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布拉赫
阿布拉赫

来自中国,很喜欢记录,不光写字,用APP记帐这件事都一做十年。这种癖好曾引起有司关注,后来在Matters的活力一落千仗。但仍然在记,不在这里,就在那里,而且一想到有人会因为你的记录害怕,就更觉得这记录的价值。我会继续。

荒野民宿

在从巴塞罗那飞罗马的飞机上,看到了想象中的海上风光,一叶孤舟,少年Pi,低温艺术家之类。

低温艺术家,是刘慈欣的一个短篇,大概讲一个在天空造景的手艺人。我在巴塞罗那,常看到天上一道道飞机尾迹,有时是相互交织的两条,甚至三条,便想到这篇。

为了赶飞机方便,住在了飞机场所在的菲乌奇诺。事实证明,这是个不怎么靠谱的决定,去这里的班车找不到。在罗马坐车很紧张,因为我永远找不到在哪儿坐车在哪儿下车。问了几个穿制服的人,他们似乎和我一样懵。有个BUS售票柜台,我展示google map给貌似“导购”的男人看,他说,yes yes,here here。我松一口气,终于找到了。但当我把手机再次出示给售票的女士,她摇头,说 you have to go outside, not here。她说你要去No.6。在6号门外,我问一胸前挂着卡片,穿制服的大叔,我问他我应该坐哪辆车,他说他不知道哪辆,让我过来一辆就问问。但那些路过的车都不肯停。最终,还是祭出11号法宝,涂上防晒霜,走路五公里到达。

那是一条乡间的快速路,车辆飞驰,只有我一个人独行。我像走在高速路上,心惊胆战。路边的绿地竟然有旱獭,脏脏的,远不如川西草原上的肥美。

民宿主人不会英语,我俩拿着个翻译软件抓耳挠腮。手机信号也不好,WiFi 又不灵,房间里没有窗户,我很失望,但无法可想。

下午出去吃饭时,用手机找信号,脑子里构思着半夜起来,把电脑抱到哪个位置信号会好能连上热点收到同事传来的文件。我走时,房东说他会找人修WIFI 。我说好,心想你就骗我吧,你早干啥去了。Booking 评论区有人也提到了WIFI 不好的事,我想大概就从来没好过。我那时被找房子这件事磨没了耐心,就随便选了一家评分8分以上,价格500以内,离机场不远,靠海的。没想到一路越走越荒凉,最终走进了一个村子。

实际村子另一头,才是中心所在。那里有条河,有个入海口。河水浑浊,人流密集,穿只往来,没想到竟有天鹅。人与自然的和谐,确实名不虚传。

印度来的店员给我推荐了此次西行吃到的最好吃的意面,面粗,截面是方的,很有嚼劲,面里还有一条红色的鱼,谁知道他说那是啥鱼。他说他来自安得拉邦,我说我来自成都。我听过安得拉邦,他肯定没听过成都。因为之后他进进出出嘴里不断念叨成都成都。

这世上最不缺的人里,一个是印度人,一个就是中国人,走哪里都有,走哪里都会相遇。

我猜鱼是石斑鱼。我十几年前在厦门也吃过这种鱼,烧的挺好的,就是没什么肉。我坐在夕阳里喝了两瓶啤酒,看路上人来人往。这是我最后一天在这里了,竟有点舍不得。

酒足饭饱路过一间教堂,进去看看。在中国我是看见书店就要进,在欧洲,是教堂。书店也会进去,但两眼一抹黑。教堂反而有种亲近感。我仗着自己粗读过一本圣经,觉得好像和教堂攀上了亲戚。那里安静、肃穆,人们坐着,在等弥撒开始,也在心里和神对话。弥撒开始了,我走了,一个字也听不懂。我在意大利五天,只学会了Ciao。

沿着一条笔直的路走回住处,在门口碰见房东,他说Ciao,WIFI working. 我说really?那太好了。赶紧进去试,果然好了。终于不用半夜抱电脑出门找信号,bravo!

现在是半夜两点,我八点就睡了,醒来一个小时。我定的闹钟是三点,一是倒时差,二就是为工作提前准备。五点多就要去机场了。这里的班车六点发。房东为了告诉我这点也费了不少劲。我本来说七点走,他说他可以帮我叫车,20欧。疯了吧,只有五公里!这里一切都很贵,最贵的没准就是打车,我从来没打过,每天走路三万步,就算马拉松之后双脚起了水泡也不屈地在走。于是我的体验之旅,没体验过打车。我拒绝了房东的好意,决定继续走路。

但走路有点儿危险,讲真,那路没有人行道。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