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 (十三) 開始與結束

我的平行世界
·
·
IPFS
·
其實越是要忘記一些東西,就越是無法忘記。心裡越想要忘記,其實是再次的想起,加深思念。

1985年的仲夏,在密西根州的麥其諾島上最著名、最有歷史價值的豪華酒店前的一片翠綠的草地上,一位年輕的孕婦坐在酒店的戶外用餐區、在太陽傘的庇護下,看著前方遠處、正在與孩子踢足球的一對父子。年輕的孕婦摸著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自言自語:「孩子,你要記住這個畫面,記住這個感覺,記住這個人。不要像媽媽一樣那麼笨,知道嗎?愛的承諾,是需要一個約束才能令男人廝守終生……」


一個女人走向這對父子,拿出手帕為孩子擦汗。


年輕的孕婦是抱著一絲奢望,奢望那個「堅守婚姻」的男人「回心轉意」,對自己兌現承諾,特意來到男人與家人渡假所下榻的酒店……


最終沒有得到任何的承諾、協議、關注或憐愛。得到的只有孩子出生證明上、父親欄上一個冷冰冰的名字、十三盆白色勿忘我,以及十三個字。

「對不起,是我辜負了你……忘記我吧!」


其實越是要忘記一些東西,就越是無法忘記。

心裡越想要忘記,其實是再次的想起,加深思念。


*-*-*-*-*-*-*-*-*-*-*-*-*


婚禮會場,沒有奢華耀眼的佈置,反而是簡潔優雅,沒有代表「激情的愛」的紅玫瑰,反而是佈滿高雅潔白的橙花。橙花的花語是「貞潔」,代表著對婚姻的潔淨和忠誠。


禮堂外擺放一張巨大的新人合照,照片中的二人並沒有穿上婚紗禮服,反而是非常樸素的穿搭。男的穿上純白色圓領汗衫,女的穿上一件藍白色粗間紋背心。二人坐在公園的草地上,女的坐在男的前面、依偎著,好像被男的熊抱著似的。兩人前方放著一張照片,照片中是一個十來歲的男生,抱著一個寶寶坐在他的大腿上……


「我和太太,曾經多次在各自的生命裡擦身而過,但最後還是能再相遇、相識。她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她那似曾相識的笑容,和我小時候遇過的一個小寶寶的笑容給我有著相同的感覺。儘管我自己本身是一個每事講究實證的人,但我卻相信『緣份』這個毫無科學根據的東西。


就是那年的暑假、在我出國唸書前的一個下午,我和一個穿著白色圓領汗衫、搭上藍白粗間紋小背心的小寶寶在公園巧遇。我們的相遇是一種緣份,我們的那張合照亦成為了我孤單寄宿生活的太陽。


過了這麼多年,我依然清晰記得她的笑容、笑聲和氣息。出乎意料的是,我居然能再次擁抱這顆太陽,讓她再次、永遠地溫暖著我的心靈。」


新郎的致詞完畢,新人帶著幸福的眼神互望,再向一眾賓客敬酒。


一眾賓客的疑團終於解開,這就是婚宴門口擺放著的、那張奇怪的新人合照的由來……


在L眼中,這一切都依然不真實,幸福地與L先生對望時,心裡依然藏着一個疑問。這個疑問,是她小時候看完童話故事後,母親給她的一個疑問。


「童話故事裡的『Happy ever after』,你認為在現實生活中真的是存在嗎?」


稍微放下戒心的刺蝟,依然是全身帶刺。


*-*-*-*-*-*-*-*-*-*-*-*-*


L選擇了L先生以後,她一直還是與母親同住。


婚禮之前,暖男與L一同回她的家收拾行李,準備搬家。兩人雖然相識多年,但暖男從未拜訪過L的母親。一踏進L的家門,暖男被眼前見到的景象嚇到。


夢,或許也只能是想而不果……

有一幅畫,一直存放在林氏大宅、男主人的書房裡。男主人過世後,女主人一心要將它在這世上永遠消失。在它差點兒被拿去燒毀時,有人出手阻止。


「既然爸一直將它收藏,在天之靈也不會希望我們把它毀掉,就完璧歸趙吧!是爸對你不忠,還是你把爸當成救生圈,在這一刻還重要嗎?」


暖男將L送回L先生的家後,趁孕吐嚴重的L在睡房休息的時候,暖男把L先生拉到陽臺。


「韋,你有去過娜娜的家嗎?」

「沒有!」

「你知道我見到什麼嗎?是……」

「我知道,娜娜是也知道的。」

「什麼?全部嗎?」

「她需要知道的,都知道;不需要知道的,我永遠不會讓她知道!」

「什麼意思?」

「Kingsley,我還是愛你!我對你的愛是沒有變,你是知道的,但這一點娜娜不應該知道。

我需要娜娜,她是我唯一會選擇的女人,她的媽媽也希望她留在我身邊,這一點她需要知道。

但我們要她心甘情願地為我生兒育女,我們總得想點辦法吧!這一點不能讓她知道!


人有些時候,就是要作出很多的逼不得已……世間上,哪有真正的『完人』?但就讓娜娜相信我就是她的『完人』吧!」


在麥其諾島上,小時候的L先生與L的母親第一次見面,已經察覺到自己的父親與這位年輕孕婦的關係。兩人之間的協議,就在這刻默默達成,唯獨L先生的母親在當時、直到現在還是懵然不知。


L先生知道,男人與女人大不同,要得到一個女人的心,需要更多的時間、更需要一些「條件」與「工具」去輔助,尤其是對一個感性大於理性的女人……


緣份,是天注定,還是人為?


*-*-*-*-*-*-*-*-*-*-*-*-*


狐狸給人的印象是狡猾,但其實只是過於聰慧機敏,懂得要生存就必需學懂偽裝。

狐狸害怕人類,但在夜深嚴寒的沙漠裡,他為了生存,步步為營地行近人類的範圍,甚至走進人類的帳篷裡取暖。

為了生存,他隱藏了自己的本性,偽裝成另一種人類喜歡的犬科類動物。

在狐狸的世界,他能為了生存,放棄自己的同類,擁抱一個能讓自己溫飽的人類。

狐狸的付出並不是假裝,亦不是沒有真心,只是不能隨心。這些「付出」都是有策略、鋪排,一切在他的計劃之內。


刺蝟天生本應就長滿尖刺,是來作保護之用。若果沒有了那些刺的保護,光禿禿的刺蝟就會在寒冬裡失去保護層,活生生地凍死。

若能將刺蝟擁抱到懷中,那並不是因為她為了愛人,甘願忍痛、滿身鮮血地將身上的刺全部拔掉,只不過她並沒有把身上的刺豎起、而是把尖刺順著像皮毛一樣,欺騙世人。

因為人類的世界,太過五光十色。但紙醉金迷的背後,隱藏著的卻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







完。







靈感來源:

《俏郎君》張敬軒

《狐》張敬軒


封面來源:

https://dialoguereview.com/hedgehog_or_fox/


圖片來源:

https://amashusho.blogspot.com/2021/05/flying-whales-wallpaper.html?m=1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我的平行世界夢鄉與生活,幻想與現實; 感覺與感受,回憶與記憶; 一切和平共存…… 封面圖: https://www.bbc.com/reel/video/p081y2qm/could-deja-vu-be-a-window-into-a-parallel-universe-
  • Author
  • More

【夢與我】當年那個曾經愛過

【薩拉百利·哥德斯 — 有話兒】Pantry 講 Pantry散

【薩拉百利·哥德斯 — 思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