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者龙厦|《喇嘛王国的覆灭》读书笔记

阿布拉赫
·
·
IPFS
·
这是一篇读书笔记

1933年,13世达赖喇叭去世。时年52岁的龙厦认为是时候实现他的改革大计了。

他的第一步,是通过“带节奏”,成功剪除了强敌,达赖喇嘛的管家:土登贡培。土登贡培从小受13世达赖喇叭赏识,此后二十多年尽心服侍,虽然没有正式官职,但在当时政教合一的西藏社会,做为达赖喇叭的亲信,实际大权在握。所以,达赖喇叭去世之后,政坛真空,就有人提议土登贡培担任摄政。年轻的土登贡培也许是自信过头,也或者确实对于权力没有很大欲望,又或者政治手腕还不够圆熟,总之,他自己并没有极力争取。

跟清宫戏里演的一样,身处宫廷,你不和别人争,别人要和你争。

达赖喇叭的去世很突然,死时只有土登贡培在身边。龙厦逮住机会,散布言论,暗示达赖的死和贡培有关。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但无论什么社会,阴谋论总容易俘获人心。后来,贡培被认为在达赖之死上有责任,即便不是直接,也是间接:没有及时通知各方,耽误了病情。

最终土登贡培被判流放,他的父亲也受到株连。据说执行那天,父子二人被同时带往八廓街,相向而行,但不允许交流,也不知道彼此将被押解何方,一老一少在拉萨最繁华的街道上擦肩而过,从两个相反的方向被押解出拉萨城,从此各自天涯。

此时的龙厦,就在他们头顶的某个二楼的窗口,目睹了这一切。不知道可曾有过一些不忍。可以肯定的是,虽然取得了斗争路上的重大的阶段性胜利,龙厦仍然对自己的未来的遭遇一无所知。

龙厦是贵族出身,从小接受贵族教育,书里说:

他是一位才智出众的人,他精通藏医甚至在他身居要职之后仍然继续行医治病。并且,他还是一位技艺娴熟的乐师,他可以演奏“扬琴”和“胡琴”两种弦乐器,他常常同拉萨的其他乐师一道举办“爵士乐自由演奏会”(jam sessions)。他精于数学,通晓宗教,人们都把他看成精通圆光术(pravbab)和魔法(gtad)的专家。有的人相信他是从未被认定的宁玛派的转世活佛。更令人吃惊的是,龙厦还是西藏少数几个对世界有广泛了解的官员中的一个,他曾在英国和西欧旅游并生活过。

龙厦当年去英国,是受13世达赖喇叭的委派,学习并谋求和英国发展同盟关系,以在和中国的角力中获得支持。也是在那里,他见了更多的世面,了解了英国的民主宪政,逐渐确立了这样的信念:即西藏必须自愿地进行变革,否则就会经历法兰西那样的命运。

有个插曲蛮好玩,说1914年9月,龙厦突然要求去印度。因为她的妻子要生孩子,而他们夫妻俩对信息有误解,以为生在英国的孩子会被当作英国人来看这件事的意思是孩子可能会是个金发碧眼的英国人模样,很担心,所以想要让孩子生在印度的大吉岭或者噶伦堡的藏族居住区。

这是书里写的,但我有点怀疑,这和龙厦此前的形象差距也太大了。此前的他,聪明、干练、有文化,又见了很多世面,怎么会突然蠢萌至此了呢?

反正,那之后,龙厦经印度回到了西藏,当了大官,权力日盛,以至于后来连本来对他青睐有加的达赖本人也起了疑心,觉得他对自己的权利构成了威胁。但尽管如此,一直到达赖去世,龙厦都是个权势显赫的政治人物。因而,达赖一死,他便迫不及待开始实施他的夺权及改革计划。

在和土登贡培的斗争中他是胜者。然而,人外有人山外有山,风水自古轮流转,接下来在和另一位对手赤门噶伦的斗争中,他全面败北,输得很辙底。

头争的具体过程很曲折,充满了阴谋诡计,我就不赘述了,感兴趣的朋友可以亲自去读书。我在这里想提的是,失败以后的龙厦的命运。

对龙厦的正式指挥,是说他领导了一个大约有100名僧俗官员的组织,企图杀害赤门嘎伦并阴谋推翻噶厦政府,用布尔什维克制度来取代它。

唉呀你别说,所有的专制政府都害怕人家颠覆它,而那个年代和这个年代一样,布尔什维克在很多国家也都是洪水猛兽。噶夏政府这回是胜利者,然而它像几年前的龙厦一样,也万万料不到,二十多年后,真的有所谓的“布尔什维克制度”取代了它。而这一切和它栽赃给龙厦的罪名毫无关系。龙厦当时的主张,是建议4年一届的任期制来取代噶伦的终身制,而噶伦由“民众大会”选举产生。这个主张在1934年,以宗教和农奴制为基础的西藏社会,实在是过于超前了。

龙厦后来被判处剜眼的刑罚。这是当时的西藏社会仅次于死刑的重刑,另一个惨无人道的型罚是“断肢”,龙厦的两个儿子就差点遭此噩运,因为宗教界的头面人物向赤门求请而幸免于难。据说龙厦从剜眼的酷刑中醒过来问的第一句话,是他的儿子们有没有遭受同样的命运。

在西藏那样一个佛教社会,这些刑罚能长期存在,也真是件值得人深思的事。

赤门噶伦同意不对龙厦的儿子施以断肢的刑罚,条件是他们和他们的后代不能从政。然而后来,大儿子次旺多吉向政府申辩,说他实际上并不是龙厦的儿子,而是另一个人的私生子,她的母亲和那位“生父”都亲自做了证。再辅以大量行贿,次旺多吉终于重返政坛。多年以后,他成了西藏政府的另一位重要官员,在另一件大事中留下深刻的个人印记。

据家人们说,龙厦在出狱后,将大量的时间都花在念经祈祷上,对从前的斗争绝口不提。他对儿子说,他的失明是因为果报应,因为他年幼时用弹弓打伤过一只羊的眼球。他还对自己的孩子们提出忠告:

如果你们当上了政府的官员,不要去在意曾发生在你们的父亲身上的事情,因为我们是老一辈,我们彼此之间在政治问题上存在分歧,那是我们老一辈的问题,不应当牵连到你们这些孩子们。我关于改革的建议没有被他们接受,因为他们的见识极其有限,几乎没有人能够真正领会我的建议,因而这种可悲的书面便出现了。但是我们的血是西藏人的血,即使有一天你们成为世界之王,也不应当忘记西藏和西藏人;即使你们成为大活佛,并且可以为所欲为,也不应当忘记西藏和西藏人民。……你们决不应该想到要对他们的所作所为进行报复。

注:《喇嘛王国的覆灭》,作者是美国人梅尔文·戈尔茨坦,是一本关于西藏社会20世纪上半叶宗教、政治等方方面面的书。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阿布拉赫来自中国,很喜欢记录,不光写字,用APP记帐都一记十年。中国很大,但对一些人来讲,它又小到容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于是,在动荡的2019年,我怀揣着对世界的好奇来到Matters,从此很多扇大门渐次敞开。我很珍惜这里,希望继续记录生活,也记录时代,有时候发发牢骚,讲一些刺耳的话。
  • Author
  • More

关于出版审查的主观想象

碎碎念
10 articles

高贵不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