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音歌姬
韋浩川
Maintain
22 are following
189 articles

不被祝福,始終走到最後 曾經,一場疫症肆虐世界。日後被稱為魔音歌姬的一名女生,透過名為MagicVoice的魔力,在被隔離的病患者之間高歌!MagicVoice能救治亦能毀滅,能喚醒人的魔力,也能使之沉睡。那是世上唯一的強大力量、魔力之源。但凡聽過那歌聲的人,危疾病患會被治癒,同時亦會被賦予一種由他們本身願望所定義的魔力! 疫情終因魔音歌姬而終結。然而,其後,她只留下一雙新生女兒,便消聲匿跡… 魔音 MagicVoice 是一支搖滾樂團; 是一種無法抗拒的魔力; 是一名不被祝福,只為被利用而誕生的女孩… ……………………………………………… https://matters.news/~ProjectMVAD ****** 《魔音 MagicVoice》(韋浩川小說作品) 全書9部以【Track】劃分。 【Track01】已於2022年6月7日連載完結 【Track02】已於2022年8月5日連載完結。 每【Track】連載完結後一周將維持公開,其後最初10章依然解鎖為試閱篇章,往後章節將納入【魔音樂土】上鎖。 因應過往百餘章節的反應和讀者習慣而稍作調整,2022年8月6日起,將不設頭10章5天雙更,而是一律維持每日一更,更新時間為每日中午前。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60 亞當

阿流站在無人舞台上。觀眾已散去,面前一整片空椅,沉靜無聲。有些空椅上,還留著螢光棒一類的東西。場館的工作人員拖著疲乏身軀,進行清理的工作。台上,各類音響儀器已被移走,空蕩蕩的。下一場演出,將移師另一場地,魔音樂團留下的餘音與氣味,在這裡或許只會停留一晚。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59 療癒

阿流怔怔地望著輕,竟然一時無法反應。就在他愣住的短短一瞬間,全場的鼓舞呼喚,轉變成痛苦哭喊!喊叫喚醒了阿流,也在同一秒消失。彷彿剛才那麼的一秒,根本只是阿流自己的錯覺。然而,他知道不是。場館裡萬多名觀眾,當中某些人明顯是候選者,擁有不同的魔力。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58 輕

阿流躲在技師團隊之間,在舞台後方,感受著魔音樂團的演出。哭了整晚。「傻瓜!」每一環節與環節之間的交接時間,凌沁總會走到阿流面前,拍拍他的頭。真的真的,很喜歡魔音樂團。絕不能讓樂團消失。阿流投入音樂的同時,視線穿過淚光,留意著台上台下,整個場館。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57 歡呼

得悉阿流已能單憑觸感學懂魔力,更擁有自癒能力,又知道他有多重視她們……那些人接下來還要幹甚麼?大概也是同一班人,讓凌嬰與肇飛找到了阿流。甚麼也沒有的一個男孩……又或者,不是甚麼也沒有,而是他所擁有的,她們無法理解……電腦的作業系統,要是載入某種軟體,而軟體版本比系統先進得多,很有…

Related Tags

  • 川說對話
    139
    搖滾樂
    1652
    漫畫
    2221.2k
    歌姬
    218
    流行音樂
    60733
  • 絕對歌姬
    117
    科幻
    168567
    作家
    79180
    復刻出版小說
    116
    樂隊
    1022
Back to All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56 不一樣

卓見除近來多篇魔力專題外,一直以來最為人所熟悉的,便是兩名總編輯。一位是魔音樂團創辦人,年輕但天才橫溢的蕭邦造;另一位,是樂團創辦之初,便與蕭邦造並肩作戰的前樂團監製斐非文。來到今天,蕭邦造已經離世,斐非文成為唯一,由他做接二連三出現魔力覺醒的專題,在知情人眼中,本來就順理成章。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55 刺青

阿流坐在地上,地板一片緋紅。背上熱暖的血,似沒止盡地傾流。凌嬰的手,輕柔地撫過阿流的背肌。一吋一吋,像嬰兒般,阿流的皮膚微泛淡紅。血氣似乎還未平伏,在完好嫩滑的肌膚中間,一條深長的傷痕,觸目驚心。「沒有效!」凌嬰掌心停留在阿流腰間,眼裡掠過一陣前所未有的激動。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54 抱緊我

耳邊同時傳來身後的凌嬰,打掉施襲者手上刀的金屬碰撞聲,還有肌肉硬碰的悶響。阿流沒空餘去理會臂上的傷,只管以膝蓋橫撞向旁邊的人,繼續前進。一下遲緩,他們或許便不能繼續用自己的力量走…無法繼續牽手,阿流與凌嬰背靠著背,在不能目視的環境下,純憑聽覺與觸覺,迎擊來襲的人。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53 咆哮

除卻兩個人輕微得幾乎聽不見的心跳聲與呼吸聲之外,就只有小跑車的引擎和車輛跟地面高速磨擦的聲音。回到車上後,凌嬰一直沒說話。雖無切身感受,但阿流仍然可以想像凌嬰此刻的情緒。飛飛的弟弟……那個刑克,滿腦子都是恐怖的念頭……除此之外,阿流從另外三名男生的思緒間,得悉那班人想要他做的事。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52 心寒

車聲,遠去。可是,凌沁仍是沒有放開肇飛。一個擁抱中,包含著她告知肇飛的原因以外的意義……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她聽得見,肇飛跟自己的心跳聲,同步,而且一起在加速。「沁……」「醫院出現過的那個人,跟阿克在一起。那個人……知道了……我們無法跟蹤他們了。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51 秘密

「我是第一次感受到你心內有個秘密,而且你單憑自己的力量把它緊鎖起來。」凌沁伸手揉了揉肇飛的眉心。肇飛知道自己有能力不被靈感探知心深處的思想。確實,他有必要禁閉他與弟弟的那番對話。刑克的那句話絕對不能被魔音樂團裡任何一個人知道。尤其,澄音…他慢慢地握住凌沁有點冰冷的手,拉下,緊緊的,不想放開。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50 焚

唐克隆,受凌老先生所託照顧凌沁兩姐妹和他這個養子。從最初的最初,便不理他們是否年紀太少,一股腦兒向他們灌輸有關魔力的一切。肇飛一直知道,唐克隆這個老師是真心疼惜凌嬰與凌沁,但更知道老師另一方面亦沒停止過的利用姐妹二人。所以,在蕭邦造出現之後,肇飛順理成章宣布獨立。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49 怒

「嬰嬰……」阿流能夠感知刑克意之所指,更感受到凌嬰心裡的憤怒……頃刻,讓靈感也被燃燒起來的憤怒……車窗關上。凌嬰的小跑車啟動了引擎,倒退大概十米後……轉向,倏忽增速,以車頭左角猛烈撞往休旅車!阿流回到車上,急忙駛開。有默契地留空撞擊路線,讓凌嬰無顧慮的繼續行動。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48 不逃

阿流收起兩手,閉上兩眼。他不知道自己剛剛所做的,並不是一般人可以隨意做到的事。「這首歌,想給澄音唱?」凌沁拉著妹妹,往阿流走近。「還是,想由小嬰唱?」凌嬰已回復,平靜無波的神態,冷漠眼神,沒有同意,也沒有反對。「可以嗎?」阿流張開眼,望向凌嬰。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47 續篇

如果這種魔力,有甚麼可以扭轉未來軌跡的話,蕭邦造理應一早這樣做。肇飛很清楚,他這個師傅,絕對絕對不想離開澄音。尤其,他們分開過長達八年的時間,再重聚後,更分不開。由心而發的語言……言靈的力量……肇飛只曾把預視所見說出口,令所說的成為事實。那些,全都不受他自己所控制。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46 選擇未來

肇飛轉身,看著消失在梯級盡處的嬌小身影,心裡不禁萌起一陣慚愧。沒有懷疑,沒有討厭,只因要改變肇飛所預見的未來,所以不可能無條件信任一切都像謎的阿流。凌嬰的心意,肇飛要到這一刻才明白。肇飛緩步走到邊緣,伸手輕撫凌嬰剛才獨坐的地方。不像凌嬰,甚至現在的阿流,肇飛沒有能探知一切的靈感。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45 學不壞

「靈感,你懂?」凌沁極罕有的情緒,竟被勾起來。阿流點點頭。「你知道當你彈琴時,可以影響別人的情緒?」「就像嬰嬰和妳,還有澄音。」阿流再次點頭。「可以透過靈感,感受別人,也可以把自己的感受,傳達給別人。由心靈開始,生理,甚至隱藏在人體內沉睡的潛能、魔力,全都能夠加以影響。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44 情感

平常人花一生精力的研究,阿流單是看資料,便可以同時學習資料背後畢生努力的成果。他,不單止用眼去看,還可以輕而易舉把一切推演出來,哪怕只是一個名詞,起源與任何已有,甚或未出現的用法配搭和意義,他都可以知道。肇飛說得對,阿流學習能力超乎常人。但,也說得不對,因為阿流打從開始便不是學習,而是了解與消化、研究。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43 失落的曾經

澄音停下來,走到高架子前,兩手搭在麥克風上。「那一場,第一首和最後一首歌,同樣是他寫給我的《季候鳥》。」「我很喜歡那首歌。」阿流拚了命的點頭。「數一數,你出現才兩個月,我卻總覺得認識你很久了。」澄音兩手由麥克風架,收起,輕輕按在肚腹上。「你答應過的,讓我再見到邦造……」答應了甚麼?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42 選擇消失

阿流懷中,凌沁抬起頭。她投向他的眼神裡,阿流感覺到,那是憐憫。她嬌小的身軀,本來暖洋洋的心窩,慢慢轉冷。「那個地方是怎樣的?」凌沁嘴唇冷得有點乾乾的,但仍然掛起一抹笑容。把陽光也比下去,就似向日葵盛放一樣的笑容。「妳知道我不會記得。」阿流的心,甚至體內的脾與臟,全都揪緊扭曲起來。

韋浩川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41 未命名

澄音仍然抱緊蕭邦造,似要把自己融進對方身體裡。「多過幾天,我來會合。」蕭邦造輕撫著澄音剛剛過腮的短髮。「還記得九年前吧?我們在倫敦邂逅。」「當然記得!你偷看我,還要足足一個月都在偷看我!」澄音輕輕拍打蕭邦造的胸膛,終於笑起來了。蕭邦造順勢翻躺到床上,把澄音拉進懷裡,繼續把玩她輕軟的髮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