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我說|我是「新二代」,不是「星二代」

聽你說
·
·
IPFS
·
在打字的當下我才意識到要梳理「我是新二代」這件事並不容易,說實在的我並沒有什麼覺得自己比較特別的時候,但在回憶這19年內發生的所有事,我發現身為新二代的我其實一直以來都在想要「證明」些什麼。

作者:Rita

|雜誌裡的成功人士

我小時候很喜歡看學校的雜誌,尤其是看當季的人物專欄,他們的故事總是賦予我很大的想像,想像自己有天也能像他們一樣光鮮亮麗,贏得眾人的注目和祝福。

但我看來看去就是沒看過跟我一樣父母來自東南亞國家的人,雜誌上的人物大部分有著知名的爸媽或親戚,星二代的努力比起普羅大眾的日常奮鬥更容易被看見,那時候的我不知道他們是「星二代」不是「新二代」,我應該也是受了雜誌的影響,那股想要「被看見」的慾望不斷的滋養著我,推動我去實現那些對我來說遙不可及的夢想,小時候的我並不知道,星和新雖然只是一字之別,但我們乘載的命運卻天差地別。

在我讀著那些人物故事時,我能感受到幼小的我那熠熠發光的靈動雙眼,但每當我合起書離開圖書館,回到家後迎面而來的是我至今都不願誠實面對的現實,之前的我總覺得這些糟糕的瑣事將來會成為我勵志故事中的低潮情節,相信在這章結束後一切都會柳暗花明,所以我不斷努力著,努力讓自己脫離原生家庭,讓我在乎的家人們相信其實我們值得更好,但與之前不同的是,我發現我能做的只有催眠自己去相信而已。

|台灣台灣台灣。台灣

媽媽寫的「台灣」

我媽來台灣十多年了,四十多歲的她還是拿著小學生的生字簿在一個一個字的重複描寫,有一次我看到他學到了一個新的詞,他寫滿了整個A5的筆記本,上面不斷的重複寫著台灣、台灣、台灣、台灣……

我還記得她總是喜歡在深夜時找我聊天,聊上班時同事對她的排擠霸凌、聊我阿嬤在她剛來台灣時是如何欺負她、聊我爸的偏袒和自私自利,我永遠都忘不了她每次強忍淚水不讓我聽見的嗚咽聲。每一次她都哭著哭著就睡著了,所以就算我上完一整天的課身體很疲累了,還是會靜靜地聽她訴說。

但她有時候也會跟我聊別的,像是我和弟妹的成長過程有多讓她頭疼、像是她來到台灣後的所見所聞、像是她有多喜歡台灣的卡娜赫拉,說她有多麽的可愛,讓她一直想到我們三個兄弟姊妹。

台灣對於我媽的意義是什麼?是囚困她的牢獄,也是讓她得以快樂的園地,但在她完全暸解台灣的一撇一畫,懂得如何寫那對她來說最困難的灣字之後,「台灣」對於我媽,以及對於新住民的理解和認同,真的有付出同等的努力嗎?

如同我前言所說,回顧我大學二年級前的人生,我發現一直以來我都在想要證明一些事,我想要證明給酸言酸語的親戚們看,你們暗忖著的失敗不會發生在我的身上,我想要證明給我弟妹看,像我們這樣的人也可以考上國立大學,我想要證明給爸爸看,你瞧不起的女兒其實也可以有所成就,我想要證明給我媽媽看,你引頸期盼的幸福,我們其實也值得擁有。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聽你說Listener 移民工法律暨公共衛生諮詢平台 ➤ https://listener-together.org/ ➤ https://www.facebook.com/listener.together
  • Author
  • More

實習日誌|黃珮茹 中正大學社會福利學系

聽你說專欄|從排斥到接受自己身分的轉折過程

實習日誌|李依靜 中正大學政治學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