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能量再起 | 對人生負起全責

黃皮膚的吉普賽人露思
·
·
IPFS
·
這次我要勇敢拒絕

去年因為朋友的介紹開始了一個樂齡協會的教學工作,當初聽說他們老師不好找,基於情義相挺,沒有問太多細節就答應了幾堂課。

課表排完之後,承辦才開始跟我要課綱以及資料,在表格中我發現了一些我覺得不合理的事情,一言以蔽之,就是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還強制老師提撥教學費用的2成給協會行政使用,這樣還不夠,還有一欄是給老師勾選,可以把講師費全部捐給協會。

看完這不合理的規定,其實心裡已經對這個地方感到不滿,但想著已經有答應的課程,決定做完答應的課程後就不再給其他時段。

第一堂在那裡教的課是佛朗明哥吟唱,雖然對學員來說不容易,但是看著65歲以上的大哥大姊,就算很困難,還是很努力的學習,讓我備受感動。

回到家思考了一下,還是決定再給時段教課,但是因為太不能接受協會的行政,所以我決定把所有的教學收入,在年底一次都捐給與年長者相關的基金會,我就把這個活動當成公益而非工作。

後來又在這個協會教了幾堂課,雖然行政依舊讓我很不開心,但是因為心理定位上的轉換,讓我可以持續的在這條路上走下去,也在年底將微薄的教課收入湊個整數捐給了關懷年長者的基金會。

本來這件事就該在去年結束的,但今年過年前,承辦又向我問了年後的時間,我又再一次的給出了自己的時間,這次除了單堂課程之外,還有連續四週的帶狀課程。

今年開始協會課程又做出調整,原本一堂2小時的課程,現在變成剩下1.5小時,原本就已經很微薄的講師費,如今是更少了。

真正壓垮我的最後一根稻草,是前幾天承辦傳訊息給我,要求我至少要提早10分鐘到達教室,我不知道他的用意為何,因為實際上我從來沒有遲到早退,也都很準時開始上課,如果沒有準時開始,都是協會的工作人員在處理早該處理好的事。

在課綱中都需要明確寫出課程需要什麼設備,這點行政人員本來就應該提早準備好,而不是每次都等老師到了才詢問需要什麼設備,如果是這樣,那寫課綱到底要做什麼?

今天課程結束後我的不滿已經到達臨界值,在我忿忿不平之時突然有一個想法飛過

「這一切的結果,我自己要負起全責」

縱使對方再誇張,也是因為我一再的給出我的時間所以才讓自己落入這情境中,而我之所以一直給出時間,其實也是自己的「貪」在作祟,貪愛、貪成就感,現在的處境也只是這一切貪心的代價而已。

那我不滿的是什麼呢?縱使有再多合理的理由可以指責對方,追根究底,其實我只是覺得自己及自己的專業不被尊重而已,那也只是我的看法。

流年9要學習的是斷捨離,我想是時候跟這段經歷說再見了,雖然之後還會再跟承辦在其他場合見面,但一直維持著這樣不舒適的互動狀態,其實未必對關係更好。

希望這次的課程後我能勇敢拒絕,不再互相消耗,一切都是自己的選擇怪不了人,未來我選擇更快樂與自由的人生。

.

更多資訊請追蹤 https://linkby.tw/luzwu222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logbook icon
黃皮膚的吉普賽人露思我是Luz露思 我是光 一個非典型身心靈工作者與佛朗明哥歌手 讓我在你耳邊跟你分享我的體會
  • Author
  • More

生活 | 「三伏天」來了!冬病夏治好時機!(有影片)

廢文練習中 | 我是誰我在哪?

廢文練習中 | 2盒雞蛋可以換到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