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知道,實驗的路還長著呢。

芳療練習生
·
·
IPFS
·
人類圖的策略與權威美妙之處在於它的形式原則,當你的身體正確,一切就會自然歸位。(The beauty of strategy and authority is that it begins with form principle, when the body is correct, then everything else falls into place naturally.)

我曾被問「為什麼好像對芳療的研究比對人類圖熱衷?」

我仔細想想,其實不是的。

人類圖自我接觸以來,差不多幾乎融入我的日常生活中,我既拿人類圖來深究自己,在任何我感到自己困頓糾結、鬼打牆的時刻;也拿人類圖來觀察身邊的人,在我難以理解對方的行為或者想接近對方的時刻。

對我來說,人類圖不是要相信,而是要實驗。

而且其實芳療也是如此,或者展開一點來看,任何一種自然療法,被我拿來使用的,都不是為了要相信,而是要實驗。

我覺得人類,特別是現代的人類真的很奇妙。我們會相信精神世界、甚至就活在各種虛擬的意識中,卻又在某一方面只肯相信物質,不肯相信看不見的,例如能量。或者說,是教育讓我們將靈性與物質、主觀與客觀一刀切開了,盡可能要清楚明白的,如果不確定,就絕不能認為那存在。「是啊,如果只有那些有感覺的人有辦法敘述,那不就是你們說了算嗎?」,我也時常聽到這種話。因此我很喜歡實驗。我認為與其辯說,倒不如親身體驗,因為人生是自己的、身體也是自己的,聽信數據、聽信理論,雖然能滿足我焦慮不安的一爻腦袋,畢竟它讀的越多、能找到的資訊越多越敢站住腳,可是身體卻不信。

我不敢說未曾在我身上發生過的事。

如果那只是知識,我便說那是書本或課堂講師告訴我的,如果我得拿出來敘述,我無法視為是我的觀點或想法。對人類圖我曾經如此,對芳療我也曾經如此。當我無法實驗,我就無法前進。只是實驗相當緩慢,所以我很常停下腳步,要透過一爻腦袋了解的知識更是浩瀚無邊,更別說有許多知識當下攝取了卻無法消化,必須經過一次又一次的反芻,才能從中找到一點可能讓自己進行實驗的指引。

如果我之所以看起來像是對芳療更熱衷的話,那或許是因為,拿起精油各種使用(或實驗),比起拿人類圖裡的知識各種實驗,看起來相對輕易入手吧?


最近接二連三的把身體弄出皮肉傷,隨手取出義大利永久花、岩玫瑰、真正薰衣草一比一混合塗抹;或者燙傷時取出大馬士革玫瑰純露即時濕敷,看著瘀傷或擦傷在一個下午反覆塗油後逐漸癒合,或是燙紅的肌膚在不到兩小時間完全恢復正常,這麼唾手可得的實驗成果,大概,還是為什麼芳療對我來說更容易實驗的原因之一,吧?


就像幾年前我開始肌力訓練後,能具體感受到在跳舞時身體更有力量、平常精神更好,或者切實感受到胃口大開、體重直線上漲。無論如何,身體的回饋很明確。因此,當我看到Ra說:「人類圖的策略與權威美妙之處在於它的形式原則,當你的身體正確,一切就會自然歸位。(The beauty of strategy and authority is that it begins with form principle, when the body is correct, then everything else falls into place naturally.)」,我就知道,實驗的路還長著呢。



#aromatherapy #loveyoyrself #thelove_of_thebody #芳療練習生的練習室 #人類圖很個人體驗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芳療練習生我是芳療練習生阿倪(倪玼瑜),人類圖1/3人、無內在權威投射者。前書店工作者,曾任誠品書店刊物《提案on the desk》主編;現為自由編輯。亞洲人類圖學院三階結業生,瑞士Usha Veda芳療認證二階結業。 https://aneditorwork.wordpress.com/
  • Author
  • More

◖ 劉備沒來以前,諸葛亮在幹嘛呢?◗ 拿諸葛孔明看投射者(下)

◖ 為什麼得讓劉備三顧茅蘆呢?◗ 拿諸葛孔明看投射者(上)

如果遇到 ▢ 型的主管,可能會是… ✰五星類型狂想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