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布拉赫
阿布拉赫

来自中国,很喜欢记录,不光写字,用APP记帐这件事都一做十年。这种癖好曾引起有司关注,后来在Matters的活力一落千仗。但仍然在记,不在这里,就在那里,而且一想到有人会因为你的记录害怕,就更觉得这记录的价值。我会继续。

清迈酒贵

100泰国Bath约=20RMB

最近一次喝酒,还是去年12月19号晚上在普吉岛的KATA海滩。沙滩椅上蹉跎过整个下午,沿海边那条小路闲走,就看到一个饭馆。不小呢,半开放空间,各种肤色的人。人家很热情地招呼,我也就顺水推舟走进去。

点好的菜单已经送进厨房,我才想起,糟糕,怕是钱不够!

赶快找人来,请她帮我提前算帐。那是个中年女人,黑瘦矮小,看上去就像成都随便一家街头饭馆的服务员,但行为动作,是主人翁作派。她很大方地一边冲我笑,一边说“别紧张,不贵”之类的话。我说不是不是,因为我没有多少现金,你们这里又不能刷卡。她说噢,那也没关系,明天来付都行。我说真的啊,你不怕我不来?她说怎么会。但还是去算了钱,来告诉我,460铢。我长嘘一口气,刚才数了一下钱包,还富余20铢。如若不然,打算把刚上桌的啤酒退了。

泰国的啤酒真贵,711一类的便利店里,几乎没有50铢以下的酒(500ml以上),饭馆里更不必说,都100起。这当然不是市场经济,是因了宗教之名。我想政府和商家都是乐见其成的,对他们来讲百利无害。也要么就是清迈的普通人确实谨遵清规戒律,不怎么喝酒,要么,他们得有黑市供应便宜的啤酒。

我在711的酒柜上看见告示,卖酒是有时间限制的。我怀疑就是说说罢了。当然,我也没去验证。

饭馆的啤酒,端上来时会放在一个泡沫材料的圆筒里,想必就跟美国有些州一样,你不能直接拿啤酒瓶在街上吹,得用报纸包着。

有一次在德格的宗萨寺所在的那个镇上买酒,那酒藏得更深,店员领着我拐了几拐,穿过几排货架,又进了一道门,还开了一把锁,才最终看见柜子里各种各样的酒。我不禁暗叹,这佛祖们对酒精的忌惮,简直赶得上金三胖怕言论自由了。

所以泰国,大概是我旅行史上酒精摄入最克制的地方了。

而谁又能想到,从泰国回来,更是一滴也没有喝了。

要说想念,其实也没多想,身体知道答案嘛。一想酒肉穿肠,会引得伤口嘶啦作响,谁还会想那玩意?

倒不如说怕,怕以后再没酒了。

住院时读芥川龙之介的《中国游记》,提到一句“老酒酣醉父子同颜”,都令我感慨良久。芥川怕死,他在江苏旅行时拉肚子,日本老乡跟他说,日本人在中国这个地方生活,怎么都好,就是不能生病,一生病准送命。他吓死了,赶紧跑回上海看日本医生。医生说啥事没有,大惊小怪。芥川说他不能喝酒,不知道是不是也因为怕死。可惜的是,这样怕死的芥川,只活了三十九岁。我说我如果知道自己只能活这么点,我得天天醉生梦死。

我本来计划去清迈养老的,但清迈酒这么贵,可咋整呢?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