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運三山動,江高數尺韁。

Red
·
·
IPFS
·
寫於九二一前夕。

陸文圭-宋代

天公惡作劇,翻手變炎涼。
海運三山動,江高數尺韁。
震雷驚失弛,漏雨苦多狀。
不虜填溝壑,真成老更狂。

這首詩,明確點出地震。詩名為:和心淵雷雨地震詩。

天公惡作劇,翻手變炎涼。

短短幾個字,說出人類的渺小,自古就是。



記得我在剛加入馬特市時,寫過一篇九二一的文章,裏頭寫到這句話。

當時的大里「金巴黎社區」,是九二一地震全台單一災區死傷人數最多的,往生的就有八十多人,多年後我也搬離那哩,現在有時候會載著小孩回去看看。看著那片空地「那就是金巴黎,曾經在二十幾年前哭泣的一棟大樓!」也跟跟小孩講:「在那片土地上,有更多無私的人來自各地,無差別的愛人,無差別的救人。」

當初,第一次參加馬特市的社區活動,對應無差別,而回憶起九二一那段往事。


《半夜買菸的父親》。因為夜深拒絕女兒請求,一人外出買菸,就此天人永隔。


《隔著斷垣殘壁回應的女兒》。女兒困在倒塌的建物中,因為餘震不斷,機具不足,女兒的回應隨著時間越來越短,甚而消失。


在一片狼藉下,上演著以為在電影中才看的到的劇情,這就是自然的力量,這就是人生的哀歌嗎?


▲上面照片,是當初九二一,車籠埔斷層走過的地方,在台中霧峰鄉一所學校,為了如何保存?竭盡眾多建築師的腦汁,第一張圖旁的白色支架,就是為了鞏固這破裂教室,第二張圖在龜裂的樑柱旁,有很多透平支柱,也是建築師們的巧思,透明建材是為了不破壞教室內部原始狀況,但又能支撐支離破碎的梁柱。


▲白色屋頂覆蓋的地方,就是地震「走」過的痕跡,將學校操場整個隆起,為了保持原貌,不因為風吹日曬造成損壞,增加旁邊混凝土及屋頂的保護。








疾病取走性命,我們知道是因為細菌跟病毒,可以製作出對應的疫苗防止。

戰爭取走性命,我們知道是因為人與人之間的爭鬥,可以用約束或是溝通來對治。

天災取走的性命呢?難道只有空悲嘆嗎?我相信人類的韌性,九二一之後,建築相關法規的修正,讓現在的建物強度勝於以往。人類一直在努力,我相信。


▼石岡水壩,做左側的閘門也因為當時斷層走過而崩壞。


保留了這些,是為了紀念,還是為了記錄大自然的力量?我想或許都有,只是人類的記憶短暫,一段時間過去,那記憶就開始模糊,甚至已經遺忘。


這次九一八地震,花東地區的災情,希望喚起大家的記憶,對自然的尊敬,更希望這能量的釋放,不會再有另一次九二一的發生。天佑世界~


謹以此篇文章,對九二一罹難者報以深深追思,更對當時無怨付出的民眾深深地鞠躬。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