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布拉赫
阿布拉赫

来自中国,很喜欢记录,不光写字,用APP记帐这件事都一做十年。这种癖好曾引起有司关注,后来在Matters的活力一落千仗。但仍然在记,不在这里,就在那里,而且一想到有人会因为你的记录害怕,就更觉得这记录的价值。我会继续。

去赴赌局

(edited)

你为什么来这里?

为了回去。

从帕尔马机场往市区的公车上,我想像了这个对话,心里一乐,觉得自己蛮机灵的。

不过事实确实如此,我清晨六点出发赶往机场,坐四十分钟的飞机,飞到一个此前并未听说的城市,唯一的目的,就是坐船回去。

我是偶然从google地图上看到这个小岛的,它位于巴塞罗那和阿尔及尔之间的地中海上。做为一个内陆人,我向来对海岛存着浪漫想象。如果你既要在地图上看到欧洲,又要看到非洲,那你看到的马略卡岛就只是个圆点,小得可怜,这更加激发了我的某种想像。是再后来,我才知道,这里,便是纳达尔的故乡。

小自然喜欢纳达尔,我喜欢费德勒。费德勒已退出了ATP的舞台,纳达尔大约还受着德约的激励,仍在尝试东山再起。

帕尔马是马略卡岛上的一个海港城市。

我熟知另外一个帕尔玛,便是意大利的帕尔玛。年轻时浸淫意甲多年,这个球会的名字听得耳朵起了茧,但我从没看过地图,也不知道它的确切位置。当我买机票和船票的时,搜索马略卡,帕尔马这个名字自动弹出来。我再三核实,才确定,这个帕尔马,和那个帕尔玛,不是一个帕尔吗。也是那时才知道,原来卡利亚里在撒丁岛上,而撒丁岛和科西嘉岛几乎连在一起,却分属意法两国。

一定又是远古时代某种交易的结果。人民做为棋子,被当权者卖来卖去。

从巴塞罗那到帕尔马的机票,只要70块钱,非常惊人。我最终花了100块,30块是去哪儿收的,说是退票保障服务费。我在微信群里跟朋友们惊叹,难怪欧洲不修高铁呢,这飞机这么便宜!朋友让我小心点,据说欧洲一些联航都在很偏远的机场。我大手一挥,帕尔马就一个机场,能偏远到哪里去?

事实证明,欧洲廉航的便宜确实不是那么好占,却不是机场的远近,而是隐藏很多“陷阱”。当然,“陷阱”之说,只是针对没有经验的菜鸟。规矩其实是清楚的,只是此前没人告诉我有这些规矩。我从罗马飞往巴塞罗那之前,提前三个小时到了机场值机,才第一次知道欧洲廉航需要网上值机。而我那机票是“去哪儿”买的,“去哪儿”收钱不管事,没尽到告知义务。于是,就值个机,我被收了49.9欧元。血的教训,后来的两程廉航,生怕值不了机。值是值到了,可也都没有抢到免费座位。欧罗巴航空最便宜的9欧,伏林航空7欧。人在矮檐,低头是必须的。值了机,事还不算完,还有行李。据说伏林的行李检查最为变态,别说登机箱不能免费带上飞机,就手提行李也只限小小一个。我的背包,踩在红线上,祸福难料。不甘心直接花30欧买个行李额,只能赌它一把。

小红书上对于欧洲廉航的控诉一抓一把,但长期身在欧洲的人,大概已经谙熟了门道,不少人对于这些廉航提供了便宜的出游机会表示赞赏。可我除了70元的这趟,其它的机票都不廉啊朋友们。

第二天从帕尔马坐船再回到巴塞罗那,便是我去帕尔马的目的。

帕尔马有个主教坐堂,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风景好得很。我在那里逡巡时,心里念叨,这主教也真会给自己找地方,像是古时那些中国皇帝给自己造的行宫,可不得要选好地方?

主教坐堂外面,一水儿摆摊卖纪念品和假(猜的)LV的黑人。也是在那里,我才恍然大悟,从这里再往南一点,就是非洲大陆了呀。

有天晚上在巴塞罗那的纪念品商店里逛,在冰箱贴和开瓶器前逗留很久不忍下手,一是贵,动不动几欧。二是怕行李超额,被罚款。店员大概也是非洲人,看我不干脆,干脆过来推销。拿起两个男性生殖器模样的(他怎么知道我喜欢?),向我挤眉弄眼。我笑说我很想买,但我拿不动,我家太远了。哪里?他问。中国,我说。啊,这些东西全都来自中国。他拿了一个有包装的给我看,写着made in PRC。你看,他说,知道PRC吧?我说当然。

从意大利到西班牙,大件的中国货没看到多少,这些小件的纪念品,可是满坑满谷的。也好,让外国人多买些才是正经。我一个中国人,买一些纪念品回去送人,人家一看,中国制造,好像也多少有点尴尬。但我其实也没少买。不然买奢侈品吗?

我在海上待够了七个小时,大船很平稳,天气很好,没什么风浪。这趟体验之旅于是就在平淡中结束了。我知道了在风平浪静时坐大船是怎么回事,that's all。另外,下船前喝了杯Americano,一晚上没怎么睡着,这会马上去赴伏林的赌局。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