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一) 相遇

我的平行世界
·
·
IPFS
·
真愛,是會令人無法自拔。真愛,是能令人接受對方的一切好與壞、包括外表上的不完美。真愛,是不單止因為對方外表所引發的掀動,更是因為心靈上的聯繫。真愛,是能互相欣賞對方的本質、互相面對雙方在思維上最赤裸的一面。

千禧年前的夏天,兩個不到三十歲、外貌俊秀的年輕人,在飛機上相遇。


在十多個小時的直航長途機機程中,兩人有著無限的話題,天南地北,無所不談。兩人有著共同的興趣,同樣精通音律,熱愛藝術,唯一不一樣的是,一個因為要承受著家族長輩的期望,放棄了自己原有的夢想。另外一人卻非常幸運,雖然生在小康之家,更是一孩政策中,家中唯一一個小孩,但父母給與無窮的發展空間,沒有任何規限,只希望孩子能夠做到自己喜歡的事,追尋夢想、完成自己年輕時因為生活環境的威逼而不能完成的事。

兩人的惺惺相惜,十多個小時的相處奠定了二人日後的關係,成就了某人日後在愛情路上的契機。


在那年,一個漂泊在國外求學多年的年輕人,原本是多家跨國企業爭相取錄的優秀人才,可以說是前途一片光明、無可限量。但偏偏在他畢業前的那個學期,突然心血來潮、思鄉病發,推掉所有原本在考慮、洽商的大公司,決定在畢業後回國。當時的他並不是因為在家鄉得到了什麼樣的一份優差,純粹是因為離鄉別井多年,想念家人而回國。他當時的未婚妻並不理解他的決定,亦因為不願意放棄自己原本已經建立的事業與人脈,一直不同意他回國的決定。

兩人的關係,是始於長輩們的穿針引線,這個年輕有為的小伙子,從小到大都是資優生,雖然沒有俊俏的外貌,但高挑而風度翩翩的外表、才華橫溢,一直被同輩視為「實力派萬人迷」,迷倒不少年齡相約的少艾,但他偏偏一直對於男女之事並不著緊。與未婚妻的相識、相戀、甚至訂婚,都是身邊的人在推波助瀾,他一直都處於一個被動的狀態。他接受這份「感情」,初衷是因為他當時覺得男女之情、曖昧與追求都是浪費時間,他亦相當不享受這個過程,但他需要滿足父親的期望、傳宗接代。女方一開始是被他的才華所吸引,但相處的時間越來越久,開始發現兩人的矛盾。訂婚以後,女方一直不斷地暗示、明示自己希望可以和他有進一步的發展、進一步的身體接觸,甚至放下女性的尊嚴與矜持,主動引誘,可是他一直迴避,這也成了兩人最終分開的道火線。


「你是對我沒有興趣,還是對女人沒有興趣?無論我做什麼,你還是丁點兒生理反應都沒有!我不管你的思維有多堅定,對於你自己的宗教理念怎麼樣的堅守,但作為一個正常的男人,眼看著一個赤裸的女人,都可以毫無生理反應、甚至會覺得反胃噁心,這樣合付大自然定律嗎?我自問條件優秀,你要知道現在我還是不乏追究者的,對於我自身的魅力我從來都沒有任何懷疑,但你卻偏偏……我只有唯一一個合理的解釋……」


「並不是天下間所有的男人都喜歡大胸部的女人,更何況是一對膠的呢?」


這句話一擊即中、掐中要害,女人被激怒得完全失去理智,一巴掌往對方的左邊臉揮去。對方閃避不及,還是被女人手指頭那貼滿亮片、又長又方的水晶指甲刮傷了嘴唇左邊上方,留下了一小道疤痕。

女方難以接受現實、亦難以面對現實。既然神女有心但襄王無夢,女人決定痛斬情根、老死不相往來。這個年輕人對於這一段感情的結束,並沒有感到特別的傷心或者可惜。雖然這是他的「初戀」,但對於沒有開花結果,他沒有絲毫心痛撕裂的感覺,反而感到舒坦釋懷。


*-*-*-*-*-*-*-*-*-*-*-*-*


千禧年前夕的晚上,阿韋與Kingsley相約了一同吃晚飯,共度屬於兩人在二十世紀的第一個、亦是最後一個的除夕,期盼著在未來的二十一新世紀,一同經歷往後的無數個跨年倒數。


海旁是每年跨年倒數的熱門勝地、必定是人潮洶湧、熙來攘往,在這一年的除夕是百年一遇,逗留在海旁迎接倒數的人數更多,比以往更加熱鬧擁擠。兩人雖然同樣長年在外地生活,但一個在大城市市中心的音樂學院求學、進修,一直都享受繁華都市的五光十色。相反,另一個一直醉心學業,把大部分的時間都投放在追求書本的知識上,加上性格內向、不善交際,要他身處在人潮擠擁、熱鬧嘈吵的環境中,與迎面而來、和在他身後不停推撞的陌生人不斷地有著不同程度的肢體碰撞,令他煩躁不安,渾身不自在。


除夕狂歡,大部分的年輕女性都細心打扮,在一群濃妝豔抹的年輕少女中,出現了一個與別不同的小胖妞。皮膚嫩白的小胖妞看似十八、十九歲,體型高大而帶一點微胖,臉型略寬但卻擁有一個尖尖的下巴,五官的輪廓分明,臉上掛著一對濃密粗壯的眉毛、一雙明亮有神的雙眼,配上一個低鼻樑但鼻頭尖挺的小鼻子,雖稱不上是美人胚子,但卻散發出一種與周邊那群「濃妝豔抹」完全相反、獨一無二的氣質,形成了一股小清新。


Kingsley被前方的音樂吸引著,帶著阿韋在人群中穿插,走到正在做街頭音樂演奏的一群少男少女前欣賞表演。阿韋留意到,站在他身旁的那個小胖妞,看似陶醉地欣賞樂隊的表演,但她的眼神好像只是往一個方向、一個點凝視著,他估計這個女孩應該是專心一意地欣賞著、仰望崇拜著自己愛慕的人。阿韋在一眾樂手中尋找這個小胖妞眼中的那個人,觀察了一首樂曲的時間,他鎖定了目標,非常唐突地將頭貼近小胖妞的耳旁主動開口,聲線輕柔、但胸有成竹地問身旁的她,而發問的語氣是自信中不失禮貌。


「是中間吹小號的那個嗎?」

在這一刻,阿韋隱約聞到一陣似曾相識的花香味從小胖妞的髮絲微微地散發出來。


這個陌生男人的話,像穿心箭一樣直達小胖妞的心房,立刻令她的腎上腺素飆升,心如鹿撞,頓時面紅耳赤。她立刻瞄了一眼身旁的朋友,確定沒有聽見他的這句話,就立刻將這個陌生人拉開到後方,以免朋友聽到他們之後的對話。


「你是誰?你是B.C.的朋友?你怎會知道的?我……很明顯嗎?」小胖妞緊張又尷尬地問阿韋。

阿韋的回應,是一個溫柔的微笑加上一句「不是!沒有!」。


其實小胖妞的肢體與眼神都控制得非常好,沒有一般少女癡迷異性時的那種旁若無人、嬌扭做作的舉動與神態,旁人其實不太會著意得到她只是在專注地看著其中一個人,但偏偏阿韋就是有一種能看透她心思的能力,看透了她的思緒,他更看得出二人的關係,並不是情侶,但又不是一般朋友的關係,而是在「曖昧期」,更是一種單向的付出。

阿韋好奇,這個其貌不揚的小號手,並不高大俊朗,沒有健碩的體型,沒有一雙迷人的電眼,反而是和自己一樣,擁有一雙往下垂的小眼睛,可以說是相貌平庸,這個面容標緻的女孩,為何會喜歡上這個男生?


「外貌……重要嗎?只不過是一個皮囊而已。我喜歡的……是這個人的才華!」

背景音樂,是阿韋和小胖妞同樣最喜愛的、拉赫曼尼諾夫的《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第十八變奏段。


真愛,是會令人無法自拔。

真愛,是能令人接受對方的一切好與壞、包括外表上的不完美。

真愛,是不單止因為對方外表所引發的掀動,更是因為心靈上的聯繫。

真愛,是能互相欣賞對方的本質、互相面對雙方在思維上最赤裸的一面。


阿韋對小胖妞的回答非常欣賞,開始與這個陌生的小女孩談了起來。兩人不到十分鐘的對話,找對了投契的話題,年紀差異但思路相約,奇怪的是小胖妞對這個在鬧市中搭訕的陌生男子毫無戒心。他的腦海突然出現了一個奇怪的問題,他頓時、不假思索地就開口問小胖妞。


「那邊填海工程應該差不多完成,下年的除夕那片空地應該已經開放了!你猜那裡會用來幹嘛?」

「若果可以建一個摩天輪就最好!我希望和最愛的人坐一次摩天輪,一定會很浪漫……希望可以夢境成真!」


對於小胖妞的這個夢,阿韋不知不覺地把它儲藏在他的大腦皮層。







資料來源:

https://zh.m.wikipedia.org/zh-hk/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

封面來源:

https://dialoguereview.com/hedgehog_or_fox/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我的平行世界夢鄉與生活,幻想與現實; 感覺與感受,回憶與記憶; 一切和平共存…… 封面圖: https://www.bbc.com/reel/video/p081y2qm/could-deja-vu-be-a-window-into-a-parallel-universe-
  • Author
  • More

【夢與我】當年那個曾經愛過

【薩拉百利·哥德斯 — 有話兒】Pantry 講 Pantry散

【薩拉百利·哥德斯 — 思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