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3日下午的梦

大马哈鱼
·
·
IPFS
·


今天下午吃完西贡回来,看着油管睡着了。

我走进黑色的巷子,污秽的城市角落,地上布满水沟溢出来的臭水。我在巷子里遇到两个同学,我也不认识是谁。我的床上躺着赤裸的三上悠亚,床单印出水痕,我的两个同学告诉我要对女优有爱。我打开厨房的门,里面变成了空房间,墙上挂着两个焚烧过的婴儿,我问我同学是哪里来的,他们说昨天问两个妈妈要的。我透过厨房的窗,看见外面有个弓着身子骑自行车后轮的人。我觉得诡异,搭上路过床边的公交车,跟了两个街区,他右转弯,飞了起来,地上冒出了更多骑自行车后轮的人。公车往左转,遇到了在绑架别人的海贼,他有恶魔果实的能力,可以召唤出很多行动迟缓的人形傀儡。我觉得他们的行动太缓慢了,看不过眼,拿枪指着海贼的头,让他快停下。“那今天就到这里吧”,他说。我从黑色巷子出来,碰到一个以前的同学,他在做工人,说自己过得很快乐,我看着他,自己也快乐起来。

我醒了过来,天花板上抹不整齐的腻子花纹似乎在蠕动。我想起来之前看病的时候,辛格医生问我,有没有出现幻觉。我觉得有点好笑,说没有,心想还不至于出现幻觉吧。原来出现幻觉是这样的体验。

一个下午睡得很好,我看看手机,晚上11点。我的头脑很清晰,我之前一直不能明白起床就冥想的人不会睡着吗。看着蠕动的天花板,周围是安静的空气,我扎扎实实得坐落在这个空间里,“很安全”,我告诉自己,于是便发觉大脑也很安静且空空。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