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布拉赫
阿布拉赫

来自中国,很喜欢记录,不光写字,用APP记帐这件事都一做十年。这种癖好曾引起有司关注,后来在Matters的活力一落千仗。但仍然在记,不在这里,就在那里,而且一想到有人会因为你的记录害怕,就更觉得这记录的价值。我会继续。

重启关于世界公民的想像|清迈马拉松赛记(2023年12月17日)

(edited)

2023清迈马拉松是时隔四年第一次出境参赛,在此之前,我那护照还是个白本。旧护照在2020年到期,此后有相当长一段时间,非常担心这辈子再也没了更新护照的机会。于是结束清零,护照重新开放办理后,第一时间冲去办了新证。从此开始担心能不能顺利出关,虽然警察弟弟跟我说那次约谈并不会形成“案底”,进而影响出境。但看了太多可怕的故事,并没办法完全相信他的话。

但我真是很久没出过国,错把国际航班当成国内,那天提前一小时到机场时,值机柜台已经关闭。我问那咋办,算是误机了吗?工作人员说,只好帮你问一下。感谢她没有公事公办,存心偷懒。这一问,让我起死回生,加了晚到。但办手续时,护照条码不能识别,我就担心警察弟弟骗了我。好在他们手动输入,还是办成功了。入境处,他拿着我护照,问我去泰国干啥,我说跑马拉松。跑马拉松啊?他抬眼看了一下我,盖了章,还给我。我的担心还没完,因为还有安检,还没到登机口,离起飞时间已经所剩无几。好在安检没出意外,登机口也不算远。天府机场最被人诟病之处,就是一些登机口非常遥远。我一身大汗跑到登机口,以为人家都已经上了飞机,等着我关舱门呢,冲到柜台把护照机票递过去,人家笑说,不用着急,还没开始呢。我这才松一口气,觉得热,嗓子冒烟。

此前朋友说泰国很热,三十四度。在曼谷出了地铁,就感受到东南亚的阳光。找了个厕所,换成一身短打,才轻松了。

清迈的白天也晒,但没想到马拉松那天半夜出门,竟然觉得有一丝丝冷。

清迈马是小规模的马拉松,目测只有几千人参赛,但来自二三十个国家。站在不同肤色的人群中等待开跑时,心里小小感慨,仿佛曾经当个世界公民的理想,重新有了实现的可能。也感慨小小清迈吸引到全世界跑者的同时,另一个平行世界的中国,很多人还在反对邀请黑人运动员,认为他们抢了本应属中国人的荣誉和奖金。而以往应是泰国旅游最大客源的中国,今年清迈马拉松的报名人数只有三百多一点,落后外籍第一名的马来西亚。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中国的社交媒体上,兴起了泰国人“专嘎中国腰子”的恐怖传说。各种网红集体发力,讲述他们在泰国的吓人遭遇。再加上近些年,中国的电影人,纷纷把凶案题材的电影背景移植到了东南亚,使得大量生活在简中信息茧房中的中国人被吓破了胆。缅北愈演愈烈的电信诈骗、曼谷十月份的枪击事件,使得一切雪上加霜。如果你是个正打算去泰国旅游的中国人,你大概有很大几率听到的一句话就是:不怕嘎腰子吗?

中国官方虽然没讲嘎腰子,但为了打击电信诈骗,他们的一系列操作也让整个东南亚笼罩上了恐怖气氛。不久前朋友去老挝,手机被停机,拍了不少视频保证不是诈骗犯才解封。另一个朋友转述了这件事,让我也小心被停机。我说这咋小心嘛,还不只能由得人家?果然,虽然我花钱买了电信的泰国漫游包,仍然还是未能免于被“保护性停机”的“好运”。这件事,电信是不是才是真正的诈骗犯?收了人家钱,却把人家停机,漫游包不能用,不是诈骗是什么?还有,说是“保护性”停机,可假如我真的遇到了危险,电话却打不通,这是保护我呢还是和诈骗犯劲往一处使呢?有说理处吗?没有。实际上,我虽然通过自证清白的方式解封了手机,但我的电话仍然无法呼入,我的”漫游包“一分钟也没使用。接不到电话对我是种解脱,我也就算了。

清迈马拉松凌晨三点起跑,起初我以为只是天气原因,担心白天太晒,气温过高。跑了大半我才意会,气温只是一个方面,恐怕最主要是交通。清迈的交通真是一言难尽,车多摩托车也多,很多路口没有红绿灯,过马路得争分夺秒。正常情况下,白天堵车都是常事,别说来个马拉松了。就算是晚上,清迈马拉松也不封路。锥形筒象征性提示,交警在各个路口指挥交通,有跑者过来,就让侧方向来往车辆停下,没有跑者的时候,车辆抓紧通行。也就是晚上车少,白天这样,恐怕是行不通。我觉得挺好,赛事少扰一些民,民众才会愿意多些配合。我就看到有车从旁边出来,正好挡上了跑者,一个劲地道歉。跑者是和我差不多的跑渣,也不在意,笑着停下来摆摆手,继续赶路。追求成绩的人,大概会觉得不爽。可是,去到清迈这样一个美好的地方,要什么成绩嘛你说是不是。

起跑前
这个手势是什么意思呢?完赛奖牌也是这个造型

晚上的清迈,可能二十度左右,非常适宜跑步。只可惜,看不到沿途的景色。还好我是跑渣,看到了日月交替,看到了清迈城外的田园牧歌。泰国人身材偏瘦小,但泰国的牛和马,却似乎比我在中国看到的体型要大。

天亮了
这里好像是个牧场
田园

我耳机里放的是看理想的《白银时代旅行史》,段志强老师那时正讲着民国女子的旅行记录,她从北平去到甘肃,看到那里的落后,也看到人的生命力。

有几个年轻的泰国军人在拉练,背着背包跑在前面。他们后来跑进旁边的一栋大概是军营的建筑,建筑外墙上有英语的标语:For the nation-----For the people----For monarchy----还有个for啥我忘了。我还在一条大路上看到了很大的牌坊,正面是国王像,两侧是中文的对联,大概是国泰民安blabla之类的吉详话。泰国真的到处都是国王的像,商场门口、寺庙里、路上……那数量比起中国的红色宣传物当然还是差太远,但也足以让我感觉割裂,尤其是他出现在寺庙里,会让我想起凌驾于任何神祇之上的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好在,泰国国王长得还算体面,并且他大概胆子还没那么大,寺庙里的国王像虽然也大,但不敢比佛像大。

还看到四个军人升国旗,就在路边。

我前半程觉得跑得不错,二小时二十分,如果稳定这个节奏,可以继续提高我的后清零时代成绩。然而,毕竟只睡了三个小时,还不清楚倒底有没有睡着。前两天也都睡得不好,每天暴走在清迈街头,步数都超二万,体力有一定消耗。后半程很快不支,经常停下来走路。最终我的第27个马拉松,紧赶慢赶没赶进5小时,以5小时2分完赛。完赛包里有一个盒饭,此前没见过。还有完赛服,要单独领,差点没注意到。

起终点不在一处,回程的接驳车是嘟嘟车,一个台湾女生跑了340,差一点没拿到奖金。她的男伴大概和我水平相当,忘了领完赛服。

嘟嘟接驳车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