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我說|新之所向心的回歸

聽你說
·
·
IPFS
·
只要是身而為人,都不應該有所限制,只要我對這塊土地有認同,今天不論我的國籍為何,都可以是任何人

作者:Ngô Đình Nhi(對於作者來說,中文名字背後臺灣家人的期望讓他覺得壓力很大,而越文名字是越南家人滿滿的祝福,所以更偏愛越文名字多一點)

我的母親來自越南,父親為臺灣人,我則是近年來屢見不鮮的「新二代」。對我而言,身份上的獨特開啟我的多元視野,更幸運的是,我的成長過程中並未遭遇太多的不友善對待。而最常被提問的是:「你覺得自己是臺灣人?還是越南人?」童年時總會不假思索的回答,直到一次經驗讓我徹底改觀,那是回越南時和家人對話時都是請母親幫忙翻譯,後來母親讓我自己回外婆家,學習開口和越南的家人相處對話,有一次阿姨在跟我解釋我聽不懂的詞彙時,外婆從旁邊經過聽到,說了一句影響了我很大的話,外婆說:「哎呀!她臺灣人聽不懂不用解釋了啦!」,聽到這句的當下,心裡五味雜陳,原來外婆沒有把我當越南人,沒有把我當自己人,當下便決定好好的學習越語,回臺灣後便開啟了我的越語學習之路。

作者的全家福

除了平常和母親對話外,也時常打電話回越南和家人聊天,利用網路資源等等,在學習的過程中算是順利但也鬧了不少笑話,隔年再回去越南時日常對話已經可以無阻礙了,那次阿姨主動跟外婆說:「Nhi(我的越文名字)現在越語說得很好了,也是越南人了」,內心無比開心,也因為這樣我才意識到自己的身份不單單只是臺灣的新二代,同時也是越南人,語言是拉近人們距離很快的方式,當你和對方有共同語言,親密程度也會上升,而當現在有人問我是哪裡人時,我會說我是臺灣人也是越南人,過去聽過很多背景相似的朋友說他們家裡人是反對他們學習母語的,但我母親堅持用越語和我對話,讓我從小建立語感,很感謝母親的決定,也幫助了我在後續的學習上可以更快速。 

很多人都對於新住民、新二代都有一些奇妙的見解,有一次學校舉辦弱勢學生證照考試補助,讓我很意外的是裡面包含了新住民子女,似乎社會上普遍認為新住民、新二代就是弱勢族群,這普遍的刻板印象,我想這也是二代們不願意大聲表示自己身份的原因之一,但看到現在越來越多人大聲說出自己的身份時內心是十分感動的,原來一直以來我都不是孤單的,也有很多人也努力著扭轉這社會帶來的刻板印象,期待有那麼一天所有人都可以大聲說出自己的身份認同。

作者最愛的外公外婆

在我的成長過程中,無論是生活習慣、飲食甚至是思想上,母親都影響了我很多,自小在兩國文化中成長的我,一直都以自己兩種身份為傲,母親從小就堅持要把她越南的文化帶給我,母親說:「雖然你生在臺灣,長在臺灣,但你身上有一半的血是我給你的,別忘了,你也是越南人」。

對我而言,只要是身而為人,都不應該有所限制,只要我對這塊土地有認同,今天不論我的國籍為何,都可以是任何人,我愛生養我的臺灣,同時我也愛孕育我母親的越南,少了任何一邊,都不會造就現在的我。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聽你說Listener 移民工法律暨公共衛生諮詢平台 ➤ https://listener-together.org/ ➤ https://www.facebook.com/listener.together
  • Author
  • More

實習日誌|黃珮茹 中正大學社會福利學系

聽你說專欄|從排斥到接受自己身分的轉折過程

實習日誌|李依靜 中正大學政治學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