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短篇小說
59 are following
244 articles
張不通

[5分鐘小說] 企鵝女孩

5分鐘的極短篇小說,收錄於《即使有點晚了還是拖拖拉拉不想睡覺》。

張不通

[5分鐘小說] 對街那個不熄燈的鄰居

5分鐘的極短篇小說,收錄於《即使有點晚了還是拖拖拉拉不想睡覺》。

芸枫时

大衣碎片「三题练习」第七天

「弓箭手」、「暗殺」、「大衣」呼啸的风声夹杂着破布的声音,一望无际的黑暗中,闪烁着光。不用再拿出委托单,前方的人就是目标。箭筒中的呻吟被风声掩盖,目标手中的烟也突然熄灭,身上的大衣碎片终于支撑不住。「去拿报酬」。目标的心脏上,赫然有着一根箭矢。

芸枫时

暴风雨中的史莱姆「三题练习」第六天

「史萊姆」、「暴風雨」、「鐵礦」稍微有些冷了。矿洞内传出咚的水声音,好像有些暖和了。明明透明的身体现在却显得有些灰头土脸。努力伸出身体,在漆黑的矿洞内摸索,好像有些脏,这是铁矿石吗。风从洞口吹进来了,慢慢向里面挪动。变得有些潮湿了,好像什么都看不到了。

芸枫时

森林中的航行「三题练习」第五天

【森林】【蛋糕】【航行】远在天边的树海,为淡蓝染上一层墨绿。和身边的鸟同行,响起呼啸的风声。「喂!伙计们,做好准备,我们要横穿森林了」,前方是一望无际的树海,身后是与天相连的海洋,空艇上有着标志的「帆」渐渐扬起,代表着加速的信号。空艇从云中冲出,连着天边的森林没有阻挡它半步。

芸枫时

阳光下的蜂蜜「三题练习」第四天

「太陽」、「頭髮」和「蜂蜜」眩目的阳光照耀在街道上,风吹淡了空中的云。将一勺蜂蜜涂在面包上,反射着点点阳光。融化的面包伴随着微微的甜,几片树叶顺着人们溜进了甜品店。「哦?」女孩子的头发闪烁着亮光,微甜的风稍稍从耳边滑过,「这里没有苦咖啡哦」。

豌豆草

Closing Time

20240427

芸枫时

求签可不一定准哦「三题练习」第三天

「學姊」、「提拉米蘇」和「神社」树林传出沙沙的声音,道路上偶尔散落着树叶。神社小道边的树木夹着男孩,望向尽头是站在远方的巫女。「是来求签的吗?」巫女转头看着男孩,但脸撞向了保温箱,「呜,这里求签可不一定准哦」。「是学长告诉我学姐在这里的,学姐是,巫女吗?

芸枫时

欢迎来到软呼呼甜品店「三题练习」第二天

「學弟」、「糖果」和「市區」「欢迎来到软呼呼甜品店!哦?你是……」,女孩抓了一把糖果,放到刚进门的男孩手里。「学姐?」,女孩摸着男孩的头,「好久不见,上次送你的糖果吃完了吗」。摆放甜品的展柜正闪闪发光,两人身上映照出透过玻璃照射进来的光线。

芸枫时

「三题练习」第一天 马车中的史莱姆

「史萊姆」、「公會」、「馬車」「我才不会承认那样的人是冒险者」,略显老旧的建筑旁站着一个小男孩,顺着他的脸看过去,正停着一辆马车。「早上好,今天也被小孩子讨厌了吗?」,柜台小姐从身后拿出几张任务单,「是这个月的第三十二次」,「那要不要试试带着他参与这个委托」,一张讨伐史莱姆的委托...

芸枫时

铃铛「三题练习」第十一周 修改

【愿望】【铃铛】【火焰】篝火噼里啪啦地响着,飞溅出来的火星到了男孩面前已然变得看不见了。温暖的感觉仿佛透过身体,撕下一块带骨肉,虽然有些发焦的表面和略带苦味的不太喜欢,但肉的香味在之后扩散开来。永夜下,今天确实值得庆祝,至少是为这里带来了篝火的火焰。

Cloudy

牙痛

眼见令我痛苦的它消失于校门外的荒草丛。

芸枫时

铃铛「三题练习」第十一周

【愿望】【铃铛】【火焰】篝火噼里啪啦地响着,飞溅出来的火星到了男孩面前已然变得看不见了。温暖的感觉仿佛透过身体,撕下一块带骨肉,感受着发焦的表面和略带苦味的感觉,但肉的香味在之后扩散开来。永夜下,今天确实值得庆祝,至少是为这里带来了篝火的火焰。

徙逍

山水

不知為何,這讓我想起「蒼蠅王」裡的孩子。

徙逍

杜鵑

沒有這轟隆搖撼的聲響,天地總顯得過分空寂。

芸枫时

水壶「三题练习」第十周

> 「服務生」、「水壺」和「高中」 微暖的风滑过,橙色的阳光后露出地上长长的影子。男孩慢慢地走在房屋中间,偶尔在几家店铺前停下,望着橱窗中各种物品,但始终没有走进去,就这样慢慢地向前走着。男孩停在一家甜品店前,推开精美的玻璃门,代表着一天的工作开始了。

芸枫时

公主的钱包「三题练习」第九周

「公主」、「錢包」和「山巒」「这附近的山,可以买下来吗?」女孩指着远方被绿色覆盖的山峦,得到了身边侍者肯定的答案。「一不留神,我的身边就只剩下了这几座山」,女孩的脸上的笑容不知何时消失了,头上粉色缎带系成的双马尾也已经换成了清爽的短发,只有面影,还和当年的女孩一样。

芸枫时

沙漠的比赛「三题练习」第八周

「屠夫」、「比賽」、「背包」嘴里像是磨破一般,眼睛上也有着一层沙子,虽然背包中还有着沉甸甸的水,但还不到它们出场的时候。没错,这是一场比赛。真想打一拳从仙人掌里取得里水就感觉胜券在握的自己,刚走了十千米,不,可能只有一千米就觉得水分被这黄沙抽干。

芸枫时

免洗筷「三题练习」第七周

「彩霞」、「百貨公司」和「筷子」百货公司的货架上零零散散的摆放着几分便当,随手拿起一个,里面的生菜早已有些泛黄,今天的晚饭也是微凉。取出其中的一次性筷子,仪式般地说出「我开动了」,随即狼吞虎咽一般将食物塞进肚子中。天边早已挂满彩霞,百货公司的玻璃闪烁着扎眼的光芒,喧嚣过后留下的沉寂,不是安心,而是空虚。

芸枫时

颠倒的勇者

微酸的雨水滴落在身上,地上的塑料袋被烧灼出小洞,手中拿着配给的「果冻」,走在嘻闹的街上。偶尔也有像我一样拿着配给的人,不过我看到的时候大多都倒在了地上。「他们」的确不需要穿着这身不透气的「茧」,偶尔几个向着我来的「他们」,仅停留片刻,就如同雨水一般走到远处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