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哈鱼

@410099282

肯定句练习

我是一个难以说出肯定句的人。留一步,不干脆,不把话说死,我一直觉得这是对"没有百分之百确定的事"的尊重。"什么是什么"的断言,我很少说,而断言又是逻辑推断的重要部分。逻辑虽说不是这样分类的,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我没法相信自己或说服自己,为一件事下一个肯定的结论,这是心理层面的,不...

世界变成了2021年

我回看自己2020年写的第一篇文章,才发现自己在matter平台写东西也不足一年。这其中有一种奇怪的时间错乱之感:2020年仿佛是一个空壳,12月份想着转专业,3月变成网课,7月暑假回不了国,9月新专业开学,然后时间就跳到了现在;在另一方面,我其实2020年才开始吃抗抑郁...

一个午夜

黑色午夜 我无目的地驾车兜风。行道树密不透风 形成两面墙 我被裹挟在中间,动弹不得。我的视线被强迫地望向尽头 远处有座巨大的黑色山脉 像是黑夜的堡垒 顶上的白云被染成深灰。堡垒像海啸般扑面而来 孤独的树墙间只有孤独一对车灯 发出光芒 周围是夜的农场,沉静的摊开成一片 我好小,我不是黑夜的对手。

东哈马屯往事(一)

东哈马屯,是一个适合夏天的地方。和城西不同,东哈马屯潮湿炎热,宵夜推车夜里开摊,鸡腿骨头和碗里飞出的葱撒一地,旁边有绿色的啤酒瓶碎片,啤酒和肉渣在三十七度的高温里过夜,第二天早晨黏在地上,发出恶臭,上班族的廉价皮鞋踏过又踏,成了东城地上特有的黑印。

向世界倾诉

我在伊坂幸太郎的小说《汽油生活》里看过一个有趣的表达“姐姐把恋爱的事情发到网络上,不就是在向全世界公开她的恋情吗”。想来我们是有把自己心里的想法告诉全世界的冲动,被我们叫做表达欲,或多或少或强或弱的每个人都有些这样的冲动。然而现实中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倾听我絮絮叨叨一堆东西,我嘴也不快,往往慢悠悠地说话,让人难以听下去。

2020年3月3日下午的梦

今天下午吃完西贡回来,看着油管睡着了。我走进黑色的巷子,污秽的城市角落,地上布满水沟溢出来的臭水。我在巷子里遇到两个同学,我也不认识是谁。我的床上躺着赤裸的三上悠亚,床单印出水痕,我的两个同学告诉我要对女优有爱。我打开厨房的门,里面变成了空房间,墙上挂着两个焚烧过的婴儿,我问我...

你好新世界

我一直苦於找尋到一個平台能夠自由地說話,然而微博被控制,微信好友太多不便於吐露心聲,於是來到了這裡。我屬於有表達慾望的人,即使我也只是亂說一通,也希望能盡情地說,說得暢快,無所畏懼地自由地說話。有時候我感到孤獨,我還沒能掌握好獨居生活的節奏,加之抑鬱的影響,我整天把自己關在家裡,生活有點喘不過氣。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