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讯息之一——雪滴花

槛外人
·
·
IPFS
·
春讯 vårtecken 诗

2月底的北欧南部地区,按天气数据的分析已经入春有一周多了,但长时间在户外还是需要穿厚外套,戴好手套和帽子。身体虽被束缚,却可以真切地感到春讯——瑞典人所说的vårtecken,它可以是一声清亮的鸟鸣,亦可以融化的雪水潺潺,还可以是背风处的暖阳,更明显的是日照时间迅速地变长。对于我来说,最喜欢的春讯是此时一丛丛的雪滴花,这种一年中最早露头的白色小花。

单看一朵就已觉得那珍珠耳坠般的模样可爱至极,而它们往往会簇生成一片,在早春单调的灰褐色调里明快地让人无法不心生喜悦。

雪滴花多少有点像家乡的梅花,盛开在寒冷的时节里,宁愿抵抗料峭的春寒,也不去凑仲春开始的群芳竞艳,所以大概也是可以入花品的。

或许是这种品格,雪滴花自然会在诗人的笔下流动。有这样一首写它的小诗,我很喜欢,试着译一下:

你知道我是谁,我如何活着?

曾经绝望的你

是否明白冬天意味着什么?

我以为自己活不过冬

可在窒息在泥土中的我末曾想到

竟再次苏醒,发觉我的身体...

在潮湿的泥土中

又有了知觉,过了这么久

竟还记得如何在

在早春的寒光中

感到害怕。却又在你们中间

在新生世界的冷风中哭泣,

只为那历险后的欢愉。

作者:Louise Glück

住地附近还有这种雪滴花,当地人叫它雪钟,带些黄色的“裙边”,叶片也略宽些,是另一种的可爱和娇俏。这个品种并不常见,所以每年到这个时候都会去拍些照片来。

故土的亲友在赏梅时,我在远方看着这些雪滴花。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logbook icon
槛外人农妇,母语一般,其他语言更一般,但这些都没有能阻挡我对各种语言和文字的热爱,哪怕是看看也好。
  • Author
  • More
瑞典语文学翻译
6 articles

丹麦王储取名为何只有两种选择

为了不被忘却的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