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歌的形式|坐在樹上寫詩的華裔酷兒詩人Chen Chen

MaryVentura
·
·
IPFS
·
詩人坐在樹上看著下面亂成一團的情境就這樣一直停留在我腦海中,每次想起,都會悲哀。

有些詩歌竟然可以像難忘的電影畫面一樣,即便讀完了整本詩集,也會在腦海中永恆停留。

華裔酷兒詩人Chen Chen的詩歌就是這樣的一種。這本小詩集叫做《When I Grow Up I Want To Be A List Of Further Possibilities》(譯:《當我長大以後,我想成為一個未來可能性的清單》)。

書封

封面設計一般,不過這是小冊子詩集的通病。但是,開篇的第一首詩歌就已經充滿了衝突與對照。

書內頁

這首詩是一種自畫像的感覺,卻圍繞著一個詞「sip」(啜飲吧)說開去。在母親的眼中,喜歡用吸管喝東西的兒子就是娘娘腔,真正的男子漢應該「大口喝酒、大口吃肉」,讓我想起了《水滸傳》裏面的一百單八將,就算大口喝酒、大口吃肉,也不乏彎的好漢呀!

最令我心痛的詩句——「I am a gay sipper, & my mother has placed what's left of her hope on my brothers.」當喜歡用吸管的兒子Chen Chen知道母親把她的期望寄託在其他兄弟們身上,他該多傷心啊💔「She wants them to gulp up the world, spit out solid degrees, responsible grandchildren ready to gobble.」家庭的衝突、愛與不愛、接受與不接受都在這上下兩句凸顯出來。亞裔父母的期望啊⋯⋯

我記得詩人Louise Glück曾經寫過一句詩,是說對於她而言(她是家裡大女兒),妹妹的出生是她一生無法彌合的痛。其實,她不是說恨妹妹,而是在講一個孩子覺得父母給自己的愛被弟妹分走了,雖然很多時候父母一碗水端平,沒有過度偏心,孩子還是或多或少會有點這樣的失落。失落是正常的,但真的知道父母因為自己的性取向而將希望寄託在其他兄弟身上,是太痛的領悟了。同樣,父母也傷害了那些站在世界之巔,「吞雲吐霧」被製造出來的「真正的男子漢」。

出櫃那天

接著,Chen Chen有一首詩記錄他告訴母親自己是Gay的經歷。他母親聽後扇了他一耳光,衝突升到頂點。然後,被打的Chen Chen傷心地「離家出走」。其實,他的「離家出走」不過是跑到外面的院子裡,爬到了一棵很高的樹上坐著。在他父母發現他「失蹤」後,立即報警尋找,無果,亂作一團。而這一切都讓坐在樹上的詩人看在了眼裡,這一切最後都成了詩

詩人坐在樹上看著下面亂成一團的情境就這樣一直停留在我腦海中,每次想起,都會悲哀。


All rights reserved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讀者送我情♥️♥️♥️

logbook icon
MaryVentura🌀回文詩人🌀 @字縛雜誌 Founder 書評外的話👉 https://liker.social/@MaryVentura
  • Author
  • More
書評•評書
148 articles

書評•評書|匡靈秀《黃色臉孔》裡的那麼多聲音,你聽得見哪個?

詩歌的形式
29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