊魂未定的人们被一个个光球包裹,平稳的落到了地上。原来,康米奥特曼可以控制自己光线的威力,让它只能摧毁非生物体,从而在毁灭大楼的同时保证其中人们的安全。

自己的任务已经顺利完成,康米奥特曼也趁机缩小,变回了人类形态,然而他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忘记了要像前辈们一样潇洒地飞到远处然后再变回来,而是直接将身体缩小变回人类的样子,这让他的身份被身边的几个人发现了。

“那个人就是奥特曼吗?”

“大家快看啊,就是他刚才化身为那个巨人的。”

康米奥特曼感到有点不好意思,因为总归是自己没有隐藏好身份,要是因此给光之国带来什么麻烦就不好了。人们慢慢地围拢过来,领头的是刚才那些抗议者们,以及刚刚被摧毁的大楼里的职员。

这时候应该说一些振奋人心的话吧,但是应该如何说……康米正想着,领头的抗议者一记粗暴的推搡就打断了他美好的幻想。

“喂,你!你就是刚才那个……叫什么奥特曼的吧?”

这个人真没礼貌,康米心想。明明自己刚刚救了他们的命,不过他肯定不会跟这种人一般见识,还是相当有礼貌地答复:

“是的,我是,为你们带来的麻烦真是不好意思……”

“什么?你看看你干的好事,你觉得是道歉就能解决的吗?”没想到他居然得寸进尺。

“就是啊,你打怪兽就打怪兽,把大楼拆了干什么……”旁边的人也开始七嘴八舌的抱怨。

看起来他们还不太明白,康米奥特曼只好耐心地对他们解释:“如果我只是打败了机械怪兽,那下次等公司再找你们麻烦的时候,没有奥特曼出手,你们该怎么办?要想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就应该把害人的公司彻底毁灭,现在已经没人可以压迫你们了,你们应该高兴呀。”

“我们抗议是因为公司不给我们发钱——你现在把公司拆了,谁给我们发钱?我们怎么可能会高兴?”

他说的好像对,又好像不对。康米奥特曼想再解释,可人们已经不给他机会说话了。

“你把公司拆了,我们上哪里去再找工作?我拿什么养活家里人?”

“公司没了,你倒是给我们发钱啊?你发不了钱,多管闲事干什么……”

康米奥特曼被淹没在失望、悲伤、愤怒的海洋中,他的任何解释都被卷入其中碾成碎片,显得那么苍白无力。他到底是做对了,还是好心办坏事,犯了个大错?总之,怎么做是对的、怎么做是错的、他到底做了对的还是错的事、他到底应该怎么做等等问题,在此刻凭着他自己恐怕是弄不清楚了。


作者:创伤后应激综合征

封面由 AI Midjourney 生成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