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ovanni Reyna〈For Jack〉(節錄)中文翻譯

ksiazka
·
·
IPFS
·
Giovanni Reyna(下稱小雷納)是多特蒙德和美國國家隊的選手,今天在美國國家隊繳出兩助攻的好成績!剛好最近在翻譯小雷納過去的文章,就著今天這個機會發出一部份節錄,希望大家都能來看看這個相當撼動我的故事。

完整原文:https://www.theplayerstribune.com/posts/giovanni-reyna-usmnt-borussia-dortmund-soccer

  總有一天,我真的要向Sergio Agüero說謝謝。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我一直想著,「我需要和這個人對上」,這樣我就能和他談話了。並不只是因為我的祖父是阿根廷人,或是Sergio是我們家最喜歡的其中一名球員,又或者是兩年前的世界盃、我們全家都坐在電視機前為阿根廷加油。

  都不對。我有一個要告訴他的故事。許多年前Sergio射進的那一球,賦予了我這一生中最幸福的一刻。

  要知道為什麼的話,你需要認識我的哥哥,Jack。

  Jack在我還是個孩子時就是我的英雄。有些人認為是我爸Claudio造就了我,使我成為一名好球員,畢竟他就是職業選手。當然,他提供了我良好的建議,以及一些很不錯的基因。但當我在曼徹斯特——也就是我爸為之效力的曼城俱樂部所在地——成長時,和我一起在後院踢球的人總是Jack。

  我們有舊式的Samba牌球門,你懂吧?一對一,無處可以躲藏。當時我四歲,Jack長我三歲,所以他有時會故意讓幾個球從他腳下溜走,好讓我贏他。不過,大部分時候,Jack會確保我輸球。於是我就會發脾氣。我會踢他、咬他、打他,然後我會哭著跑去找媽媽Danielle。這些比賽令我成長很多,我爸也會告訴我相同的事。我的競爭心、我的鬥志,這些都來自於要打敗Jack的嘗試。

  他是一個完美的哥哥。我一直都是個怕生的小孩,所以他會將我納入他的朋友圈裡,無論他們現在在做什麼。也就是說,我習慣和長我幾歲的人對戰。這給了我信心。當我不在現場,他會說我的優點和好話。當他意識到我正在變得比他更強時,是他推著我向前,讓我成為我可能成為的最好的樣子。如果我踢了一場出色的比賽,他會是第一個打電話告訴我我踢得多好的人。

  2007年,我們家搬到紐約,那裡有我爸效力的紐約紅牛隊。在2010年夏季,Jack被診斷出了腦癌,當時他11歲。我們一度以為他就要戰勝病魔了,但在2011年的十二月,醫生發現腫瘤再次回到他的體內。不久之後,當我們在墨西哥度假時,Jack因為接受化療的關係,開始變得很不舒服,重了好多磅。他還是可以步行和游泳,但他非常容易感到疲憊。那是我清楚這一切可能會以非常壞的方式結束的時候。

  接下來的幾個月,我用盡一切心力去幫助他。我必須快點長大。Jack沒辦法自己起身,他需要包尿布。我學會了微波食物和洗碗等等諸如此類的事。我也常常跟我的弟弟Joah-Mikel、以及我的妹妹Carolina出去透氣,他們也都經歷很艱難的時光。我只想讓我的家人開心,當然,還有讓Jack開心。所有人都在讓Jack開心,特別是在我們知道他只剩下幾個月可活之後。每一晚的晚餐桌上,我們會對彼此講故事、然後大笑。每一晚都是。不知為何,即使身在如此令人頹喪的情況裡,我們還是設法擁有一點樂趣。

  2012年五月的某一天,當Jack十三歲時,我們全家聚在客廳收看英超的收官戰。我想甚至連我祖父母也在吧。我們都是很忠實的曼城球迷,因為我爸曾在那裡效力,而且在特別的那一天裡,只要能在主場擊敗女王公園巡遊者,曼城就有可能贏得四十四年來的第一個英超冠軍。要是曼城沒有贏,我們就得期望和我們只有一顆淨勝球之差的曼聯同樣輸掉比賽。

  我們都相當樂觀地認為曼城能夠擊敗女王公園巡遊者,畢竟他們是比曼城更小的球隊。當曼城在上半場得分時,這場勝利、以及這座英超冠軍,看起來已成定局了。

  但女王公園巡遊者在下半場扭轉了局勢,比分超前曼城。因為曼聯正在領先,曼城需要兩顆進球才能奪冠。在我們家的客廳裡,沒有人的臉上帶著笑容。我為Jack感到難受。他病得這麼重,甚至無法說話和行走。現在他甚至沒辦法看到曼城贏得英超冠軍了。

  在下半場補時的第二分鐘,Edin Džeko追平了比分。這給了我們一點點希望,即使比賽幾乎就要結束了。兩分鐘後,Agüero進球,絕殺了比賽。

  你看見了那顆進球,聽見了賽事主播的聲音。

  “AGÜEROOOOOOO!!”

  我們在客廳裡發狂了。我們四處蹦跳、尖叫、慶祝、擁抱彼此。四十四年來的第一座英超冠軍!曼城以最不可思議的方式贏得勝利。我們在彼此的眼中看見了不敢置信。

  突然,我們聽見某個人喘氣的聲音。是Jack。他在地板上滾動,這出乎眾人意料,因為他的身體已經沒剩下多少活力了。我們變得非常專注。有整整二十秒,他看起來就像是沒辦法呼吸。

  然後,Jack緩緩地,展開一個笑容,開始笑了起來。我們於是明白他也在慶祝那顆進球。他只是和我們同樣開心。

  我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刻。那是如此驚奇、有趣、又瘋狂的時刻。

  過了九週再多一點點,在七月十九日,Jack去世了。

  在九歲時失去你的哥哥,會改變你對生命的看法。你學會不將任何事、任何人的存在,視為理所當然。Jack過世後的幾年,對我們全家人來說都相當艱辛。我則是很迷惘失落。

  運動成為了我的避世之所。


節錄就到這邊,如果有人想看曼城對女王公園巡遊者的比賽,請見:


  下面開始來講一點身為多特球迷的個人雜感。

  我是在上賽季結束之後,才看到這篇文章的。忽然好像很多事情都有了解釋——當然這種「對號入座找解釋」的行為未必妥當——但忍不住想起多特上賽季的最後一場。在我的印象中,替補上場的小雷納是踢得最好的幾名選手之一。他一上場後攻勢立刻活絡起來,在巨大的壓力底下顯得渾渾噩噩的多特球員中,他好像是數一數二沉穩的那個。我當時看著才二十歲的小雷納撐起全局的表現,心裡一片欣慰酸澀。當然這場比賽最後沒有贏,多特以淨勝球之差錯失德甲冠軍。我看著賽後入選TOTW的小雷納,忍不住有大哭的衝動,即使是現在打字的當下我也仍在眼眶泛淚。而幾個月後我在捷運上看到這篇文章時,我想的是,原來一切真的有其原因。

  看著曼城這場比賽的逆轉highlight,我內心也百感交集。實在太多上賽季收官戰多特對美因茨的既視感了——只要能贏這場就能拿到第一座/久違的冠軍、對手是比自己弱小的中下游球隊、被弱隊超前、八十幾分鐘了對方的防守還是好堅實、為什麼不管怎樣都攻不破球門呢?、另一邊的爭冠對手在慶祝勝利、看台上的球迷在每個失球、每個射失的一刻都發出巨大得前所未聞的失望叫聲⋯⋯

  看著曼城球員和球迷在阿坤踢進那顆逆轉絕殺球後發狂一般大肆慶祝大肆流淚的場景,我想的是,這會是另一個平行宇宙裡的我們嗎?

  一這樣想,我就忍不住流淚⋯⋯我其實看不完上面這支影片的慶祝段落,當然我在阿坤絕殺時真心覺得很感動、很振奮,眼眶微微泛淚,覺得這真是一場好比賽⋯⋯也很感謝曼城的這場比賽提供我「想像另一個多特勝利的平行宇宙」的樣板⋯⋯但我看不完,目前真的沒辦法看完。之前說我可以笑著提起22/23賽季,但果然還是更容易流淚。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