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來自天空》◎清朗
小說《來自天空》◎清朗

《來自天空》原創小說作者。 每天都在跟五個國中臭小孩講幹話。 一個焦慮的女人。 官方網站: https://sites.google.com/view/from-the-sky/%E9%A6%96%E9%A0%81

「不管別人怎麼去說,這就是我生命裡的第一個求婚。」

⟪來自天空⟫ 第三十四章 再過四個秋天
「那等我們結婚,就搬離黃米,去喜歡的地方生活。」

下午的晴光正好,深藍的天氈著幾朵雲,每一朵都像在為悠閒的週末慶賀。

在這個適合午茶談心的時刻,太陽跟浪痕卻卡在一片芒草邊的田埂上。

 

「不行還是沒有,剛剛閃過的那台公車真的是末班車了。」浪痕翻了翻公車亭壁上破舊的班表,對著太陽露出一個心虛的微笑。

「這裡應該叫不到車吧…」太陽轉了轉脖子,輕輕打了個呵欠。

 

今天他們相約到藍海里的偏鄉小學做志工,忙完一上午走到公車站,發現浪痕查的班表早就是前年的資訊,現在這裡幾乎沒有人煙,過了中午就沒車可搭了。

 

「真的跟名字一樣奇葩,不靠海還叫藍海里。」太陽拿出手機,發現訊號也斷斷續續。

「現在怎麼辦呢?」浪痕洩氣的問。

「沒差,走回去吧。」

「蛤!?這裡回到黃米至少也要6、7公里欸!」

「誰跟你說一路走回家,走2公里左右就是轉運站了。」太陽幾下拍落衣裙沾上的棉絮,用扁梳整理了一下頭髮,深深吸了口氣。

 

「早走早到,走吧。」她對浪痕微微一笑。

 

計劃似乎完美無缺,但實際執行起來還是不順暢,陽光在下午兩點後變得越來越毒辣,四周就是芒草堆,毫無遮蔽物。

 

「太陽,你還好嗎?」

「恩,我很好啊。」

「可是你的膝蓋好像腫起來了。」

 

太陽聞言一驚,本來好好穿著的絲襪不知何時破了個洞,還剛好將昨天罰跪的傷口完完整整秀出來,恨不得全世界都發現。

 

「肯定是那群臭小孩抓的。」太陽忿忿道。

「是小朋友們拿東西撞到你嗎?」

「沒事,就是昨天跪得有點久。」太陽語畢,便想加速往前走閃避話題,沒想到一使力,就痛得差點滑倒。

 

「啊!」浪痕一個箭步抓住太陽的手臂,她才勉強平衡身體。

「…謝謝。」

「不要勉強吧,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行,你腳程比我還慢,再晚就真的要露宿街頭了。」太陽皺著眉頭,輕撫腫痛的膝蓋。

 

「不然,不然我揹妳吧!」

浪痕突如其來的大音量讓太陽嚇得差點又摔下去。

「你?揹我?認真?」

「當然,女朋友受傷,男朋友應該一起承擔!」

 

太陽有點想要吐槽,那女朋友便秘的話男生是不是也得跟著蹲廁所。

 

浪痕蹲下身來背對太陽,示意太陽趴到她背上。

「小心裙子喔。」他輕聲提醒道。

 

太陽攀上浪痕的背,忽然感覺到一個上升的力量。她感覺自己離地變得很遠,離浪痕卻變得很近很近,心頭忽然有種琥珀糖般清甜的味道。

 

浪痕的體溫不高,但衣領上有一股傳統的洗潔皂香氣,和四周悠遠的芒草清香互相呼應。

 

「走囉。」

浪痕開始徒步向前,太陽卻突然咯咯笑出聲音。

「怎?怎麼了?」

「哈哈,我從小就沒有被這樣揹過。」

「真的嗎?我從小是阿嬤帶大的,為了顧店同時照顧我,隨時都把我揹在身上。」

「我也是奶奶帶大的。」

「你奶奶一定很疼你吧?」

「不,我討厭他們。」太陽閉上眼睛,把偷輕輕靠到浪痕背上。

 

浪痕的肩膀很寬闊,一點點透出陽光的溫度,過了子夜才入睡的疲憊一下都消失了。

 

「那等我們結婚,就搬離黃米,去喜歡的地方生活。」

「蛤?」太陽驚得整個人一震,讓浪痕也跟著歪向一邊。

 

「結婚!?那、那不是很久以後的事情嗎?」

「會嗎?我們現在14,公民課本不是說四年後我們就可以結婚了?而且在一起不就是要負責嗎?」

「所以你是為了負責才要跟我結婚?」

「不…不是啦…」浪痕停下腳步,有些氣喘吁吁。

 

「我喜歡你,如果你也喜歡我,我們就可以結婚啊。」

 

太陽面朝著浪痕的背影,卻發現他的耳尖子都紅了,而她來不及察覺的,是自己的雙頰也像是成熟的漿果。

 

還來不及緩解尷尬,浪痕用更尷尬的語氣擠出幾個字。

「…抱歉太陽,可以麻煩你下來我們走一小段嗎?」

「你才前進大概半圈操場欸。」

「對不起我太沒用了….」

「哼,好吧。」

 

浪痕話還沒說完,太陽已經手腳併用爬了下來。

「真可惜。」太陽嘟囔道。

真可惜,還以為能再多聞一點那股好聞的味道,其實她本來自己走就可以的,

但就是希望這路稍微長一點,一點點都好。

 

「那…」浪痕整理好汗濕的頭髮,顫抖的尾音預示他的侷促,他張開手掌,放到太陽小小的手心一側。

 

太陽抬起頭,看著眼前那雙閃動的眼睛,燦然一笑,把手伸進他的掌心,兩人就這樣牽著手,朝陽光盛放的盡頭走去。浪痕的手心很寬厚,上頭佈著一些帶有年份的繭,但手背很細很白,他輕輕地攏著太陽的手,像在呵護一個隨時會破碎、又想長久收藏的彩色玻璃珠。

 

「結婚聽起來好像太遙遠了。」太陽走了幾步,低聲呢喃道。

「很快就會到的,只要再過四個秋天,或是四個春天,我們就長大了。」浪痕的眼裡從緊張,變成了一種幸福的神色。

 

所有喧鬧,在你身邊都會靜止。

太陽想著,含笑抬起頭,天空很寬廣、一點雜質都沒有,

遙遠得讓人不知道盡頭在哪裡那天,一直、一直往前走,就會到達的那天,快點來吧。

 

「不管別人怎麼去說,這就是我生命裡的第一個求婚。」

太陽笑了,任風繞亂她的頭髮。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