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練習:煮麵(一)

allsorrowcanbeborne
·
·
IPFS
·

老人穿著厚重的拖鞋和沾滿汙漬的汗衫,坐在陽台門邊的小板凳上,一隻手持一只鑷子,黝黑的另一手按著豬肉塊,從豬的肚腹取下來的連著油脂的肉塊,老人輕巧的拔著豬皮上的黑毛。

汆燙過的肉塊在大鑊裡炸,底下是臨著窗邊的舊式爐灶,灶是用紅磚築的,幾塊破損的地方由水泥填補空缺,柴在灶裡爆開的聲音和肉塊下鍋的聲音交織。

幾乎整條未切的蔥在鍋裡腐爛,氣泡爭著把八角彈出水面,孩子不相信醬油是大豆做成的,肯定是有一條河流著醬油,人們都去那裡把自己的瓶子裝滿。

女人在盛好的白飯裡給自己夾了一塊方方正正的肉,隔壁的年輕嬸嬸說她的表弟好喜食美味的女子,現在在科技大廠上班,女人又再夾了一根黑軟的蔥,現在很好,偶爾吃一點滷肉,年輕時候的擔憂現在已不擔憂。

她早已下定決心優雅,把鍋裡的殘汁倒進用過的醬油罐子,平時就用這瓶拌煮開的麵隨意吃,灑一把蔥末,或有時候和些爺從後山帶來的油蔥;鍋裡的藥材拾起來投入垃圾袋,殘料,每一隻腐蔥、薑蒜和黑透的蘿蔔都甩乾放進保鮮盒。

今天有兩個年輕孩子,飯和肉都吃完了。

晚上不煮了吧,我帶你們去吃麵;她說的是舊時國小旁的麵攤,心裡想的卻是棲居北國時樓下的麵店,麵店起先是美式炸雞店,流行過後就待租了;一對中年夫妻,兩人都滿頭黝黑,她猜不出幾歲。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