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我說|我,好像跟別人不一樣

聽你說
·
·
IPFS
·
大多時候,我們容易因為別人不夠了解而做出的行為,而影響我們自己所賦予自己的價值,這是我在成長歷程當中遇到最大的問題,同時也是我在成長歷程中最大的收穫。

作者:潘慧君

我叫潘慧君,目前就讀中正大學成人及繼續教育學系。小時候,我一直以為每個人的媽媽都跟我的媽媽一樣來自需要從台灣搭飛機三個多小時才能抵達的泰國,直到就讀小學,我才發現只有我的媽媽不一樣。

久久回一次泰國,叔叔阿姨們熱情地招待,一起到水上市場玩

爸爸跟媽媽在我就讀幼稚園時開了一間泰國料理店,店裡常常聚集許多泰國移工,我還記得有一次我跟姐姐吵架,我在店裡大哭,有一位從泰國來台灣工作的姐姐趕快跑來安慰我,說著不甚流利的中文,帶我去便利商店買糖果吃,至今,我都還忘懷不了。

|這丟係泰國仔!

後來父母工作繁忙的關係,就讀小學的時候,我和姐姐搬去跟爺爺奶奶一起生活,也是從那時候開始,自己新二代的身份受到了檢視,聆聽到了不同聲音對自己身份的見解。爺爺奶奶的朋友每次見到我和姐姐都會指著我們說:「這丟系泰國仔!」或是「這系黑泰國誒仔!」並且用雙眼打量我們,我不知道他們是有意還是無意的,但是他們說話的語氣和行為,讓那時候的我覺得很不舒服,甚至讓我有一種他們看待我們是以上對下的姿態。

這導致我內心突然升起莫名的自卑感,覺得自己好像和大家都不一樣,再加上那時候身邊的朋友大多數都對於來自東南亞的移工抱持負面的態度,讓我更不敢主動跟別人說起自己新二代的身份。

在這段期間,自己也不斷地在自卑與自信中拉扯游移,總是回想起小時候在我難過時帶我去買糖果的泰國姐姐,很想對大家說:「泰國人都是很好的!我們又沒有做錯事情,為什麼要這樣看待我們?」不過一想到大家對於我和姐姐上下打量的眼光,這樣的念頭很快就被打消,就這樣,我徘徊在這兩種心境當中,現在回想起來,我才發現原來那時候的我在自我認同這條路上迷失了。

|初次回泰國,從愛與異文化中找回身分認同

和泰國的家人們一起到河邊玩水

一直到小學六年級,媽媽帶著我和姐姐回泰國,出發前,我內心非常興奮與不安,很期待第一次回泰國,卻也很害怕說出自己是新二代身份後,大家會以異樣的眼光來看我,與想像中不同是,當我跟大家分享自己要回去泰國外婆家的時候,他們以新奇與祝福的態度跟我道別。

這次回泰國,看到了平時只有電話通話過的外婆和其他親戚們,還記得那時候我很害怕自己見到這些親戚們會很尷尬,完全不知道要說什麼,但是第一天回外婆家的時候,遠遠地就看到外婆和其他親戚們站在家門口迎接我們,並且很熱情地給我們擁抱,彼此聊著在台灣和泰國是度過什麼樣的生活。

在泰國生活的這兩個月中,我對於自己因為新二代身份覺得自卑這件事感到羞愧,泰國家人們所給予的愛並不亞於台灣家人們,但我卻曾經抱持著這樣的態度,更何況泰國文化非常特別,從飲食、習俗上就與台灣文化有很大的不同,自己是個很幸運的人,能一次擁有兩種國家文化,於是回台灣後,我深刻反省自己之前的想法和行為,並且變得更自信,毫不畏懼地分享自己新二代的身份,也很樂意跟大家分享我在泰國的所見所聞。現在回頭看,我想就是在這時期,因為體會到家人的愛以及泰國文化的特別之處,所以,我找回了自己的身份認同。

|因了解而驕傲

現在也常常跟媽媽聊天,挖掘媽媽來台後的故事。其實當中遇到了很多的困難,像是識字問題,這讓媽媽的生活變得狹隘,出門買東西或是找工作都因為語言不通而遇到了障礙。明白媽媽來台後生活的不易,越是為自己新二代的身份感到驕傲,原來媽媽是在這樣的環境下將自己拉拔長大。

大多時候,我們容易因為別人不夠了解而做出的行為,而影響我們自己所賦予自己的價值,這是我在成長歷程當中遇到最大的問題,同時也是我在成長歷程中最大的收穫。希望每位新住民二代們,都能在台灣這塊寶地,找尋到自己的價值,同時也去欣賞自己與生俱來的不同。

我們,和別人不一樣。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聽你說Listener 移民工法律暨公共衛生諮詢平台 ➤ https://listener-together.org/ ➤ https://www.facebook.com/listener.together
  • Author
  • More

實習日誌|黃珮茹 中正大學社會福利學系

聽你說專欄|從排斥到接受自己身分的轉折過程

實習日誌|李依靜 中正大學政治學系