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生奉媽祖,吉時逢誕辰。

Red
·
·
IPFS
·
因為阮是恁的孫啊~~

寫在前面:

媽祖二十八歲的時候,祂的父親出海補魚遇到船難,媽祖為了救她父親而喪身,死後升天得道,時常在漆黑的海上拯救遭遇海難的漁民,漸漸成為中國大陸沿海及台灣一帶人民普遍信仰神,更成為航海人的守護神。

▲ 參照網路的媽祖生平介紹。

台灣三月瘋媽祖,一來是因為民間信仰,二來是因為三月是祂的聖誕,農曆三月二十三日

信仰媽祖的庇佑,也希望她的遶境來保佑當地民眾的平安。


何謂遶境?

「遶境」出巡是臺灣民間信仰最為普遍常見的活動,所謂遶境是指神明巡視轄區,一般神明也有所謂「溫庄」的活動。

▲ 節錄台中文化資產處對遶境的解釋。



我的阿公,就是一個虔誠的媽祖信徒,本身又帶有些靈異體質,他會拿羅盤看風水,又是廟裡的「桌頭」,曾經拿著一把香掃臉(不知如何形容?直接描寫)在他八十好幾時,一點損傷燙傷都沒。看似靈異,可是會進補校念書,將學歷提升到國中階段,英文字母26個都認識,合起來可能會陌生。

當我還是國中時,他也在念國中補校~~

我的阿公,出生日治時代,有些觀念很傳統,是個嚴肅的父親,我的兩位舅舅常這樣跟我說,阿公對他們很嚴格,兩個兄弟不敢跟他說太多話。

我的阿公,骨頭很不好,因為年輕時的操勞所致。晚年因為脊椎關係,醫生不同意動刀在他九十高齡,阿公總是喊疼的頻率甚高,最後家母跟舅舅們決定就用灌骨泥方式固定那破損的脊椎,讓他減輕那疼痛感。

手術房前護理師喊著:「阿公家屬在嗎?」

我跟兩位舅舅向前。「我們就是。」

「阿公手術順利,可是在恢復過程中,大吵大鬧,一直拔掉手中的點滴,家屬可以進去安撫嗎?」

兩個舅舅轉頭望向我。

我進去恢復室,只聽到恢復室裡阿公的幹譙聲。

「阿公,是我,要聽話,不然不能出院喔。」阿公看到我,安靜下來,沒有幹譙。

「如果阿公再亂動亂丟東西,為了保護他,我們會做一些保護的作為。」護士這樣跟我說。

「我明白,也體諒,麻煩了~」

保護,就是會用一些器材固定病人的手腳,為免家屬誤解院方虐待,他們會事先提醒。

「阿公,你要乖一點,這樣快一點出院。」阿公輕輕點頭,然後閉上眼睛。


步出恢復室,我跟兩位舅舅有默契的點點頭,就是我們之間想的。

阿公,不喜歡這間醫院,他總是說,天兵天將在等他,還有陰間的壞人要抓他。



為何我會主動進去安撫阿公?

在我退伍那年,阿公的髖關節也需要動刀,習慣忍痛的他,一直私下用止痛劑止痛,直到他再也忍不住,那年是舅舅們接他到高雄動刀。

聽家母、舅舅舅媽們說,他們晚上照顧阿公時,阿公總是特別吵特別番,這次我特地南下跟他們輪班。


「遐(那裡的意思)有人在吵?」接近半夜了,阿公突然起身跟我說。


我轉頭望向阿公指的方向。望見那隔壁樓的平台上,有一群人在跳舞........沒錯。真的有人在吵..............

「阿公,我災,明透早阮跟阿舅說,咱換個房間休息。」

就這樣,他們就把安撫阿公的工作交給我了~



阿公很兇,對待他們兄弟倆,可是對我們孫子卻不一樣,充滿了疼愛。雖然我是外孫,他的疼愛卻不輸任何內孫,他喜歡聽我講.........因為我可以知道他想要表達的。或許~

▲ 阿公生前我聽過他唱過這首黃昏故鄉,他也可以唱台語版~~




曾經有一段時間沒回去看他,某次回去,阿公看到我,笑了笑。比了比我的頭也畫了畫他的頭。。。。

我永遠記得這動作,他說:「你跟我共款kāng-khuán(相同的意思),哈哈~你還肖年(年輕的意思)耶。」

「因為阮是恁的孫啊~」這是我回答他的話。


媽祖誕辰那天的清晨,他安詳得在睡夢中離世,一生事奉媽祖的他,那天隨著媽祖修行去了。我用吉時形容,或許異於傳統對於離世的用語,可是媽祖誕辰不就是吉時嗎?呵呵~

如今,我留著阿公的電動剃頭刀,一個星期兩次剃著我的光頭,用我的方式紀念他。

因為阮是恁的孫啊。我跟他的共同點。那顆發亮的頭~~


臉書上出現當時我短短的幾句話,念著我的阿公:

九十有二
一生奉獻天上聖母
聖母聖誕之時
也回歸懷抱

時間長短
不是現世多寡
而是存在歷代子孫心中多久

有始必有終
有生就有亡
終不是盡
亡亦非滅

今生會終了
來世會延續

敬親愛的阿公~



今天的彩蛋,就留給我阿公~

影片中5:11,7:12拿著麥克風當司儀的人,就是我阿公~~

最後用我最喜歡的荷花,送給在天邊的阿公,也給看文的各位,一切平安。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